30.

 

 

B.S.下線開始,徐文昕已經連續給他打了半個小時的電話了。

 

也說不上為什麼,陸玄笙既惱怒又心煩,決定直接關靜音,丟下手機去洗澡。他在出版社簽了一整個下午的書,簽完又跟筱娟姐討論了好久讀者對廣播劇的迴響以及之後出書的計畫,忙得一回到家才跟上Caspia的直播,卻沒想到會在直播上目睹一場告白大戲,主角之一還是自己。

 

這也太丟人了!

 

洗完澡出來,陸玄笙耐著性子著把頭髮吹乾,然後把衣服丟到洗衣機裡。他仔細想了想,打開電腦寄了一封信給徐文昕之後就關了電腦,然後把家裡的燈都關上並回到臥室。他握著手機爬上床,選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好,才深吸一口氣滑開手機解鎖。

這陣子相處以來,陸玄笙已經發現了,徐文昕是真的很會給自己製造機會,也很會把握住機會。簡單來說,就是即使你氣到拿棍子打他、他也會順著棍子往上爬的那種,好幾次氣得陸玄笙差點把他拿來當成小說裡的混混原型來寫。不過這次徐文昕除了打了半個小時的電話之後,就只有可憐巴巴傳了好幾張貼圖,組合起來是一連串求饒、求原諒的內容,看得陸玄笙嘴角微微勾起。

他只猶豫了幾秒,便按下回撥。

 

電話馬上就被接起來了,但是對面沒有聲音,只有呼吸聲。

陸玄笙等了一會兒,決定好心地先開口。

 

「打那麼多通電話,我以為你有事情找我。既然沒有,那我就先掛……」

「等等!我說,你別掛嘛……」

「嗯哼,有事快說。」

「我錯了,對不起。」

「哪裡錯了?」

「我不該、不該……不該在直播上亂講話。」

「你亂講什麼了?哪一句是亂講?」

「呃,那個,呃……」

 

陸玄笙聽他支支吾吾很久,佯裝生氣地繼續責問。

 

「你說你喜歡我,卻連我為什麼生氣都不知道?」

「我、我…」

「你其實不是真的喜歡我吧?」

「陸玄笙,我喜歡你,真的!我真的很抱歉在直播上暴露我在追你這件事情,我只是、只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才會、才會……」

「徐文昕,你依然沒有抓到重點。」

「……什麼?」

 

陸玄笙聽著徐文昕可憐兮兮的聲音,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已經仔細思考過了,其實自己也沒那麼生氣,大概是突然被公開戀情的羞澀與赤裸讓他認不住逃跑,才會想躲起來不接電話。以及,最重要的是,徐文昕實在太笨了,所以他才會怒極下線。

 

「徐文昕,我問你,你老實回答我。」

「呃,你說?」

「你之前那副勢在必得、一定要追到我的霸總樣,是不是裝的?」

「呃,我本來也以為你很快就會答應我,我也很認真在追你啊,但是、但是你始終不點頭……」

「哈,徐文昕啊徐文昕,我說你的腦袋跟嘴吧是裝飾用的嗎?」

「我、我又怎麼了?」

「你不覺得我一直不答應很奇怪嗎?」

「……有。」

「那你幹嘛不直接問我?」

「……直接問你?」

「對,無論是『陸玄笙你為什麼一直不答應?』這種溫和的詢問,或是『陸玄笙你耍我啊?』這種質問都沒關係,重點是,你為什麼不問我?」

 

徐文昕似乎是腦袋當機了,愣著沒說話。

陸玄笙等了一會兒,只好嘆口氣繼續接下去。

 

「依照你木頭腦袋的程度,要等你開竅真的太難了,我就直說吧。」

「徐文昕,我今天主要氣的不是在直播上暴露這件事,而是你心裡有疙瘩、卻不願意跟我說這件事。」

「談戀愛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是因為我們都想要、我們會交流內心的想法,而不僅僅是一個人追、一個人答應,你懂嗎?」

「更何況你追就追,幹嘛用直播當工具?我到底喜不喜歡這種方式,認識到現在你感覺不出來嗎?」

「而且每天講電話、一起吃飯,有時一起逛街、撒嬌親吻……這些都有了,我們之間真的還差那一句答應不答應嗎?」

「看你每次問了之後,那張黯然傷神的臉,難道我就不心疼嗎?」

「徐文昕,我只想要你問我,想要你跟我交流你的想法、你的煩惱。只是這個樣子,可是你卻不願意開口問我。」

「這樣你懂嗎?」

 

這一瞬間,徐文昕才恍然大悟。

這段時間以來陸玄笙一定也很焦急,只是他願意耐心等著自己。自己怎麼就這麼傻?

