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梅院,於宗謹霎時明白為何自家親爹要逼著他來,只見應邀前來的,全是少年少女,多半是藉故賞梅,讓各家適婚子女物色對象來著。

  賢王爺倒也坦蕩,說句讓他們年輕人自在,就藉故離席。

  王爺一離開,於宗謹隨即喚蘇宇謙讓他跟在身邊:「謙兒,雖說你在將軍府中侍讀,但見今日這場子,可別忘了你也是蘇家小公子,不必服侍我。」

  蘇宇謙有些遲疑地點頭,還是緊跟在於宗謹身邊。

  兩人的出現,立刻在人群間引起騷動,蘇宇謙眉目清朗,雖年幼臉嫩,但超齡的矜持自制使五官透出一股穩重,習武之身在弱柳般的官商子弟間又顯得特別矯健,引來好些小姑娘偷眼直瞧。

  於宗謹就更不必說了,除去尊貴身分不說,精緻如畫的面容簡直雌雄莫辨,一身殷紅儒袍裹在銀狐大氅裡,襯著渾身冷冽的氣息,叫樹上怒放的寒梅都不能相比。

  兩人走過之處,竟是無人敢上前搭話,默默讓出一條道來,直望著他們走往梅樹林去。

 

  賢王府幅員遼闊的梅林在京城赫赫有名,據傳已故賢王妃甚愛梅花,王爺看似風流,這輩子卻只專情一人,梅院正是為了王妃而造,自鍾情於王妃那日起,一年年植梅樹成林,市井閒話都說,賢王爺就用那座梅林拐了王妃一生。

  將軍府也有梅樹,就在於宗謹起居的院裡,雖不如此處一望無際,僅有一株,卻是上百年的老梅樹,每年花開,於宗謹總不顧北風涼冷,開窗賞梅。

  王府梅院正中有座暗香亭,於宗謹和蘇宇謙對眾人的眼神視若無睹,打定主意,逕自向亭子走去,四周梅樹枝繁花盛,紅白交錯,凜冽的暗香浮動,隱隱勾人。

  穿梭林間,酸甜香氣時而清雅,時而馥郁,宛如蛛絲拂面,輕輕撓著,不知不覺間卻深深染了一身梅香。

  進入暗香亭,層層梅樹隱去熱鬧宴席,兩人望著幾乎遮蔽天空的寒梅朵朵,不禁看痴了,好一會兒沒說上話。

  即便身體較過去健壯,冷風依然讓於宗謹低咳了幾聲,只能細細呼吸,摸了摸有些凍紅的鼻尖,將身上大氅擁得更緊。

  聽見咳聲而勉強從梅林收回目光的蘇宇謙,轉頭看見的正是這一幕,若是平時,就是再冷,於宗謹根本不會在人前做出這些動作,總是那樣守禮、神秘。

  蘇宇謙知道,此刻和他在暗香亭賞梅的人,是他的宗謹哥哥。

  心裡一動,他伸手收攏於宗謹的大氅領口,接著有些怯怯地握住了於宗謹的手。

  於宗謹瞥了他一眼,現在的蘇宇謙只矮他半個頭,幼時讓他牽著帶路的小手成了大手,更因為習武而有了薄繭,卻和過去一樣,暖暖地、牢牢地握著自己的手。

  見他沒有撒手,蘇宇謙耳尖微紅,像是在為自己的行為辯解:「哥哥怕冷,謙兒不怕,哥哥別凍壞了。」

  於宗謹淺笑點頭,輕輕將他更拉往自己的方向。

 

  一片祥和寧靜中,梅林中傳來細碎的腳步聲,兩人一轉頭,同時放手,收斂起周身溫馨。

  來者步伐凌亂,隱約還傳來嘻笑聲,兩人不禁皺了皺眉,意欲看清是誰擾了他們賞梅的好興致。

  「……蘇少爺別這樣,青兒會被姑娘罰的……」

  「沒事兒,怕什麼?一會兒我向夏姑娘討要了妳,還不是我的人?」

  「……蘇少爺……」

  隨著聲音漸響,一對衣衫凌亂的男女向暗香亭走來,竟沒注意到亭內還有人。

  於宗謹咳了一聲,來人迅即抬眼,女子一見是兩個男人,急急要躲,卻被身旁男子緊緊扣住。

  蘇宇謙這才看清兩人臉龐,頓時臉色鐵青,原來眼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他嫡親大哥蘇宇讓。

  一旁的於宗謹對蘇宇讓印象不深,倒是對他摟著的人瞇起眸子,若他沒有記錯,這名喚青兒的少女,似乎是外公夏廷尉的長孫女、他親表妹身邊的頭等丫鬟。

  蘇宇讓對於宗謹並不陌生,手裡攬著一個,嘴巴還不乾不淨:「呦,這不是於小將軍嗎?果真如傳言所說
,男生女相,那雙媚眼一瞪,少爺我魂兒都要飛了呢。」

  蘇宇謙一聽就要發難,一時之間,劍拔弩張。

 

  (To be continued...)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