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美味的食物、醇厚的美酒、賓客身上的香水,空氣中填充了或甜或鹹的氣味,令人來不及辨認就又從腦海中一閃而過。碰杯的脆響與賓客的交談聲如湧動的浪,混亂卻又隱隱有著某種規律,但這些都只讓萊亞覺得滿耳滿腦被填得快要滿溢。萊亞從小就習慣了這樣的場面,但如今的她卻只覺得所有的感官都已被過度佔據。

萊亞其實不喜歡宴會。

 

萊亞的丈夫默特緊了緊摟住她的右手,眼中有著淡淡的疑問與擔憂,萊亞回握住他寬厚的手,淡笑著搖搖頭,示意他自己無事。她用另一隻手接過丈夫遞過來的果汁,優雅地啜了好幾口,繼續忍耐著吵雜,搜索弟弟的身影。

 

有傳聞說皇后才大病初癒,就被太后催著要主持宮廷夏季的舞會。畢竟宮廷舞會已多次因皇后的病而延宕,不能再停辦了。宮廷舞會向來是王公貴族們最大的交流活動,幾乎所有有資格的人都會盛裝出席,加上這次是睽違許久的聚會,因此幾乎能來的都來了,將偌大的宴會廳塞得滿滿的。

大廳太過紛亂,默特不敢離開懷孕的妻子,隨時警戒地護著她、以防她被碰撞,像極了神經質的專屬保鑣。萊亞雖然自己也知道該小心,但找不到人難免讓她覺得煩躁,再加上只要做出稍大的動作就會被丈夫攔截,時間久了、脾氣再好也難免不高興。

 

「咦?姊姊?」

 

伊萊的聲音在空氣中一閃而過,萊亞差點沒抓住。當她驚喜地四處張望找尋聲音來源時,就看見緊張兮兮的弟弟朝她快步走來,刻意站在默特較難護住的另一側,替她擋去另一半邊的推擠危險。

 

「人這麼多,姊妳怎麼來了?」

「你說呢?當然是為了來看看你,不然我不放心。」

「那也可以避開人潮啊……」

 

見到弟弟的喜悅壓過煩躁,萊亞笑嘻嘻地聽他碎念,大部分聽過就忘,然後自顧自則拉著他上下左右看。伊萊只是瘦了點,臉色雖不到紅潤健康,但至少不再慘白。她不免回想起好友維莉亞跟自己說的那些所見所聞,想起自己當下聽到時極度不爽的心情,原本見到弟弟的開心情緒突然就變得略淡了。

 

「最近怎麼樣?他們有沒有欺負你?」

「姊……別這樣。我很好,就是還在養病。」

「哼,要見你一面還真難。我還得跟默特吵架才能出來,累死我。」

「萊亞……」

 

默特無辜被妻子罵進去,只能無奈出聲抗議,伊萊忍不住笑了笑,心想姊姊、姊夫感情還是一樣好。萊亞不知道伊萊恢復的狀況,也不好在公開場合詢問,便只挑著無傷大雅的話題說。伊萊聞言沒多說話,只靜靜接受姊姊、姊夫的關心,直到有侍女來提醒國王在找他,他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弟弟一離開,那些紛雜混亂的聲音便再度排沓而來,萊亞忍不住又輕輕皺眉,只得靠著與他人對談才能稍稍減緩。拜剛剛伊萊皇后終於健康地公開出面所賜,眾人像是終於想起萊亞是皇后的親姊姊,不少女眷故意無視默特的臭臉,朝她聚集而來,只為聊上兩句。後來維莉亞也靠了過來,挽著好友的手臂,偶爾幫忙撐著她有點緊繃的身體,後來默特見她真的受不了了,才帶她去往一旁的沙發區坐著休息,順道跟維莉亞一起幫忙她應對圍在身邊來來去去的鶯鶯燕燕。

 

「啊,是思奈來了。」

 

