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在初次「洗澡」之後,伊萊又陸續要求了幾次洗澡,每次國王都很乾脆地同意。這讓蘿絲和一眾侍女每次都表現得歡天喜地,讓伊萊摸不著頭緒。

不過最讓伊萊覺得奇怪的是,每次洗澡的當晚,維多晚上不知為何都會留宿在他這裡。且每次洗澡時,他都會在半途聞到一陣很香的薰香味,接著發生的事情於他而言,就是一片模糊。

剛開始時,能夠洗澡的舒適和喜悅還能壓過那股違和感,但隨著伊萊的腦袋逐漸恢復清晰,他也發現「洗澡」似乎並不單純。尤其「洗澡」完的隔天,他都會覺得身體痠軟無力,尤其是腰和臀部,總需要休息好一會兒才能恢復。

正當伊萊翻來覆去苦思到底哪裡不對勁時,維莉亞公主恰巧前來探望他。

 

「殿下,維莉亞公主求見。」

「快、快請進!」

 

聽聞維莉亞公主來訪,伊萊一時間不知為何感到有點慌,但終究是從小疼愛自己的姊姊,伊萊說什麼也不能避而不見。

 

「伊萊身體還好嗎?」

「已經沒事了,維莉亞姊姊。」

「萊亞還是很擔心你,可又無法進宮來看你,你有空給她寫封信……」

 

維莉亞公主是國王維多的親姊姊,和皇后伊萊的大姊萊亞非常要好。先皇還在世的時候非常疼她,允許她時常出宮到朋友家玩個幾天,所以伊萊小時候也常常受到維莉亞公主的照顧。但在維莉亞公主接近成年後,她就被太后拘在皇宮裡,以學習新娘課程為由不讓她隨意出門,伊萊也就比較少見到她了。

雖然是小時候疼愛自己的姊姊,但畢竟算不上真正的朋友,聊著聊著反倒有種接受長輩關心的感覺,令伊萊多少有點尷尬。再加上維莉亞公主似乎有意無意在話題上繞圈圈,伊萊只能硬著頭皮虛應,卻搞不清楚她的來意。

終於,在伊萊尷尬得思考是否應該以天氣為話題時,維莉亞公主終於停頓了下不斷找話題的嘴,優雅地喝了口茶,然後鄭重地清了清喉嚨。

 

「那個……」

「是?」

「我今天,咳,是來跟你道歉的。」

「咦?道、道歉?」

 

伊萊被維莉亞嚇了一大跳,但她坦蕩卻充滿歉意的眼神,卻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呃,是那個『洗澡』……上次來的時候,我不知道你失憶,所以…那個…我太衝動……」

「呃……姊姊在說什麼?失憶?」

「那個,呃,就是……你是不是,不懂『洗澡』的意思?」

「『洗澡』?不就是洗身體……?」

 

維莉亞公主一臉複雜,忍不住移近了幾步,抓住伊萊的手就是一通道歉,嚇得他連忙一疊聲安撫。

 

 

追根究柢,伊萊之所以會當面向維多提出「洗澡」的要求,其實是因為維莉亞第一次來探望他時的提議。

當時伊萊渾渾噩噩將病養好後,身體雖已無恙,但他渾然未覺自己的腦袋狀況其實不太對勁。他認得蘿絲、認得身邊的侍女們的模樣,甚至對偶爾來關心的國王管家強恩有點印象,但實際上要深思跟他們之間的回憶或相處經驗時,卻是一片模糊的。但伊萊當時尚在修養身體,時常睡睡醒醒,對此也沒有深思,反正實際上這些人都還算認得,那應該就沒有大問題……吧?

維莉亞公主受萊亞之託來探望他時,他也是這樣想的。

 

「伊萊弟弟!身體還好嗎?萊亞有事無法進宮,讓我來看看你……」

 

伊萊當時覺得這位姊姊非常眼熟,且她又提及了大姊萊亞,所以他也就放心和對方聊天,還不知不覺聊到了自己的心事。他當時已經兩個多禮拜沒能洗澡了,正好開始陷入心癢癢、卻無法如願的煩惱中。

 

「你沒洗過澡!??」

 

優雅的公主一臉驚訝,伊萊雖有一瞬間覺得她的反應很誇張,但又覺得可能是公主在用誇張的方式嫌他髒。所以伊萊只覺得害羞,臉一下就紅了,輕輕點點頭。

他不知道他的臉紅在維莉亞看來,竟是另一種意思。

 

