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原來皇后的酒量不太好。

 

林克沒想到自己第一週擔任皇后的暗衛,就碰到了這等大事。

其實正式上工之前他就有聽其他人說:皇后殿下跟國王陛下吵架了,不過林克沒想到竟然會吵到皇后一個人關起門來喝酒的程度。說起來他也是匆匆上工的,前幾天皇后才剛在花園被思奈夫人欺負,國王一聽到消息就親自點了他和其他三位暗衛,把他們從自己身邊轉調到皇后身邊,讓他們有事情馬上報告。

 

第一天,皇后看起來與平時無異,吃完晚餐後,他待在書房看了一會兒書,又和仕女們聊了一會兒天,沒過多久就上床睡覺了。只是這一晚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總不安穩,還好幾度要摔下床,卻又在將要摔下去的邊緣突然清醒,警醒得令人心疼。

第二天,皇后向侍衛長大衛問了陛下常用的助眠方法,聽完後就向侍女要了一瓶紅酒。侍女們聽到要求明顯有點為難,林克甚至看見好幾個侍女用力瞪了大衛好幾眼,但她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照吩咐拿給皇后。只見皇后捧著紅酒瓶好奇地研究了半天,最終讓人放到房間床頭櫃上。白天林克只輪班到這個時候,接著就換另一位暗衛盯哨,他則趕緊找地方休息。

到了皇后將睡時,林克回來換班,工作交接時他聽同事說起白天皇后的行程,幾乎整天都待在寢宮中看書、發呆。比較特別的是中途有幾次國王陛下派人來請見,皇后雖然每每面露猶豫,但最終都還是選擇不理會。林克聽完稍微留了點心,總覺得國王跟王后之間有點怪怪的。

 

感覺上就是在冷戰。

 

而林克覺得最奇怪的是,皇后直到換完睡衣,才像是被刻意提醒般,突然想起了床頭那瓶紅酒,轉頭看了一眼,但他沒讓侍女動手。皇后睡覺時不喜歡房內有人看著,所以等他躺好、閉上眼,一眾侍女就馬上熄燈,並如潮水般退了出去。

等到整個房間徹底安靜,皇后小心翼翼等了好一會兒,才突然偷偷摸摸坐起身,拎著酒瓶跟酒杯躡手躡腳溜到陽台上,輕巧地盤腿坐下,瞇眼借著漂亮的月光,小心翼翼摸索酒瓶瓶蓋,笨拙地試圖開瓶。

 

為何皇后會想起這瓶酒?

 

林克瞇著眼睛想了想,最有可能的關鍵點似乎是皇后在換睡衣的時候。林克那時一方面還在消化前一班暗衛傳過來的話,另一方面侍女跟皇后說悄悄話也並非什麼怪事,所以他一時間疏忽了,沒有注意到談話內容。林克趕緊給另一位待命的夥伴亞倫打暗號,他這組正在換班時、另一組暗衛一定會全神貫注幫忙留意,一定會聽見他沒聽見的。等亞倫悄悄靠近後,林克才仔細詢問剛剛侍女跟皇后之間的對話。

 

「侍女剛剛對皇后殿下說的是:『國王今晚去了思奈夫人那裡』。」

 

反覆確認後,林克揮了揮手讓亞倫回位,卻又在他轉身之後把人叫回來。林克讓他去確認國王的位置,如果國王陛下今晚不在思奈夫人那裡,就馬上告訴陛下:皇后偷偷在喝酒。亞倫聽完點點頭,二話不說閃身離開。

林克對皇后喝酒的理由其實沒什麼把握,也不確定國王在不在意,但對於國王今晚就寢的位置,依據之前的暗衛經驗,他倒是有九成把握絕對不會在思奈夫人那裡。幾句話之間,皇后已經搖搖晃晃打開了酒瓶,噴出的酒液還不小心沾到了褲子,他慌張得左顧右盼但都沒有適合擦拭的布,無奈之下只能暫時不理那一大塊污漬。

 

第一口因突來的嗆味而皺眉,第二口就慢慢習慣了酒精成分的暴力,卻也感受到了尾韻的苦。

 

皇后小啜兩口後就停下來看著月亮發呆,發了一會兒呆後又捧起酒杯輕啜幾口,接著再度看向天空發呆,這樣的循環持續了好一會兒。皇后把杯子喝得半空之後,大概是酒勁上來了,他忍不住搓了搓發冷的胳膊,輕輕踮著腳走回房間,從床上胡亂拉了一條毛毯,把自己上半身包裹到只剩一雙眼睛和手掌,才滿意地再度坐回酒杯旁邊。他不甚靈活地再度捧起酒杯,小心翼翼地將杯子湊到嘴邊。

 

直到酒杯喝空,林克才發現皇后在哭。

太安靜了。

 

要不是那雙淚眼映出了亮麗的月光,林克也不會發現皇后在流淚。也許旁人很容易認為皇后在為情而哭,但林克猜測失憶的皇后應該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哭。實際上林克覺得只要稍微用心觀察,很容易就能觀察到皇后的不正常,例如:偶爾過長的發呆時間、提到過往就常常記憶模糊、說話有時前言不接後語、過分沉默……等等。他一個暗衛看得清楚,但不知道為何所有皇后身邊的人都像被鬼遮眼了,只會那樣安安靜靜站著,卻好像沒人會去在意。

 

是不在意,還是無能為力?又或者,事不關己?

 

皇后的身體似乎因酒勁的關係忽然開始搖晃,不知不覺間竟就著毛毯往後躺倒。毛毯畢竟還是太薄,他的後腦「扣」一聲撞到地上,痛得他瞬間倒吸了一口氣,身體也縮成一團。林克被稍稍嚇到,下意識微微站起,正猶豫要不要上前時,亞倫正好回來,輕輕叫住他。

 

「陛下親自……」

 

亞倫話沒說完,就聽見樓下傳來一陣騷動。兩個暗衛透過窗戶遠遠往外看,便看見遠遠有五、六個人快步朝皇后寢殿而來,那身形和步伐依稀像是國王陛下,只是迥異於平時的穩重冷靜。

 

「你在這裡看護好皇后殿下,我先去向國王陛下報告。」

 

國王竟在夜半時親自前來,且如此神色慌張,這既令林克感到意外、卻也不算意外。雖然國王這樣的行為在外人看來也許太過「沒規矩」,但這兩日看膩了皇后身邊人們的「規矩」之後,林克卻覺得此時的國王比皇宮中的任何一人都還要可愛,或者說,真誠。

 

不過皇后的後腦勺應該還在痛……只希望國王陛下看到後不會遷怒。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