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同校異夢(1)

 

「友情提醒,第二次段考結束了,期末就不遠了。還沒開始拍片的同學們,要是不想被當掉,記得要開始拍影片囉!」

 

王奕誠鎮定地迎向老師的目光,心思卻早已飛到禮拜六要和組員出門拍影片的細節安排上了。

生活科技課的老師很年輕,言語搞怪、想法清奇,總讓學生嘗試做一些很有趣的東西。王奕誠是一年級下學期修到這堂課的,課程有一大半都是在教他們怎麼做影片剪輯,期末的大作業就是分組拍一個長度約4分鐘的影片,可以是短劇,也可以是音樂MV,隨大家自由發揮。大部分的人都選擇拍MV,因為最簡單,而且那時候也沒什麼版權的概念,只要好聽的都拿來用。

但王奕誠不一樣,他很努力說服組員一起拍短劇,而不是隨波逐流地跟著拍不知所云的MV。原因很簡單,生活科技最後一堂課時會舉辦「班級短片大賞」,全班投票前三名的組別有老師提供的獎品。而王奕誠很想要期末老師提供的大獎——32G的隨身碟。

 

他想找些有趣的東西存到隨身碟裡,有空的時候拿給嚴子甯看。

 

城市高中升學率非常好,與它的升學率齊名的是校風的自由自在。老師們在課內會盡心盡力地教學,常常研發新教法與帶入新課程讓學生體驗。他們也非常鼓勵學生在課外經營自己的興趣,所以理所當然地造就了學生間蓬勃的社團活動。也因此,身在其中的王奕誠,也漸漸變成了城市高中的學長姊那樣自由自在的模樣。

但凡事都有意外,校內唯有一群人是不同的,他們不能參加社團,有一些有趣的課程如音樂課、生活科技課等等都沒有辦法上,那就是資優班的學生。王奕誠常常聽嚴子甯抱怨自己很累、課有時候很無聊,剛開始還覺得莫名其妙,但實際去搞清楚之後才發現是自己太天真。

王奕誠的生活壓力就已經很大了,課業、社團、補習班、奶奶的糕餅舖再加上留給嚴子甯的時間,剩下給自己的時間已不多,所以他一開始真的無法理解少了很多課程、也不用上社團的嚴子甯有什麼好壓力大的。後來他才知道,雖然資優班少了很多課程,但他們必須把這些時拿來外加很多獨立研究、外語學習等等的嚴肅課程,有時還得加上競賽的練習時間,還有參加文學徵文比賽的寫作修改時間,都是很花時間的學習。

 

王奕誠越聽越覺得心疼,於是總變著法子想逗嚴子甯開心。

 

資優班的教室是獨棟的,普通班的學生不容易見到他們。而且那個時候手機還不是個高中生能人手一機的東西,只有家境中上的孩子在央求許久後,才有機會拿到一支智障型手機。嚴子甯因為常常需要留校跟補習,父母便給了他一支手機,但王奕誠的家境不可能有餘裕讓他買,所以兩人無法常常說上話、甚至是通上話。

於是王奕誠想了個辦法,透過學生間複雜的關係聯繫上了語資班的班長,讓她每天到班級櫃拿資料的時候,順便把王奕誠塞在班級櫃裡的小紙條拿回去交給嚴子甯。語資班班長李宜珊是個很阿莎力的女孩,讓王奕誠期末的時候記得請她吃頓飯,就答應了。

剛開始嚴子甯驚訝又不解,不懂王奕誠幹嘛這麼無聊。有時候是一篇短篇的笑話,有時候是一句問候,有時候是一小段抱怨,千變萬化的內容勾得嚴子甯越來越期待。段考的時候王奕誠怕影響嚴子甯,會很貼心地暫停傳遞紙條,但那次考完後,嚴子甯竟親自跑到王奕誠教室外找他抱怨,要他把段考那幾天的份還來。

 

這樣嚴子甯應該有比較開心吧?

 

李宜珊當信差當到後來也習慣了,只是傳久了她不免也好奇這兩個人到底在搞什麼鬼,時間太多嗎?偶爾傳紙條的時候她會不小心看到,忍不住也跟著一起笑,還會打趣嚴子甯。

 

「所以說你們這樣到底是在幹嘛?」

「宜珊對不起,總是麻煩妳。」

「我是沒差啦,反正每天都要拿資料回來。是說你們兩個男的可以黏成這樣也是不容易。」

「……這樣很黏嗎?」

「不黏嗎?」

「呃……」

「其實我剛開始以為王奕誠要追你,但後來看起來不像,可越看越久又有點像……」

「妳、妳在說什麼!?」

「反應那麼大幹嘛?你歧視同性戀喔?」

「不是、你怎麼就講到同性戀……」

「那你幹嘛反應這麼大?」

「我不是,我沒有……」

 

他們還沒聊完,李宜珊就被班導叫走了,之後也沒機會延續這個話題。但是對於李宜珊的假設,卻在嚴子甯心理留了好一陣子。這害他那陣子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王奕誠,看到王奕誠整個人都毛毛的。

 

後來,王奕誠聽嚴子甯說高二的時候他父母打算買一台筆電給他,這樣做獨立研究和繕打參賽作品時才比較方便。王奕誠家裡雖然沒有電腦,可是為了逗嚴子甯開心、寫那些小紙條,他早就學會偷偷用電腦課的自由時間、或是偷用圖書館的電腦找資料了。於是他就想,如果能得到一個隨身碟,就可以直接把看到的有趣東西傳到裡面,拿給嚴子甯看!

所以他一定要極力爭取!

 

於是他與組員們積極討論規劃,光是劇本就意見不一,刪刪改改了好幾遍。好不容易開始拍了,中途還因為原本借到的器材故障,只好厚著臉皮臨時跑去找班導劉家凱借。拍完之後,技術生澀的後製同學也是磨磨蹭蹭才把影片剪出來,及時上交。

 

長大後王奕誠偶然回想,才發現當初拍影片的動機竟是如此幼稚。

卻又如此單純。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