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蘿絲順從地垂下目光,聽著國王抱著皇后卻依然穩健的步伐,激動得紅了眼眶,替皇后感到高興。

 

太好了,皇后終於是聽進了勸。

皇后到底被禁足了多久呢?記得是上次狩獵季的時候……算起來,或許超過半年了?

幸好那時候沒被思奈夫人得逞,否則皇后殿下恐怕真的會萬劫不復。

 

蘿絲恍惚地想著,回想起上一次狩獵祭的事。

狩獵祭是國家的為期七天的大祭典,傳統上會由國王及皇后分別帶領皇族及貴族子弟們,在皇家獵場中狩獵與採集食材。在最後三天的狂歡節中,同一家族中最年輕的一輩子弟會利用這些食材,合作做出家族拿手的料理獻給神,最後由國王代神定奪哪家的孩子最得父祖輩的風範。

 

這原本該是皇后伊萊與國王維多一起主持狩獵祭的第一年。

 

伊萊皇后更年少時,就已是狩獵的好手,他的弓箭尤其精準,騎著白色的愛馬在草原上馳騁時,沒有任何人能不為他那雙專注而美麗的綠色眼睛著迷。這次狩獵祭是他婚後第一次被允許騎馬狩獵,從小照顧他的蘿絲比任何人都清楚伊萊有多期待這次的祭典。

然而在出發前一晚,思奈夫人半夜遇刺,刺客身上搜出了伊萊皇后寢宮的通行牌,而刺客在被發現的當下早已咬舌自盡。

這種陷害手法說實話非常拙劣,基本上只要是在皇宮中待久一點的人都看得出來。但在重要的狩獵祭前夕,只要有一點點皇后害人的可能,國王就注定不能在此風尖浪口放過他、甚至是讓他主持國家的重要祭典。再加上思奈夫人雖然沒有名分,但仍是太后欽點送進宮裡的,遇刺消息傳出來沒多久,太后就親自逼著國王取消了皇后參加狩獵祭的資格,並要求在祭典結束前要把他軟禁起來,之後再行懲處。

 

原本興奮得睡不著覺的伊萊皇后半夜聽到消息時愣了愣,但沒說什麼。蘿絲小心翼翼開口安慰,但她發現皇后半點也聽不進去,只是呆呆地坐在床邊看著窗外,看著天空一點一點亮起來。然後在天完全亮時,伊萊皇后才突然驚醒地看著自己寢宮門內外,突然多出了一些從未見過的衛兵。

 

「他們,出發了?」

「……是。」

 

但直到祭典過去半年,伊萊皇后就像被遺忘了一樣,從來沒有被審判、也沒有被放過。

宮中的奴僕們一向很會跟著風向走,野火般的閒言閒語令蘿絲和幾位貼身照顧伊萊的仕女多次被氣哭。伊萊皇后倒是淡定,沒人打擾他,他也便與世無爭地過自己的生活,只是漸漸地,他獨自一人坐在宮殿高處看著窗外風景的時間越來越長。

 

而皇宮終究不是沉默和平者能安住的居所。

 

那是頓再平凡不過的晚餐,蘿絲記得主餐是伊萊皇后愛吃的紅酒牛肉。皇后那天的心情不錯,不但多吃了兩碗飯,還讓人做了塊很大的提拉米蘇蛋糕,大手一揮讓在場的僕從們一人一塊,眾人不分主奴、一起在餐後吃得愉快。

 

蘿絲當時忙著服侍皇后,第一時間並沒有跟眾人一起吃蛋糕,所以皇后突然脫力倒下時,她也是第一個發現的。

 

她大叫時眾人手上都還端著蛋糕,看著皇后昏厥的身體把蘿絲給壓得往後倒,一眾僕從才終於慌了,他們亂七八糟地你一句、我一句往門外喊人幫忙。好一陣子後,門口的侍衛才漫不經心地探頭,皺著眉頭發現裡面亂成一團,眼睛轉了一大圈觀察現場狀況,才終於搞清楚皇后的狀況不對,急忙出去喊人。

那時大概是老天保佑,已經半年沒問起皇后狀況的國王,卻正好在最混亂的此時,派了信任的貼身侍從前來探問皇后近況。

 

真的是老天保佑……

 

「喂!女人!國王書房外不准逗留!」

「…蘿…蘿絲……蘿絲姐!」

 

蘿絲低著頭發呆太久,被侍衛突然的大喊聲嚇了一大跳,身體不禁往後倒。幸好身邊還有個小侍女扶住她,好不容易站穩的她忍不住抬頭,睜大眼睛狠狠瞪了嚇到她的那個侍衛,沒想到另外一個侍衛也跟著瞪了過來。

蘿絲氣得跺腳,只覺得今天國王書房外輪值的侍衛根本全都是又粗魯又笨的莽夫!她可沒忘記他們差點無禮地抓住並驅趕伊萊皇后,真是太沒眼色、也太沒教養了!

 

「蘿絲姐,那個,我們,還有皇后那邊……」

「快走快走!呿!」

「……哼!我們走!」

 

在「跟莽夫吵架」與「趕到皇后身邊」之間權衡了一下,蘿絲終究還是選擇了後者,只用力地踱了踱腳便離開了。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