人群中不知是誰輕輕說了句,引得眾人一同往會場入口的方向看去。圍著默特、萊亞和維莉亞的人大多在原地不動,只是有的人不動聲色拿了扇子遮住嘴、有的人捧起茶杯輕啜,一雙雙的眼睛轉呀轉地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但很明顯有一小部分的人自成一群迎了上去,維莉亞見狀輕輕「嗤」一聲,為首的果然是羅德子爵家的艾美,穿著一襲看起來品味不怎麼好的淡綠色裙子。倒是那個思奈,先不說她人品怎樣,品味倒是很好,一襲素雅的淺藍色長裙襯得她膚白,妝容也好看,跟艾美站一起高下立判。

 

「思奈這孩子倒是出落得越發好看了。」

「大概是宮裡的食物養人,看那臉色比之前好多了。」

「是呀,遠房的姪女都能這樣接過來照顧了,太后真是心善。」

「她當初病重,太后可是連夜接入宮的。這下可不枉太后在她身上費的心思了。」

 

思奈帶著一小群人走過時,女眷們的品頭論足也沒壓低聲音,但思奈臉上一直掛著微微的笑,像是沒聽到似的,有禮地向萊亞及其身邊一群女性行禮致意後才施施然離開。反倒是一旁的艾美聽了這些,便微微抬高下巴,只覺得自己走在思奈旁邊,似乎也一起被稱讚到了,連行禮都帶著一股隨便與傲氣。

萊亞坐著回禮,也沒多說什麼,只目送思奈一行人離開,並在心底忍不住微微搖頭。大部分女眷說起思奈時連「夫人」都不稱,這麼明顯的細節,也不知道羅德子爵是怎麼養女兒的,可以養成這樣。

 

沒過多久,太后也來了。

 

國王和皇后遠遠看到便立刻加快腳步迎上去,思奈則是快兩人一步,剛到太后身旁就被她挽著手站定。會場中的眾人馬上停下動作向太后行禮,太后和善地讓大家不用在意她,就帶著思奈和國王、王后往角落預留好的座位而去。

萊亞的座位正好是離皇家預留的位置最近的一區,只可惜她坐的位置側對著,又隔著人高馬大的丈夫默特,只能看到他們的局部動作。她又不想大張旗鼓換位置,只會徒增不必要的注目,只好努力張開耳朵,試圖捕捉嘈雜空氣中暗潮洶湧的對話。

 

「母后今早不是說身體不適?還好嗎?」

「我想說我不來露個面總是不好,等下又有人亂傳我身體不行了。」

「不會的,母后身體一向很好,這次只是……」

 

耳邊只有太后和國王的對話聲,思奈跟伊萊一直很沉默。過了一會兒,萊亞見思奈側著身體招手喚人,馬上就有人送了一壺茶和茶具過來,茶壺是很好看的甜白色瓷器,只在部分細節處鑲了一點細緻的金,一看就是皇家專用的瓷器。僕人俐落地幫太后、思奈和伊萊都倒了一杯茶,唯獨輪到國王維多時,另一個僕人捧了單獨一個較大的茶杯過來,令國王困惑一愣。萊亞遠遠看見思奈特地站起身,親自捧起那杯茶,端到國王面前。

 

「這是…家裡……茶…特別……」

 

思奈說話一向輕聲細語,偏偏這樣的聲音在眾多雜音中散得比誰都快,萊亞便偷聽不見關鍵的部分。她忍不住躲在扇子後翻了個白眼,大膽猜想大概是思奈不知從哪裡得了什麼好東西,趁著在太后還在的時候親自遞給國王,國王就一定得給面子嚐嚐。

果然,國王接了茶,輕輕嗅了嗅茶香,順道誇了句:「很特別。」不過萊亞看見國王只啜了一小口,就放下沒再動。太后又坐了一小會兒就說要回去休息了,離開前想去找幾位老友打招呼,但太后不讓他們三個人陪,說是要他們年輕人多聊聊,三人只得依言坐下。

太后走後,堅持坐在原位的思奈幾次想找國王攀談,但國王也沒看她,而是自顧自把那杯特別的茶推給伊萊,讓他嚐嚐。

 

維多把茶拿給伊萊時,思奈當時似乎猶豫了一下,動作稍稍停頓。但當時萊亞的視線被遮住了,她並沒有看清她的表情。

後來的萊亞無數次夢到此情此景,每次她都忍不住想:要是當時有看清楚就好了。

 

要是伊萊不是皇后,就好了。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