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喬…強恩,幫我去看看伊萊。醒了就傳膳吧,記得準備點粥。」

「是。陛下要跟殿下一起用嗎?」

「一起吧,伊萊應該……算了,剩下這些都下午處理,我吃完再回來。」

「是。」

 

強恩連忙讓人傳達把國王午膳送到皇后寢宮的指示,自己則繼續跟著國王前往皇后寢宮。國王的臉色很差,好不容易發洩完的怒氣又被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的名字給勾起,但他也沒亂發脾氣,只是強壓著怒氣低聲向強恩交代一些細瑣的安排,讓他幫忙聯繫。幸好沒講幾句話,國王的怒氣就散得差不多了。

 

喬伊被從預備管家的行列中除名了。

強恩聽到時愣了一下,私下向同事細問清楚細節,才幽幽地嘆了口氣。本來國王似乎是想罰喬伊刷廁所刷到皇后恢復過來,不過後來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喬伊似乎又被調到思奈夫人身邊去了。總歸國王還是沒有趕盡殺絕,所以強恩也不是很在意。

 

果然年輕人就是只看表面,不懂得蒐集情報判斷真相。況且國王終究是國王,皇后畢竟是皇后,怎麼能因為國王脾氣很好、皇后性格溫和,就隨意擺出冒犯的態度呢?

 

其實事情說來不大不小,皇后身體早就挺過了之前的毒藥事件,早已恢復健康,但就是莫名其妙失憶了。具體的狀況強恩也不懂,不過御醫們看起來也才剛發現這件事,於是被國王使喚得焦頭爛額,一籌莫展的情況下導致國王也煩躁異常。而喬伊明明每日都受命代國王去關注皇后狀況,卻一點也沒發現皇后失憶,無怪乎會被國王遷怒。

喬伊這孩子辦事能力強,但有時候就是太過傲慢。

 

強恩雖然服侍國王好一段時間了,但其實也始終沒有真正搞清楚國王的心思。不過他認為自己還算聰明,猜久了總能抓到國王的心意,即使偶爾會有一兩次猜錯,但問題通常不大。

可是最令強恩看不透的,是國王對皇后的態度。

最剛開始時,強恩也跟所有宮人一樣,覺得皇后是極不受國王喜愛的。國王也就只有在大婚當晚留宿過皇后寢宮,其他時候不要說留宿,就連踏進去都少。而太后擺明了不喜歡皇后,總是故意為難他,強恩不相信國王不知道,但仍對皇后沒有任何維護。後來連思奈夫人都把心思動到陷害皇后身上了,雖然最後沒有真的得逞,但國王也是半句話都沒幫皇后說過。可是從皇后中毒以來,國王不但派專人關心、派御醫照顧,就連太后多次想逼迫國王點頭、思奈夫人也多次仗勢要求未果的「洗澡」,國王也都輕易給了皇后。皇宮的牆連一道風都擋不住,更何況是這種大八卦,所有人都在猜國王的心思,強恩身為極受倚重的管家也曾多次被人私下打聽,但事實就是連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還沒等國王這邊狀況明朗,太后跟思奈夫人顯然就已經坐不住了。強恩斟酌半天,才終於抓著空開口。

 

「陛下,太后那邊剛剛派人來問,今晚是不是該去思奈夫人那裡了。」

「啊?母后那邊怎麼突然又鬧起來?」

「好像是,思奈夫人知道皇后前幾天『洗澡』的事情了,所以……」

「……可惡,內鬼還來不及清乾淨。」

 

事實上消息之所以會傳出去,喬伊的嫌疑還是很大,但強恩不敢提,只怕國王更氣。國王嘀咕了幾句,最終還是決定裝作沒聽見太后的暗示,讓強恩也不要理。強恩也的確是這麼打算的,否則到時候要是搞得自己跟喬依同個下場,那就不好了。

 

「裝作沒聽到,今天晚上,還是待在皇后這裡。」

「是。那『洗澡』也是……」

「那個你不用擔心,有人會接手。等一下皇后那邊的人來,薰香你就交給他們就好。他們有問題的話,也會自己問你。」

「是。」

 

皇后寢宮到了,強恩負責任地與侍從們合作,幫忙將瑣事處理好,最後見國王揮手讓眾人退下,強恩也就順勢帶著國王這邊的幾位侍從,跟著皇后的侍女蘿絲等人一起離開。強恩剛在殿外站定,就有幾位衣著品級與自己相當的侍從前來低聲與自己問好,並領著他前往偏殿交接事務。

與強恩交接的侍從們聰明、沉穩而幹練,但似乎都不太愛說話。強恩老覺得他們有點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他們。交接完畢時,強恩本來已打算要離開了,其中一個侍從才突然開口問他國王的近況,還包含讓他提醒國王少吃點糖,尤其不要半夜偷吃糖。強恩有點莫名其妙,但大概是他表情實在太怪,原本面癱臉的侍從忍不住笑了出來,並說:「您只要說是管家大衛向國王問好,國王就會明白的。」

 

管家大衛。

國王維多在年少的王子時代,最重用的管家之一。

 

強恩愣了楞,最終鎮重地欠身答應,才小心翼翼地離開偏殿。

他這才終於明白,國王早就將所有從王子時代就養在身邊的心腹管家們,一個都不留地放在皇后身邊照顧。而他們這些「新人」,對國王來說只是需要留在身邊調教的「新人」。

 

原來,自己也還是太年輕了。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