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伊萊睡得並不安穩。

他的右手緊緊抓著維多胸前的衣服不放,並把臉埋進了維多的胸膛,努力地把自己縮成一團,試圖完全縮進維多的懷抱。當維多不小心動作太大顛到他時,他還會發出不滿的哼聲,讓維多自覺放輕動作、慢下腳步。維多看著懷中伊萊棕色頭髮亂翹的腦袋瓜,嘴角忍不住彎起了好看的弧度。

 

幸好,還有機會再將他擁入懷中。

 

 

回想起前陣子騎士長報告的皇后受毒殺的調查結果,維多眼底閃過一抹殺意。維多從沒有想過,當他終於可以正大光明邀請伊萊共進晚餐時,得到的卻是他差點被毒殺的消息。還好那天他派去的是極通他心意的皇家大管家強恩,若換作任何一個僕人去,恐怕伊萊都無法獲得如此快速而有效的治療。即使當維多趕過去坐在伊萊床邊時,御醫已宣布皇后暫無生命危險,但他還是一陣後怕地顫抖著握住他的手,不敢鬆開。

但伊萊的身體太虛弱,昏睡了許久,維多沒來得及等到他醒來,就又被大臣們催著去處理許多國家大事,以及忙碌著這半年間朝廷大計的收尾。沒想到轉眼間又是兩個星期過去,因為強恩必須跟著他忙碌,所以負責匯報皇后狀況的人改成了一位預備管家喬伊。國王問起皇后狀況時,年輕的喬伊總回答國王說皇后身體恢復得很好,國王也就沒多想,先專注處理手上的事情。維多在事件發生的當下早已先將證人、證物都好好的讓人看管起來了,也悄悄派人去調查始末,準備先趕緊忙完前朝事務再回來給皇后撐腰。

 

也是因為信任喬伊的話,維多才會邀請伊萊一同出席替溫特侯爵夫婦接風的宴席。

 

伊萊與溫特侯爵的長子交情深厚,尚未嫁進宮中時也常到侯爵的領地去玩。而伊萊尤其愛吃侯爵領地附近特產的一種小果實,特別適合做成小巧的飯後小鹹點,要不是會被僕人勸阻,他恐怕可以整餐都以那種鹹點為主食。溫特侯爵也是看著伊萊長大的,這次回首都述職,他還特地讓人運了大量的小果實回來,就為了送給他吃。

可宴席間伊萊的反應總是慢半拍,彷彿有化不開的心事,讓他面對溫特伯爵夫婦的詢問時,總是吞吞吐吐,不復以往的親熱與熟悉,反而特別客氣疏離。溫特侯爵夫人臉色越聊越不好,卻又問不出所以然來,只能在話語中夾槍帶棍諷刺國王結婚這麼久、竟然還把皇后給養瘦了。溫特侯爵面上仍然有禮,但也沒阻止夫人的暗諷,顯然也是縱容的。

 

對於伊萊的反應,維多當下存了疑,但也沒多解釋,決定等宴席結束再問清楚。

誰知道這還不是伊萊當晚最怪的時候。

 

當宴席結束,國王與王后起身要送走侯爵夫婦時,溫特侯爵夫人還特地親熱地上前勾住伊萊的手,低聲告訴他若是受了委屈盡管告訴她,她和伯爵會幫他討個公道。伊萊一聽愣了一下,那一瞬間,他的表情竟有些猶豫。

這下子不得了,伊萊從小就是個特別能忍的孩子,侯爵夫人當即大聲讓伊萊說說他到底受了什麼委屈,不說他們就不走了。侯爵原本在與國王說話,一聽到伊萊受委曲,冷臉直接就拉了下來,再無幾秒前的和顏悅色。維多面上努力保持冷靜,但心下也一陣慌張,不懂伊萊到底怎麼了,怎麼什麼都沒跟他說、突然就這樣發難。

 

「呃,那個……我、我,只是想洗澡。呃……我什麼時候,可以洗澡?」

 

維多發誓,他永遠也不會忘記伊萊當時又羞怯又無辜的表情,還有他瞬間燒紅的臉蛋,像野火一樣席捲了他的心。那時他在溫特侯爵夫婦突然爆出的善意笑聲中,略為慌張但用力地點頭說好,就像許下一生的諾言般鄭重。

那時的他對於伊萊的異常與懵懂,還傻傻地以為那是因為害羞。

 

 

終於回到皇后的寢宮,維多溫柔地親自抱著伊萊進入浴室,一邊堅定又溫和地喚醒他,一邊慢慢把他身上遮體的布料給褪去。即使知道伊萊是真的疲倦,維多也不敢再讓他再睡下去,否則他晚上又要失眠了。

 

「陛下,熱水跟晚餐都已經準備好了。您跟皇后是要……」

「先準備浴室。不用人服侍,都在外面等著。」

「是。」

 

不過失眠嘛,似乎也是可以來做點別的事……

 

「…嗯…咦?維多!?…你…我…這、這怎麼……!!」

「嗯?醒啦,先洗個澡我們再吃飯,如果再晚吃會積食,不好消化。」

「……你還知道我需要吃飯嗎!!變態!!!」

「伊萊你別激動別激動,地板滑……」

「走開!」

 

皇后怎麼老是這麼害羞呢?

今天的國王很愉悅地煩惱著。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