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4.

出發的那天,季杭跟葉梓坐著一台只能夠容納兩人的飛船就走了,季氏夫婦跟全家奴僕倒是有出來送,可是感覺上也跟淨身出戶沒有兩樣。葉梓本來以為是季氏夫婦吃相太難看,竟然連最後的風光也不給,根本就是在讓季家掉面子,後來才知道,這樣的場面是季杭要求的。

季杭所有的行李跟要帶走的奴僕都已經先上路了,這次帶上飛船的只有一些季杭不放心讓別人帶的小東西,以及季杭本人。一上船,他便頭也不回地要求葉梓馬上出發。

 

「出發吧。」

 

那天的季杭穿得很簡單,素色T恤配深藍色的牛仔褲,卻硬是被他穿出了一股與眾不同的氣質。可是葉梓仍然可以感受到他似乎非常緊張,無論是呼吸的頻率、心跳的速度,還是一些小動作,都讓人覺得怪怪的。尤其讓葉梓在意的是……

 

「你的身體……沒事吧?」

 

飛船一駛離首都星的大氣層外,葉梓就忍不住問道。原本在閉目養神的季杭聞言,驚訝地睜開眼睛。

 

「為什麼這麼說?」

「你今天的信息素味道……很奇怪。」

「喔?怎樣奇怪?」

「……很像發期前期Omega信息素的味道。」

「……妳聞過?」

 

季杭忍不住瞇起眼瞪向葉梓,葉梓則是被瞪得莫名其妙。

 

「以前做任務時聞過,畢竟保護Omega不是個罕見的任務。但是我也不確定就是了……」

「……嗯。」

 

季杭聽了,也不知道是想到什麼,只是厭厭地閉上眼睛,不願意再說話,像是身體不舒服、又像是在鬧脾氣。葉梓雖然一頭霧水,但也不好再問,只好乖乖地繼續駕駛。

 

但是從那時候開始,葉梓就感覺得出來季杭的狀況越來越不正常,並隱隱有不好的預感,卻又不敢相信他真的這麼大膽。

 

Omega信息素的味道越來越濃,身體、越來越熱……

 

看著陷入沉睡的季杭,葉梓覺得不能再拖下去了。她只好假設為最糟狀況,緊急連絡相識的同僚,讓他把傭兵團距離他們最近座標的小行星登陸許可權給她,便帶著意識不清醒的季杭登陸了。

 

5.

 

「季杭、醒醒,快醒醒。」

「……嗯?」

「醒醒!」

 

季杭悠悠醒來時,只見眼前的葉梓一臉怒容,卻又動作輕柔地將他扶坐起來,還在腰後貼心地墊了一個枕頭。

 

糟了,頭、好暈…好熱……葉梓的味道……

 

「你的抑制劑呢?」

 

他看見坐在床邊、向他傾身過來的葉梓嘴巴開開闔闔,看了許久才辨識出她在說什麼。

 

「我在你的包包裡找不到你的抑制劑。你的抑制劑呢?」

「……我沒有、帶、那種……東西。」

 

季杭楞神楞神地回答,只覺得自己的嘴吧裡也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乾枯得想要點什麼來潤潤嗓子。

 

……葉梓信息素的味道,好香。

 

「……沒有帶!?什麼叫做沒有帶!」葉梓非常憤怒,音量也不禁提高。「你現在這種明顯是發情期前熱的狀態,你自己會不知道!?然後你現在告訴我你沒有帶抑制劑?」

 

季杭低著頭不願說話,而葉梓覺得自己快要氣瘋了,太陽穴旁的血管凸凸凸凸地跳。她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季杭竟然如此不珍惜自己。

 

「你等等,我去打個電話叫傭兵團的醫生來。這邊的水是我剛剛新煮的,已經放涼了,你先喝,休息一下。」

 

葉梓將放在床頭櫃上的杯水遞給季杭,正要起身離開時,卻萬萬沒有想到,反而被他反抓住手腕。

水無聲地濺在被單上,只聽見水杯咚的一聲落在地毯上。

 

