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6.

晚上八點整,孫家迎來一輛低調的空浮車,通過大門口的警衛處後,便一路開到正門口才停下。警衛一通報上來,李哲定就馬上迎了出去。

只見唐曉元很自然地下車替孫盈開門,李哲定也馬上過去接,並不忘讓人去接過了自家小姐帶回來的東西,拿回大宅放置妥當。

唐曉元也沒有多待,只是和孫盈低聲交談了幾句,之後很紳士地執起她的手輕輕吻了一下,便坐回車子裡告別了。他離開前還不忘有禮地對李哲定點頭致意,讓李哲定臉上的微笑也不禁真誠了幾分。

 

果然,哥哥就是比弟弟有禮貌。

 

「今天去了哪裡?開心嗎?」

「李哥,我今天去遊樂園玩了!」孫盈顯然很開心,拉著李哲定就是一陣嘮叨。「你看你看,我今天買的娃娃,是遊樂園的吉祥物!」

 

孫盈這樣大家族的孩子,即使是小時候,也幾乎是不可能去遊樂園的,因為太過危險。而以現今唐曉元的身分來看,遊樂園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危險的地方。但是,他竟然可以不顧危險帶著孫盈到遊樂園去玩,這讓李哲定感到驚訝,卻也有些佩服。

 

「下次我們一起去吧,李哥?你是不是也沒有去過?」

「跟我去?你是想讓唐少爺吃醋還是讓我被太太罵呀?」

「哎呀,曉元哥哥沒有這麼容易生氣啦!」

「好啦好啦,我知道妳開心,但現在很晚了,妳要來點消夜嗎?還是直接洗澡休息?」

「我要先洗澡,然後想吃點甜粥。」

「好,我讓人下去做。」

 

 

李哲定和孫盈只差四歲,是孫家現今李管家的養子,所以從小被孫太太養在女兒身邊當作玩伴。之後孫太太看他能力不錯,也就順便當作未來的管家培養。孫盈因為被養在深閨、再加上身為Omega的緣故,朋友也就只有少少幾個,李哲定已經算是最親近她的人之一了。不過,雖然孫盈和他親近、他也視她為自己的妹妹,但李哲定也知道分寸,否則難過的只會是他自己、還會連累身為管家的父親。

 

開心吃著消夜的孫盈綠色的眼睛盈滿笑意,金色的頭髮帶著沐浴後的濕氣輕輕散在肩上及背上,整個人散發著戀愛中的愉快氛圍。她還在不停瑣瑣碎碎地說著今天去了哪裡、做了哪些事情,李哲定也微笑著傾聽。

但沒想到的是,她中途喝了口水,停下來時卻突然轉了轉眼睛,開口問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

 

「啊對了,李哥,你認不認識曉方哥哥?」

「曉方哥哥?」李哲定有點困惑。

「對,曉元哥哥的弟弟,唐曉方。」

「唔,是見過一次面……怎麼了?」

 

這樣一說,李哲定就想起那個自己跑來搭訕他的Alpha了。他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怎麼孫盈會問起他來?

 

「李哥你是化學系畢業的,對吧?」孫盈看著他,不知怎麼地感覺上有點緊張。「曉元哥哥讓我幫忙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到曉方哥哥的實驗室幫忙?」

 

……又是他,又是實驗室的邀請。

 

李哲定覺得有點頭疼。

 

上次好不容易才當面婉拒唐曉方到他研究室幫忙的邀請,沒想到他竟然沒有放棄,而是從哥哥那裡、還有孫盈方面下手了。

 

到底為什麼堅持要找我?

 

「其實上次在等妳下課的時候,我就有遇到過唐二少,也當面拒絕過他了。」李哲定皺起眉毛,綠色的眼眸裡充滿困惑。「我不太明白他為什麼想讓我加入他的實驗室。」

「咦?拒絕過了?」孫盈也覺得奇怪。「李哥你當年不是第一名畢業的嗎……或許是因為這個?」

「那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何況這五年裡我半點都沒有碰過化學,又怎麼跟的上實驗室的腳步?」李哲定頗為無奈。「而且我還得陪妳上學呢!哪有時間去什麼實驗室?」

「但是曉元哥哥說,只要你答應,他會幫你跟我母親說一聲呀!」孫盈看李哲定困擾的樣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似乎是曉方哥哥纏了他很久、讓他幫忙的呢!」

 

……這不就擺明了一定要他去,而且再不答應他就直接找孫太太要人的意思嗎?

李哲定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死纏爛打的人,只覺得非常無奈。

 

唉……算了,既然他不懂得死心,他就讓他死心看看。反正孫太太也不一定願意放人,就算願意放人,最後實驗失敗也不是他的問題……

 

看著孫盈也有些苦惱的神情,李哲定只好下定決心。

 

「孫盈啊,妳確定可以一個人上學嗎?」

「可以啦,李哥!我已經不是小孩子啦!何況還有保鑣呢!」

「好吧,那我明天問問太太再說吧!」

 

只是李哲定忘記了,唐家兄弟正是孫太太面前的紅人,只是區區借一個人去幫忙,她又怎麼會不答應。

 

 

7.

