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31.

已經兩個禮拜了,唐曉元始終沒有醒過來。

 

唐曉方終究扛不住唐家、孫家與幕僚們的壓力,硬著頭皮頂上了哥哥的位置。萬幸的是。唐曉方非常了解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加之三方的極力遮掩幫助之下,半分破綻都沒露出來。李哲定看唐曉方忙得團團轉,覺得心疼,便把他研究室的重擔給扛了下來,幸好有幾個研究員陪他一起分擔,一時之間倒也沒出什麼差錯。

當替代品的時間越來越長,等唐曉方回過神來,哥哥已經昏迷了將近一個月。然而此時,有件事卻打亂了這些日子以來危險的平衡。

 

「曉方,來,這裡坐。」

 

唐曉方敲門進到孫太太的書房時,她還在辦公桌後忙碌著,聽到敲門聲便放下了手上的文件,點頭示意唐曉方到一旁的沙發區坐下。

 

「最近怎麼樣?」

「一切都照計畫進行。幸好哥哥的幕僚幫忙,進程也早就規劃好了,只要照流程跑就可以,再加上議會還在休會期間,沒出什麼亂子。」

「那就好。」

 

唐曉方和哥哥的岳母孫媛不太熟,兩人之間的話題最多也只有昏迷不醒的唐曉元,頂多加上《Omega權利法案》,因此也只能聊了兩句就停止,氣氛有點尷尬。

可孫媛似乎完全沒感受到這樣的尷尬氛圍,自然地坐到唐曉方的對面,還替他倒了杯茶,推了過去。

 

「您今天叫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唐曉方懶得和孫媛打太極,直接問了。

「這個呀,我有點難開口,卻不得不說。」孫媛看了他一眼,保養精緻卻已略顯老態的臉對著他,表情似笑非笑,看得唐曉方有點毛。「曉方啊,你……有男朋友或女朋友嗎?」

「有,我有男朋友。」唐曉方不太懂孫媛為什麼要打聽這個,但他還是很有耐心地回答了。

「是哪家的Omega呢?」孫媛看著他,繼續追問。

「您問這個做什麼?」

 

唐曉方覺得奇怪,同時有一種莫名的煩躁感湧上心頭。

孫媛接著又繞了半天,還是不直接說,感受到他的迴避,頓了一下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聽說,你和曉元的信息素一模一樣,對嗎?」

「是沒錯。」

 

他和哥哥是雙胞胎,還是很罕見的、連信息素都一模一樣的雙胞胎。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說起來很特別、但實際上也不會對生活造成什麼影響,唐曉方搞不懂為什麼孫太太要突然提起這件事。

 

孫媛把唐曉方逐漸不耐煩的神色看在眼底,不禁覺得弟弟到底還是比較沉不住氣。她面上不顯,還是老狐狸似地慢悠悠兜著圈子。

在唐曉方終於受不了想開口時,孫媛才開口。

 

「孫盈的發情期快到了。」

「……所以?」

 

唐曉方很困惑,不懂孫媛怎麼就提起這件事了。孫盈是他的嫂嫂,發情期跟他半點關係都……等等。

 

有沒有男女朋友。

信息素。

發情期。

 

唐曉方不可思議地抬起頭,緊緊盯著孫媛的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腦中閃過的念頭,就是孫媛想做的事。

或者說,想要他做的事。

 

「很遺憾,醫生說曉元可能很難再醒來了。」孫媛端著Alpha的威風與他對視,滿身的信息素有著時間洗刷過的深沉,閃過眼底的光似憐憫又似嘲諷,快得讓人看不清。「外傷可以恢復,但腦內受的撞傷太過複雜,如果曉元不能自己醒來,醫生們也無能為力。」

「所以、所以妳…妳竟然想……」唐曉方怒火直衝腦門,憤怒讓他連話都說不清楚,滿身Alpha信息素如刺蝟般散了出來,壓都壓不下去。

 

「我女兒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孫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唐家和《Omega權利法案》也有很長的路要走。曉方,你也是。」