 

「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陸玄笙,我喜歡你好喜歡你,我、我……」

「好啦好啦不要說這些虛的了,改改你把事情往心裡藏的習慣才是重點!」

「我會努力的……」

 

徐文昕被再度堵得說不出話來,只能苦笑著求饒,萬萬沒想到自以為的浪漫告白戲碼,會變成暴露自己短處的漏洞。更重要的是,讓臉皮薄的陸玄笙氣到這種地步。

陸玄笙罵歸罵,在電話這頭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很可愛地勾了起來,可惜徐文昕看不到。徐文昕又繼續求饒解釋,聽著聽著他忍不住打了大大的哈欠,畢竟生氣跟罵人都是件體力活,更何況陸玄笙已經累了一天了,這下子更是雪上加霜。兩人一講開,陸玄笙的神經忍不住就放鬆了下來,一整日的疲倦讓睡意逐漸侵襲了他的意識。

 

「對了,你要是不在直播上說,我還真不知道你心裡也有這麼多彎彎繞繞……我怎麼不知道你原來對自己這麼沒有自信啊,Caspia大人?」

「沒辦法啊,我、那個……誰讓我喜歡你嘛。」

「……好好說話,不要亂撒嬌!」

「我沒有,我…」

「徐文昕。」

「什、什麼?」

「你自信一點好不好?我喜歡你有自信的樣子。」

 

或許是因為這睡意朦朧的放鬆,又或者是因為徐文昕為了自己而慌張無措的樣子太過有趣,陸玄笙沒怎麼多想就脫口而出。他一瞬間有點恍惚,蹭了蹭不知何時拉到懷中抱著的抱枕,藉著微微的麻癢感硬是趕走了一點睡意。

趁著還算清醒,他伸手把手機充電線插上,再摸索著伸手撈來耳機,流暢地插好再戴上。徐文昕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的呼吸頓時清晰地迴盪在耳機中,傳入陸玄笙耳裡,勾起一陣一陣麻癢。

 

「……陸玄笙,你教教我好不好?」

「嗯?教你什麼?」

「告訴我你在想什麼,讓我了解你想要什麼,教會我……我要怎麼樣才可以追到你。」

「哼,你這傢伙……」

「怎麼?特別會說情話?」

「不,油嘴滑舌。」

 

這種曖昧的調笑平時的陸玄笙不太會輕易說出口,染上睡意的笑聲既黏又滑,惹得徐文昕一陣酥麻感從後腦竄到頭頂,突然就懂了ASMR之所以受歡迎的原因。

雖然有點趁人之危,但他好想再多聽一點。

 

「告訴我嘛,好不好?」

「嗯?我想睡了…好吧,睡前給你問一個問題的機會。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你喜歡我嗎,陸玄笙?我想聽你親口說……」

 

原以為陸玄笙會害羞地大罵出聲,或是黏黏地鬧彆扭,最後才小小聲回應,但徐文昕竟意外地聽見一連串婉轉的笑聲從電話的那頭傳來。

那瞬間,徐文昕竟覺得有一股難以忍受的灼熱感,正慢慢襲向下腹。

 

「真的想知道?」

「……想。」

「你還開著電腦嗎?」

「嗯。」

「去信箱看看,念個故事給我聽。唸完最後一句話,你就知道了。」

 

彷彿被小妖精蠱惑般,徐文昕聽話地開始找信件。

耳機裡傳來微微操作電腦的聲音,陸玄笙把發亮的手機螢幕蓋在床頭櫃上,摸摸索索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靜靜闔上眼睛。

 

徐文昕喝了口水潤潤喉,便開始唸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農村的田地裡誕生了一個稻草人……」

 

他知道陸玄笙最喜歡他緩緩地、慢慢地把故事唸出來,所以他刻意讓自己的聲音變成最能哄他入睡的模樣,一字一字把他的故事給建構出血肉。

故事有點長,好不容易唸完後,徐文昕又喝了一大口水,沉默了半晌,才出言評價。

 

「好了,故事結束,我還以為會是悲劇呢,是個喜劇真是太好了。」

「咦?怎麼沒有回應。陸玄笙?小陸?玄笙?」

「看來是睡著了,真是……」

「祝好夢,我最親愛的B.S.。」

「我也……喜歡你。」

 

 

 

 

微光碎碎念:

  突然想到,有兩件事要說~
  第一件事是《心聲》邁入完結倒數啦,大概再五篇左右就會結束,大家做好心理準備這樣。
  第二件事情是暑假場cwt我有報到名(第一天),如果來得及會把《心聲》出成本本這樣,之後會有詳細訊息。
  大概這樣~之後想到的再補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