「……不要!」季杭粗喘著,明明不太舒服、卻固執地不用放手,執著看向葉梓的眼睛。「不要叫醫生!我不需要醫生!」

「你在鬧什麼?」葉梓很生氣,卻又怕弄傷季杭而捨不得甩開他的手,只能耐住性子溝通。「不要醫生、又沒有抑制劑,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不要、不要…醫生……」

「我也已經快要撐不住了。」看他那副委屈樣子,葉梓不好受,卻也知道自己的Alpha身體也快要忍受不了了。「乖、放手,讓我……」

 

「我不需、不需要……醫生。」

「什麼?」

「……我不需要醫生、也…不需要……抑制劑!我有、妳……」

 

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內容卻讓人忍不住發楞。葉梓還沒回過神,就被季杭一把拉上床,用雙臂緊扣住脖子,胡亂啃咬。

 

季杭的體溫很高,呼吸噴在身上的感覺微癢、又誘惑,皮膚相貼時的觸感讓她忍不住想靠近;他的身體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著,卻又死命撐著抱緊她、不願放手;他的Omega信息素似乎因為Alpha信息素接近的關係而歡欣起舞,越來越濃郁,勾得她也跟著恍神……

 

然後,是那終於找對目標的雙唇。

 

季杭的雙唇很柔軟,溫度也因體溫的關係而顯得很高,卻跟本人一樣固執地一直往前嘟。他發現葉梓死撐著不願意張嘴,便自己張嘴輕輕含吻住她的,伸出生澀的舌頭描繪著她的唇形,試圖尋找縫隙破門而入。

他試了許久發現沒有漏洞可鑽,忍不住呻吟著抗議,燃燒著的身體也跟著輕輕一蹭,像是一隻無法滿足、正在向主人撒嬌的小貓。葉梓沒有料到季杭的意識竟已模糊到會做出這種類似求歡的動作,嘴角一鬆、便被那等待已久的舌頭趁虛而入。

 

AlphaOmega的信息素找到了相容的突破口,開始黏膩地相融。

 

季杭的舌頭生澀卻又靈活,帶著一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在葉梓嘴裡左闖右盪,還不時咬到她、或是咬到自己。他一發現葉梓沒有傷害自己、或是阻止自己的意思,便放肆的纏著她的舌頭,毫無技巧、卻佔有欲十足地吮吸。甚至、急切得讓來不及吞嚥的唾液順著嘴角向下流去……

 

葉梓差點也跟著迷失在這美好的唇齒交纏之間,她努力抵抗著誘惑,趁著季杭沉醉在唇齒交纏時,用力反壓住他的肩膀,將他壓制在床上。

 

兩人粗重的喘息聲交纏在一起,像是曖昧的樂章,美好得令人顫慄。

 

「……你這是在幹什麼,季杭?」葉梓撐住他的身體,望向他的眼睛。要自己不要再盯著那被唾液滋潤過的誘人雙唇,努力拉回自己的意識。「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我、我知道。」

 

季杭有點回不過神來,輕輕喘著、卻又堅持著說。以往精明睿智的模樣蕩然無存,只剩下孩子般撒嬌、卻又帶著誘惑的神態。

 

「……我知道。」

 

他拼命地抬起雙手,想要勾住葉梓的脖子。

 

「葉梓,我…我、喜…喜歡妳。」他輕輕說,像是在說一個一接觸空氣就將破滅的美夢。

 

「所以、我…我要妳……標記、標記…我!」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嚶嚶嚶,我回來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期待這篇......((覺得心情低落

  我期末考週一結束,就緊接著一個禮拜恐怖的密集實習;實習完又被家人抓到台南去;回來之後,遇到颱風,終於可以寫了嗚嗚QAQ

  本來想在這篇完結這的番外的,後來想一想,覺得還是多寫一點吧!

  而且我突然意識到,我竟然是在寫女A男O接近發情期的劇情......我突然有一種既想拉幕、卻又有點想挑戰寫H的感覺耶((住手

  唉,不管怎樣,還是謝謝大家的收看~我會努力趁暑假寫多一點的!!

  謝謝仍在收看的大家:)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