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自從那次怒氣沖沖到書房稍微放肆撒氣、並被抱回寢宮沐浴又是一頓「折磨」後,伊萊已經一個月都沒要求「洗澡」了。第一個禮拜他還有力氣硬是躲著維多不見,但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更何況國王若真的想見他,當然有得是辦法。所以後來伊萊也就不躲了,反正維多要見就見,不但不會對他怎樣,反而時有些討好的舉動。可伊萊原本只是賭著氣不想跟維多說話、也不想理他,到後來竟越來越下不了臺階,反而困住了自己,他竟不敢也拉不下面子跟維多示弱。

伊萊覺得自己很糟糕,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比較好。蘿絲倒是發現了皇后心情異常糟糕,也曾旁敲側擊試探過他的想法,但皇后一向不愛談及自己的心事,她也就無從幫忙。眾多僕人見主人不開心,也跟著憂愁了好幾日,最後倒是皇后的侍衛長大衛提出了不錯的建議。

 

「皇后娘娘,今天傍晚天氣不錯,要不要去花園散步?」

 

伊萊愣了愣,感受到似乎當下寢殿中的所有人都在關注他的反應,眼睛裡更是若隱若現地閃著期待的光,他便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說起來,已經好久沒有機會能輕鬆地看一看天空了。

 

先皇喜歡開闊的視野,在位時就把花園中歷史悠久的小迷宮造景給剷平了,只餘下地上草木被規劃生長過的隱約形狀。維多的喜好和他的父親差不多,也就隨和地依著戀舊的園丁們,任由他們盡責地依著過去的痕跡栽種新生的花草。伊萊閃過這些念頭後,才猛然發現自己竟然知道這種細節,一瞬間有種自己正在慢慢康復的安心感。

 

那如果能離開皇宮、回老家……是不是能想起更多呢?

 

突來的想家思緒一旦開始發芽,就如野草般再也無法阻止生長,但越蔓延卻越令人心慌。伊萊突然覺得身後一眾總是跟得緊緊的奴僕們莫名令人煩躁,便低聲讓蘿絲等人該去忙就去忙,不需要跟著伺候,他想自己走走。蘿絲等人哪敢放皇后一個人,但見皇后那麼堅持,他們也就只好偷偷躲在暗處,以便皇后需要時能馬上接受召喚。

傍晚的涼風很舒服,伊萊刻意放慢腳步循著花叢邊走,呼吸間盡是花朵張揚奔放的香氣。將暗未暗的天空是由橘黃漸層至藍的乾淨顏色,每朵雲都有著火燒般的亮橘與陰影處的紅紫色兩面,在炫目的同時也增添了一抹重量。隨著橘黃色慢慢被夕陽帶至天空邊界,頭頂漸變為深藍的天空中開始閃耀出一點一點的星光。伊萊從不耐煩記這些星星的名字,但維多總愛摟著他的肩對他叨叨絮絮地說,說它們的顏色、它們的形狀,或是不知哪裡聽來的它們之間的愛恨情仇。

 

……怎麼哪裡都能讓人想起維多那個混蛋?

 

伊萊氣得胡亂甩頭,試圖甩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卻突然聽到一聲輕笑。

這一聲嚇得伊萊倒退好幾步,眼前突然出現的年輕女性就這樣靜靜站在原地,微微仰頭看著伊萊,不知道看了多久。她的眼底有著比此時天空更加晦暗的陰影,面上倒是維持著優雅禮貌的微笑,伊萊卻莫名覺得違和,以至於他最後才發現她那張姿色不俗的臉蛋,和一頭漂亮的紅色長捲髮。女子的身後跟了兩位認不出身分的女孩,似乎是侍女,她們雖然都垂著眼睛以示對貴人的尊重,但不知道是不是伊萊先入為主的錯覺,他也覺得她們有哪裡怪怪的。

 

「這麼巧啊,皇后殿下也在這裡?」

「呃,您好……那個,請問您怎麼稱呼?」

 

