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39.

從那夜起,李哲定原本健康的身體便完全走了樣。

 

信息素紊亂造成的影響超乎眾人的想像。他的後頸和身體深處的生殖腔時不時抽痛著,彷彿有人定時拿著刺一遍又一遍地刺,像是刻意要提醒他曾經犯過的錯似的。而且因為AlphaBetaOmega三種信息素同時存在他的血液中,相互衝突帶來的痛楚彷彿神經性的劇毒,讓李哲定連血管都有一種燒灼感,如同岩漿在體內肆意蔓延,毫無冷卻的辦法。

太過激烈的疼痛讓李哲定甚至有求死的念頭,但被醫護人員給緊緊綁住動彈不得,只好一遍又一遍地慘叫,叫到喉嚨充滿了血的腥氣,仍無法減輕半分苦痛。最後他被壓著打了一針長效麻醉,才終於能在恍惚中稍稍脫離那種鑽心的苦痛。但當藥用量越來越多,那股痛覺卻越來越壓不住,只是他身體無法動彈、也無法叫出聲,只好試著進入夢中擺脫苦痛。

直到清醒過來之後李哲定才知道,因為他的病情太特殊,此次所有的醫療紀錄皆不會記錄進他的官方就診病例裡面,所以也有很多危險的醫療手段連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半夢半醒之間,李哲定常常聽見唐曉方的聲音。

他聽見唐曉方一遍一遍喚著他的名字,聽見他一遍一遍說著對不起,聽見他壓抑地哭。

 

他偶爾會夢到他和唐曉方真正在校園裡相遇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年少青澀的深藍色眼睛從那時便已開始執著地看著自己。有時他也會夢到他們在溫島時依偎著看海的時候,海風隨著拍打而上的浪花涼爽卻又黏膩,每當他看海看到入迷的時候,唐曉方會在他身邊寫寫畫畫,卻又不願讓他看。他偶爾還會夢到唐曉方輕輕摟著他,在他耳邊說,好想要與他結婚、生孩子,他相信他們一定可以生出可愛的孩子們,他會讓孩子們跟著他一起保護他、珍惜他。

而夢中最令他心痛的畫面,是唐曉方紅著眼睛坐在病床邊,握著他的手掉眼淚。

 

笨蛋,做錯事的是我,活該痛苦的是我,你哭什麼?是想讓我更痛嗎?

 

等李哲定完全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將近一年以後了。疼痛已經緩解了很多,雖然還是不太舒服,但至少能夠清醒地活著了。他不知道醫生究竟是怎麼把他的性命救回來的,但也不難想像是一場耗時費力的硬仗。

李哲定信息素紊亂的毛病是徹底落下了病根,頸後只有一半的咬痕標記更是時時刻刻在提醒他自己做過的傻事。他仍時常生病,每一季都至少會發病一次,吃了藥也不見得好,也沒有醫生能夠根治。

 

當李哲定好不容易被醫師放行,終於能使用個人終端連上網路,令他意外的是網頁中第一個跳出來的新聞,就是唐曉方挽著大肚子的孫盈,接受媒體的採訪。他以唐曉元那樣溫雅的方式笑著,笑意卻不及眼底。

那張俊臉是唐曉方、不是唐曉元,李哲定永遠不會認錯。他比他印象中還要瘦,深藍色的眼眸裡都是謹慎的心思。當孫盈不小心絆到腳,唐曉方緊繃的身體便下意識護著她。

 

李哲定就這樣呆呆看了許久,直到採訪影片播完,他仍呆愣著盯著畫面,直到個人終端自動黑屏。

 

太好了,李哲定想著。

 

似有什麼溼溼熱熱的東西奪眶而出,順著眼淚流下臉頰。似乎還有什麼從他悶痛的胸膛爆破而出,將冷意從血管滲透到身體的各處,令他忍不住哆嗦。

 

唐曉方,你還好好的。

真好。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

  我已經快要寫完這個故事了,想來有點寂寞,但生命終究有盡頭了,更何況是故事呢?

  這是李叔的故事,是一個帶著悲傷與幸福,卻又自顧自完滿的故事。他不是名貴的玫瑰,一路走來,卻又綻放出步步血淚。

  但他一直都這樣努力活著,一直一直努力活著。

  先這樣吧,等結局了再跟大家仔細聊聊這個故事~((揮手下降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