「你沒跟維多提嗎?不對,維多就這樣放你一個人,到現在都……?」

「呃……維多?」

「對啊!你是皇后啊!直接跟國王提怎麼了!你就該挺起腰桿直接說!」

「呃,那個,我不知道洗澡也要直接跟國王說……」

「伊萊你…不是,維多這笨蛋在幹嘛……!!伊萊你應該直接大聲地跟他說啊!」

 

維莉亞公主開始優雅且大聲地表達自己的驚訝跟焦慮,眼神中帶有一點憐憫,卻又莫名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情緒,複雜到伊萊渾沌的腦袋讀不懂。再三確定伊萊身體無恙後,維莉亞拍著胸脯說她會找時間幫忙教訓維多,之後就自顧自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巧合的是,在維莉亞公主來訪的隔天,國王就邀請皇后一同參加溫特侯爵夫婦的接風宴,伊萊也在宴上親口提出了「洗澡」的要求。要不是維莉亞特地來道歉,伊萊可能都要忘記是她鼓勵自己要提出要求的。

 

 

所以「洗澡」到底是……?

 

「『洗澡』是皇宮內的風俗,簡單來說是一種……邀請。」

「邀請……?」

「對。就是向國王求歡……或者說,邀請國王和自己共度一夜的意思。」

 

伊萊愣了幾秒,反應過來後嚇得想後退,但雙手還被維莉亞抓著,只好僵硬地頓在原地。維莉亞見他呆愣的反應只覺更加愧疚,努力咬牙阻止自己再度陷入道歉的迴圈,繼續解釋清楚。

 

「但是,沒、沒有人跟我說……」

「這算是宮裡不成文的默契,照理說結婚前宮中派去的教導侍女也會清楚說明。所以我想,大家一直都以為伊萊你知道。國王大婚後,要由皇后主動要求『洗澡』,才能輪到其他人提出要求,甚至國王也要等皇后先開口,才能真正與皇后圓房。」

 

伊萊腦袋一片空白,突然懂了蘿絲、喬伊等人微妙的表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他試圖張嘴說些什麼的同時,腦中突然刺痛了一下,眼前模模糊糊閃過了許多的畫面,令他一時間暈眩得回不了話。維莉亞見他痛苦地低下頭,被他嚇得什麼話都顧不上說了,連忙招手讓侍女們幫忙送水過來,自己則笨拙地攬住他,輕輕拍著他的背。

 

剛剛那是什麼?

我……忘了什麼?

 

「怎麼了怎麼了?伊萊你哪裡不舒服?」

「維莉亞姊姊,我沒事,只是頭有點痛……」

「讓御醫來看看吧?你這樣不行……」

「姊姊!」

 

維莉亞公主和一干侍女被伊萊突然爆出的大叫嚇了一跳,只能愣愣地看向他。

 

「誰跟姊姊說,我『失憶』的?」

「呃……」

「維多說的?」

 

「洗澡」這種拿上台面明說會很尷尬的事情,竟然會被維莉亞這麼鄭重地拿出來說,就代表一定與維多有關係,她才會重視到親自來道歉。伊萊雖然渾渾噩噩了一段時間,卻不是笨蛋,看到維莉亞一臉尷尬的笑容,突然就懂了。

 

維多知道「洗澡」的意思,甚至知道我失憶,卻什麼都沒有告訴我。

 

「我沒事了,維莉亞姊姊,『洗澡』的事情……妳也不是故意的。我想起我還有事要找維多,今天就先失陪了。」

「可是,伊萊你身體……」

「沒事的姊姊。我改天再去找妳喝茶,謝謝妳今天來看我。」

 

伊萊突然一反剛開始的尷尬表現,極為流暢地回應維莉亞,面上甚至還帶著一點笑容。雖然伊萊突來的笑容有點恐怖,但看起來也不像是身體不舒服,被委婉下了逐客令的維莉亞也只好乖乖站起身,一步一回頭地離開皇后寢宮。她想著一定要趕快去提醒國王維多,讓他記得多注意皇后伊萊的狀況,卻在國王書房外被守衛給攔了下來。無奈之下,她只好打道回府,打算晚點再來。

 

單純的公主沒想到的是,她才離開國王書房門前沒多久,越想越生氣的皇后殿下就風風火火地殺到了國王的書房外,而且還成功進去了。

    全站熱搜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