 

大概是真的老了,所以才會這樣忍不住的、跟別人說起那些往事吧。

 

每次要見盧盈雅之前,李哲定總忍不住這樣想。

 

李哲定也曾猜想或許年輕的小輩並不愛聽這些老人家的「講古」,但是他發現一但開始說了,饒是本來就不愛說話的自己,也停不下來。況且,在孫家沒有人可以聽他說這些,唯一能聽他講也願意聽他講的孫華、他又不能說……這樣說來,盧盈雅便真的是他唯一能傾訴的對象了。

但他覺得總是佔用小輩的時間也不太對。某一次李哲定趁氣氛很好的時候隨口問了,沒想到得到的卻是盧盈雅驚訝而充滿笑意的回答。

 

「您認為我做白工?不會啊,我可是有薪水的,孫華給的,還不少喔。」盧盈雅笑了出來,心情明顯非常愉悅。「而且這可不是我在拍您馬屁,我是真的很喜歡聽您說話呀!」

「唉……妳這孩子!」

 

李哲定聽懂了,忍不住失笑,搖了搖頭。

 

「啊,對了李叔,您……是照顧孫華長大的對吧?」

「是的,我是孫家的管家。怎麼啦?」

「我想問問,孫華他是不是……在找什麼人?」

「嗯?妳怎麼這麼問?」

 

李哲定看著她,語氣有些疑惑。從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中,不難發現盈雅和孫華是非常好的朋友、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但是她問的這個問題……李哲定有點抓不準自己應該怎麼回答。

 

「他那傢伙,有好事還敢瞞著我呢!」盧盈雅一臉「我知道他肯定在搞鬼」的表情,嘴上滿滿的抱怨。「跟他認識的這幾年其實我隱隱有感覺,他總是在找某一個『影子』。有時候是突然一個Omega的信息素,有時候是某個路過的背影……他總是讓我幫忙,但偶爾好奇問了,他就是不願意說。所以,我才……嘿嘿。」

 

李哲定聽懂了,這是盧盈雅的八卦魂在燃燒、打算偷偷打聽朋友的秘密呢!他忍不住噗哧一笑,放下心來。

 

「嗯,他的確在找人,找一個Omega。」

「喔喔喔喔!?真的假的?」盧盈雅滿臉興奮,身體也不自覺多靠近了李哲定幾分。

「嗯,很多年前他因意外用咬痕標記了一個Omega小少爺,他們後來分開了。這幾年少爺一直在找他,可是一直沒有什麼進展。」李哲定想了想,挑了一些能說的說。「大概是那位少爺的母親故意介入的,用了好多種手段都找不到。」

「嘖嘖,竟然是標記?還追著找?孫華這是愛上人家了吧?還是喜歡人家的信息素?這太神奇了!」盧盈雅從未接觸過孫華的這一面,不免有些嘖嘖稱奇,一連串的猜測傾巢而出。「還是說,不是愛上、只是想彌補?」

 

「這我就不知道了。」李哲定聞言頓了一下,只是淡淡地嘆了口氣,字裡行間帶著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遺憾。「這都是你們AlphaOmega的事了,我這個Beta一輩子都沒有辦法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雖然在八卦、但也是時刻在觀察李哲定的盧盈雅馬上就察覺的他的狀況有些不對,而這是這些治療、聊天日子以來的第一次。她有些訝異地停頓了一下,接著卻又馬上笑著接過了話題。

 

「沒這回事,都是一樣的。」

「嗯?」李哲定不解,愣了愣看過去。

「喜歡一個人的心,都是一樣的。」

 

盧盈雅溫潤的黑眼閃著墨藍的光,裡面沒有半點虛與委蛇,有的是滿滿的溫暖與認真。李哲定只覺得心中一暖,不自覺點了點頭。他喝了口茶,瞇了瞇眼,笑彎了眼角的皺褶,而那裡面裝滿的、是歲月的故事。

 

「嗯,都是一樣的。」他接過話題,聲音中的陰霾一掃而空。「好了,說完八卦,我們就來繼續說故事吧。」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最近正在看《全職軍醫》,蠻好看的,還沒看完,但是找到了廣播劇的歌〈抹香鯨之海〉(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YcujZfNUm4)。說來也神奇,我找不到廣播劇本身......我猜應該是還在製作中,到時候出了再找來聽吧!

每次看別人的文就會發現,我總是沒空、或是沒耐心把文寫長,所以老搞得自己的文像一段一段的段子......突然覺得對不起讀者們,但是你們既然跟了我,後悔也來不及了啊嘿嘿嘿(喂)。

唉,這次就先這樣吧,希望大家喜歡《方寸之間》喔!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