女子的笑容似乎一瞬間變得有點僵,不過像是錯覺般瞬間恢復得很快,卻避重就輕不打算回答伊萊的問題,只用那雙薄薄的眼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他。伊萊被看得毛毛的,努力想擠出一點告辭的藉口,卻再度被女子搶白。

 

「皇后寢殿外的玫瑰難道不漂亮嗎?您怎麼會需要偷偷摸摸到這裡來,一個人欣賞這些普通的花?」

「呃…現在不是玫瑰盛放的時節,而且寢殿旁邊新種的是一大片桂花,最近盛開了,很好聞……」

 

伊萊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胡亂扯些閒話。這次他確定了,那女子真的說變臉就變臉,連帶她身後的兩位疑似侍女的女子也都面露不善,看得人莫名有點不安。伊萊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身後,才想起來是自己不想帶人的,忍不住生了幾分後悔。

 

「皇后娘娘竟把名貴的玫瑰換成了桂花?您說的是真的嗎?」

「天啊!皇后寢殿旁種的玫瑰可是百年的老欉,竟然說換就換?這都是多少年的心血啊!」

「陛下也真是的,要是太后娘娘知道心愛的玫瑰被這樣糟蹋,該有多難過啊?」

「人們都說皇后殿下得到陛下的寵愛後就恃寵而驕,果然不是傳言……」

 

三位女人三張嘴,說得幾乎聲淚俱下,伊萊卻覺得她們指桑罵槐的段位未免有點過低。更何況一聽就知道她們肯定沒進過皇后寢殿,皇后寢殿的書房旁原本就種有桂花,宮殿最初建造完成時就已種下了,認真說起來還比臥室窗外的玫瑰更加古老。伊萊不想打擾她們唱戲、也不想聽,便一臉古怪地慢慢後退,心中盤算著怎麼樣跑才比較好離開。

 

「咦?殿下怎麼就急著走呢?」

「一起到小森林散步吧,我們正打算在草皮上野餐呢!」

「是啊,我們可以聊聊天……」

 

紅髮女子一個箭步上前拉住伊萊的手,瞻前顧後警戒的伊萊被他嚇了一大跳,反射性用力一掙便慌慌張張往後退。伊萊覺得自己也沒用多大的力氣,誰知道紅髮女子竟誇張地往後摔了一大跤,另外兩位也大驚小怪地一哄而上,嚇得他愣在原地。伊萊恍惚聽見身後傳來慌慌張張的腳步聲,也聽見蘿絲由遠而近慌張關心的問話,卻蓋不掉紅髮女子看起來扭曲痛苦的面容,以及另外兩位女性高頻而尖銳的辱罵言詞。

幾乎是一瞬間,侍衛們及時趕到皇后面前,將皇后牢牢護在身後。侍衛長大衛沉著臉撥了兩人將三位女子送走,才擔憂地詢問伊萊的狀況。

 

「殿下沒事吧?」

「沒事。她們……呃,是誰?」

「那是思奈夫人及她的侍女,還有一位是羅德子爵家年紀最小的小姐。」

「殿下剛剛怎麼了?有沒有傷到哪?」

 

伊萊其實連一根毛都沒掉,但蘿絲、大衛等人慌張的態度讓他覺得自己特別像玻璃娃娃,令他感到不自在。伊萊連忙轉移話題詢問思奈夫人是誰,馬上發現眾人臉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最終是蘿絲輕聲在他耳邊解釋,他才終於反應過來。伊萊頓時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與不安,他的嘴吧開開合合數次,最終只說了一句:「回寢宮吧。」

此時天空已經有半邊轉為深藍,眾多宮殿也也漸漸點起了燈。伊萊又看了一眼將晚的天空,突然發現傍晚溫柔的風不知何時已經停下,他的心中不知為何突生了一點遺憾與惆悵,和一抹閃閃的、如星光般的細碎思念。

 

「維多今天……會來嗎?」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