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6.

在那之後的第五天早上,季杭早葉梓一步醒了過來。他看見自己和另個人緊緊相擁而眠的動作,嚇得差點忍不住尖叫出聲,揉了揉朦朧的眼睛,不費多少力氣便判斷出了自己的處境。

 

相擁著入睡的姿勢、痠痛的軀體、身後痠脹的某處、還有那些接二連三浮上心頭的羞恥畫面……氣血湧上季杭的臉頰,那雙美麗的藍色眼睛也染上一抹羞澀與滿足。

 

啊……沒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

 

因為身高還有體型的緣故,與其說是葉梓這個Alpha擁著他睡,不如說是他擁著葉梓睡。不過葉梓還是改不掉Alpha深刻入骨的霸道性格,她將季杭的腰摟得死緊,還將臉用力埋在他的胸膛裡。

季杭直盯著葉梓寧靜的睡臉看,捨不得移開視線,還偷偷摸了好幾把。

 

……好開心。

 

在開心的同時,季杭也發現自己的Omega信息素和從前不一樣了。從前自己身上的味道是柔軟無骨而甜膩的,如今卻多了一股強勢的氣味將自己的味道緊密地包了起來,既霸道卻又溫柔,卻讓人討厭不起來。

——是他的Alpha的味道。

 

「嗚嗯……」

 

葉梓像是感受到他炙熱的視線似的,反射性收緊了雙手後又鬆開,動了動手腳,悠悠醒了過來。她眨了眨眼,看清楚眼前眉目含羞地盯著她看的季杭時,忍不住跟著微微笑了笑,卻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頓了一下,板起臉孔。

季杭的腦袋還帶著點剛起床的迷糊,本來想親親葉梓的臉,看到她的表情就被嚇到了,只好唯唯諾諾的開口道早。

 

「嗯……早安?」

「……早。」

 

啊,還會回應,看來應該沒有很生氣……吧?

 

葉梓摸索著床上床下颱風過境般亂扔的枕頭被單,撐起自己的身體,體貼地給季杭搭了個枕頭塔、將人扶坐起來,再為自己搭了另一個枕頭塔,也舒服得靠了上去。畢竟,兩人的腰目前都不適合拿來支撐他們身體的重量。

 

「坦承招來,這是怎麼回事?」葉梓板著臉看向季杭,一臉「你不說我就不放過你」的逼供態度。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季杭一臉茫然,心下卻忍不住緊張,但還是強忍鎮定。

「不知道?忘記了?不知道我在說什麼?」葉梓微微扯了扯嘴角,但明顯是不高興的那種微笑。「需要我提醒你嗎?」

 

她快速的伸出右手按上季杭頸後的咬痕,讓他完全沒有反應時間便被抓住要害。輕柔卻又誘惑的撫摸在Omega最敏感的咬痕標記上引起一陣濤天巨浪,讓Omega的意識不小心也變得飄飄然,呻吟出聲。

 

「嗚嗯……」

「這五天來發生了什麼、這個標記怎麼來的、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你該不會忘記了吧?」葉梓的氣息噴在季杭耳邊,冷酷中帶了點憤怒,季杭卻不知怎麼的滿心都是歡喜與迷戀。「嗯?為什麼這麼做?」

「嗚嗚…好…好舒服……」季杭享受地瞇起了眼睛。

「不要裝傻,說話!」

 

發現自己的威脅被對方當成了一種享受,葉梓憤怒地瞪大眼睛,卻又捨不得對眼前這個笨蛋做什麼,只好用力捏了捏他的後頸,不再動作。

 

「我喜歡妳,所以我想要妳標記我,就只是這樣。」

 

季杭似乎覺得葉梓炸毛的樣子很有趣,嘴角忍不住上揚,美麗的藍眼睛也瞇成兩灣細緻的月牙。他梳了梳自己雜亂的頭髮,催促似的捏了捏還放在自己頸後的那隻手,無聲撒嬌著要求她繼續摸,一派安然。

漂亮精緻的人不管怎麼樣都好美……葉梓不小心失神了一下。一半是被眼前的景色給誘惑的,一半是被這個簡單粗暴地回答給震驚的。

 

「……什麼?」

「我不要嫁到方家去,我要跟妳在一起。」季杭閉上眼理所當然地享受Alpha的體貼。「因為我知道妳比較害羞,所以我就決定主動一點誘惑妳了。」

 

葉梓被季杭理所當然地回答給震驚住了。

好不容易才回神,她瞇了瞇眼,覺得就這樣讓話題被季杭帶著走不太對,決定找回場子。她翻過身整個人壓在季杭身上,緊盯著那雙既驚訝又興奮的藍色眼眸,低下頭冷冷開口。

 

「誘惑我?萬一我已經標記過Omega了呢?萬一我不願意標記你呢?」

「……那麼我會被怎麼樣都就無所謂了。」季杭愣了一下才回答,聲音也不自覺地帶著顫抖。「……妳標記過Omega了?」

「我沒有。」葉梓意識到這是個對Omega非常傷的假設,連忙回答,卻還是無法隱藏自己心中的憤怒。「還有,什麼叫做被怎麼樣都無所謂!?你為什麼這麼不在乎自己的身體?你為什麼不會為自己多想一點?」

「我想過了呀!妳人那麼好,一定不會放我一個人。」季杭覺得自己很無辜。「而且我喜歡妳,我是Omega、妳是Alpha,我為什麼不能跟妳在一起?」

 

季杭的回答帶著一種天真的理所當然,讓葉梓覺得好氣又好笑,卻又不得不告訴眼前的Omega他有多天真。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兩個要怎麼辦?」葉梓嘆了口氣,捧住了那張美麗的臉龐,享受著他專注看著自己的目光。

 

「你在法律上已經算是那個方少爺的妻子了,是有夫之夫。我現在不但咬了你還最終標記了你,你說說看,我們這不是犯罪是什麼?再來,算上發情期這幾天,我們應該要在一個禮拜後抵達方家,就算我們要跑,這麼一個禮拜我們要跑去哪裡?」

「……」

 

季杭張了張嘴、卻無法回答,不久前的好心情蕩然無存。他還真的只記得算計勾引葉梓的計畫,完全忘記後續要怎麼辦。

 

「……對不起。」

 

葉梓看著他委屈的小眼神嘆了口氣,終究是捨不得罵他,何況對他生氣也無濟於事。她輕輕吻了吻他,便起身走向浴室。

 

「唉,算了。先起來收拾東西趕快上路,我們邊走邊想辦法吧!」

 

突然,一陣通訊器的鈴聲急躁地響起。葉梓在地上的衣服被單堆中隨手將通訊器撿了起來,看沒幾秒就丟到了季杭腳邊。

 

「同事打來的?」季杭瞥了一眼被葉梓隨手關機後便丟在一旁的通訊器,一頭霧水。「為什麼不接?」

 

葉梓看了看他,冷靜地回答。

 

「我標記了你、你有未婚夫、我們兩個現在正要逃跑……要是我接起來,你覺得我們兩個還能不能跑了?」

「……」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嚶嚶嚶,我這篇還是寫不完。不過可以確定一兩篇內就會結束,我會努力的!

  似乎是因為暑假的關係,我發現部落格增加了好多好多的拜訪人數,有點開心。希望大家喜歡我的作品,也歡迎大家隨時給我意見喔:)

  以上,先這樣吧,一樣謝謝收看的大家:)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