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的:某些敵人,會比隊友還要親切;某些道路,要站高站遠才能望見曲直。

 

「我以為妳是個聰明的,沒想到妳連近在眼前的機會都不會把握。」

 

太后娘娘總是這樣的,講話不快不慢,語氣不溫不火,可偏偏就是會讓人由心底升起一股毛骨悚然。思奈自從入宮後,在太后跟前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都戰戰兢兢,但她相信這只是通往將來美好生活的必經荊棘路。

思奈一直相信自己是最優秀的,所以才會選擇拋下家人與舊友、被太后親自接入宮。太后替思奈請最好的宮廷教師深化學習各項才藝,培養她的眼界與處事方法,她接待進宮晉見的婦人們時,也常把她帶在身邊,讓許多上流社會的婦人們都知道她的存在,而這些婦人們的孩子、也就是和她同齡的少女們,大多也樂意與她親近,或是至少願意與她維持友好的關係。

畢竟皇后伊萊是男性,做不了任何一位帶著王室血統的王子之母。

 

「我聽說,維多昨天好不容易在妳那裡留下,卻在半夜匆匆離開……怎麼回事?」

 

其實昨晚國王完全沒有要在思奈的住處留下的意思,而且國王一直以來都看不上她,只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偶爾回應她不太過份的邀約。昨日還是思奈故意拖延時間,再裝作失手潑了點茶在國王衣袖上,加之賣力拋開顏面地哭著道歉,說一定要親自做些家鄉菜賠罪,國王才勉強給面子留下來用晚餐。國王匆匆用完晚餐後,就急忙回自己寢宮了,誰都攔不住。

 

追根究柢,太后之所以會認為國王終於在思奈那裡留下,不過是她事前敲打過身邊侍女、讓她們散播流言的結果。要不是國王昨天半夜大張旗鼓前往皇后寢殿,恐怕思奈終於私下「洗澡」成功的流言,今天就該傳遍整個王宮了。此時思奈發現太后娘娘竟將她昨夜突發奇想刻意流出的謊言誤以為真,這令她心底發慌,她面上努力不顯慌亂,嘴吧卻不禁猶豫地開開合合,最終輕咬下唇,狠下心吞下解釋的言語。

 

「殿下,昨晚我才剛歇下,就聽見窗外模模糊糊傳來一些動靜,但我不知到底是……」

「……那時候他沒跟妳在一起?」

「陛下那時候,在隔壁房……」

 

太后見思奈說到一半就難堪得說不下去,便沒耐心地隨手點了身後一位年長侍女來說昨夜聽到的傳聞,以及今早打聽到的實況。昨天夜半皇后不知為何醉酒大鬧,把自己反鎖在寢室陽台裡,後來因疲倦而睡著了。巡邏路過的侍衛見狀通知了皇后的管家,卻不知為何走漏風聲到了國王耳裡,所以國王才匆匆趕來,親自把皇后抱回寢室。太后和思奈聽完後都沒說話,思奈是只顧著愣,太后則端起茶杯輕輕啜了一口,沉默許久,還是忍不住嘆氣。

 

「思奈,妳進宮多久了?」

「差不多要一年了。」

「這一年來,妳知道這皇宮的裡裡外外,有多少人看著妳嗎?」

 

思奈怎麼會不知道?

羅德子爵的小女兒艾美和她走得近,相處久了多少有點真情,但每次見面時,她卻也難免會有意無意提起探聽她和陛下之間進展的話題。即使艾美無意,但思奈仍常常覺得她的眼底帶著審視與懷疑。

 

思奈怎麼會不知道?

她的父母克拉特侯爵夫婦也時常捎來書信,雖然字裡行間都是關心,但多少也帶著期盼跟探詢。而如狼似虎的眾多貴族們,在稱捧親近她的同時,多少也都視她為測國王態度的風向標,看是等她成功後能效仿,或是等她一朝落馬,就有機會取而代之。思奈也明白,比起關心她,更多人是拿她當笑話的。

 

思奈怎麼會不知道?

太后疼她,疼的其實不是她,而是她身上的讓國王分心的可能。

而這份疼愛是現在的她唯一只要多努力一點,就有機會繼續擁有的。

 

「殿下,我也是、也是不得已啊!」

 

本質為虛假的眼淚從眼眶流出時卻不自覺帶了點真,思奈不敢直視太后,只敢垂著眼說起國王陛下的忽視。國王陛下對思奈冷淡、不耐煩、沒有一絲憐惜,剛開始只願意站在離她三公尺遠的地方,昨日晚餐時能座位相鄰已是努力了一年的成果。思奈不是不想努力,而是已耗盡了方法,所以她只能厚著臉皮求助於太后。

太后靜靜地聽,等思奈說完時才輕輕攬了她的肩膀,替她擦眼淚。思奈看出太后神情溫厚柔軟,說著關心與心疼,說她怎麼一個人傻忍著這麼久、不跟她說,但這些在思奈聽來卻句句帶刺。

 

又過了幾天,國王開始每天會和思奈一起用下午茶。

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是一種國王向太后示弱的信號。連續三天後這件事就開始傳了出去,艾美還特地在聽說後的一大早就進宮,恭喜她苦盡甘來。思奈面帶笑意,讓侍女幫自己把紅色的長捲髮梳得蓬鬆輕盈,掠過艾美眼神的同時,也輕巧閃躲過了關心話中夾雜的試探。

用完早餐後,艾美陪著思奈一起在花園裡散步消食。將要走過玫瑰花叢時,她們看見皇后一個人專注地站著賞花,他轉頭看見她們走來時頓了頓,接著竟邁開步伐直直地朝她們而來。皇后柔軟的棕色髮絲隨著他的步伐跳動著,在陽光下的色澤特別好看,光看著就令人討厭不起來。

 

「那個,妳的腳……還好嗎?」

「多謝皇后殿下關心,已經無礙。」

 

伊萊皇后軟軟地對她們笑了笑,簡單說了「那就好」,接著就又自顧自轉身回到玫瑰叢旁看花去了。艾美似乎本想著要追上去多說些什麼,但思奈伸手攔住了她,拉著她沉默地回寢宮去。

 

某些敵人,會比隊友還要親切。

可敵人終究是敵人。

 

「這皇后腦袋壞了之後,倒是有點傻傻的。」

「你怎麼確定他不是裝的?」

「他關心妳耶!他竟然關心妳!」

 

思奈沒有回答,突然對眼前大呼小叫的女孩心生煩躁。

 

「啊對了,昨日我陪母親到妳家喝下午茶,妳母親託我帶句話給妳。」

「什麼?」

「她說她替妳準備的東西壓在箱底,讓妳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用。」

 

艾美一臉好奇,但思奈表情依舊冷冷的,也沒打算多說明,只說知道了。但接下來思奈明顯沒什的心思再與艾美周旋,艾美也不勉強,很有眼色地告辭。思奈又多等了一會兒,才喚了從家裡帶來的侍女,幫忙找來母親在她離家時替她收拾的箱子。

 

思奈曾經以為自己只要努力,就能達成所願,只要彰顯自己的優秀之處,就能讓自己站上夢寐以求的高點。但一年多來的周旋已讓她明白,適時不擇手段墊高自己並不是卑微的示弱,只是為了看見更高遠的視野。

 

她相信只要爬得夠高,在荊棘末路之外,一定會有更寬闊美好的風景。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