 

畢竟是不再年輕的Alpha,孫媛面對唐曉方赤裸裸的怒意,也不免生出了一絲絲的怯意。但她知道,唐曉方到底是唐家的少爺,教養就像無形的規矩隨時束縛著,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意外。而且她深信,唐家二少只是衝動了一點,不會不懂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在這個希望渺茫卻又至關重要的時刻,讓唐曉方頂了唐曉元的身分、甚至是孫家女婿的位置,無論對孫家、對唐家而言,都可以說是最好的一條路了。比起隱匿在人們目光之後的唐家二少,顯然是擔任唐家家主、國會議員的唐家大少比較重要。

 

其實這段聯姻她本來相中的是唐家的二少爺,無關好惡,只是因為孫家的傳統比較複雜,選擇雙胞胎中不是家主的那一個,才比較不會有小孩姓氏與繼承的複雜問題。但當時女兒看中的是哥哥,孫媛遲疑了一下,也就隨了女兒的意。

 

卻沒想到會出這種意外。

 

孫家承擔不起這個意外,也無法抱著渺茫的希望等待。但偏偏孫盈已經被最終標記了,而醫療上對Omega長期的忽略,讓標記消除的手術較之百年前完全沒有進展,孫媛不可能讓女兒冒這種喪命的風險。左右權衡,也就只有讓唐曉方頂替這一條路可走。

 

雖然有點抱歉,但唐曉方到底是唐家人,她相信他會懂的。

 

「我哥,我親哥,為了保護我嫂嫂受重傷,昏迷不醒,現在還躺在醫院裡。」唐曉方怒極反笑,緊捏著拳頭,逼著自己直視孫媛,這個原本他還算敬重的孫家家主。

 

「結果妳這個丈母娘,跑來跟妳女婿的親弟弟我,問我的感情狀況,問我的信息素是不是跟我哥一樣,然後跟我說妳的女兒、我的嫂嫂,發情期到了?」

「曉方……」

「妳噁不噁心!」

 

唐曉方沒忍住,猛然站了起來,摔碎了手上精緻的陶瓷茶杯,也潑了一地的茶水。

 

「唐曉方!」孫媛很久沒有被這樣當場駁面子了,忍不住惱羞成怒地斥責。「你想想唐家,想想你哥努力了這麼久的一切,也想想給他當靠山的孫家!」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哥的感受!我的感受!你女兒的感受!

「如果是孫盈那邊,你不用擔心,她懂的……」

「這不是重點!」

 

唐曉方大吼,俊俏的臉龐黑得徹底,所有的修養禮儀完全被他拋在腦後,拳頭也像是即將要砸出去般握得死緊。他氣憤地喘著,無意識地朝前跨了一大步。

 

「重點是我不願意!」

「這已經不是你願不願意的問題了,曉方!」

 

孫媛硬撐著面子不願意後退一步,卻也有點慌了。

她承認自己在跟孫盈談這件事的時候用了一些小技巧,畢竟是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兒,要說服不是什麼難事。但她沒料到唐曉方的反應會這麼激烈,這難免讓她覺得面子上掛不住。

 

「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了,你的想法很重要,但也該想想大局啊!」

「想出這種不該是辦法的辦法,還想說服我答應……孫太太,您太讓我噁心了!」

 

書房內吵得激烈,一時之間雙方誰也無法說服誰,卻誰都不想讓步。

 

但孫媛和唐曉方誰都沒有注意到,原本站在門外打算敲門進入的孫盈,只推開了一個小小的門縫,就已經把他們之間的對話一字不漏地聽了進去。

 

她備受打擊似地猛然一晃,悄聲關上門,摀著嘴後退,朝著走廊的另一端飛奔而去。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了一段我寫得很艱難的部分((擦汗

  寫到了故事要轉折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寫得有點猶豫。好像壓在角色身上的重量會變成利刃轉身刺向我一樣,總覺得有點痛。

  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會努力寫的。

  以上,先這樣吧~

 

  By,福爾摩君 / 微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