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日傍晚,國王正在書房跟好幾位大臣商談國事,這場會議已歷時三個小時,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難題。當日約翰正好輪值到書房的守衛,書房的守衛一向是個閒散的工作,守衛們甚至會私下爭奪輪值的機會,每次都很難搶。

沒想到好不容易搶到的這天,意氣風發去值班的約翰卻差點沒被嚇死。

 

「維多!你給我出來!你他媽……!」

 

約翰和一同輪值的夥伴傑尼被大吼聲嚇了一大跳,遠遠看見一位怒氣沖沖的青年大步朝書房一拐一拐地走來,後面跟有一串僕人、侍衛等等,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拉住他。國王的大名維多˙金˙史維爾,不過實在不常有人會直接喊國王的名字,所以約翰一時間竟沒反應過來這個青年到底在喊誰。

那時的他腦中閃過:「天啊!竟然有人來鬧場!」並下意識用手顛了顛佩戴在腰側的劍,覺得在國王書房前大吼大叫並造成侍衛困擾的(尤其是他的困擾的)人,真是罪該萬死。約翰是絕不承認這種超乎平常的守衛經驗讓他有那麼一點點興奮。

 

「佔住!國王的書房前怎可……」

「給我走開!維多呢!你這騙子!滾出來!」

 

約翰本來是想把劍拔出來抵擋的(畢竟這樣比較帥),不過青年後面那串人的視線兇得不行,他只不過亮了一小段刀,就差點被眾人的眼刀給擊暈,只好訕訕地把刀推回去,改用肉身擋。青年見滿身肌肉的約翰竟真擋著自己,閃又閃不過去、硬打又打不過,只能氣得直嚷嚷。

 

「你誰!讓開!維多!!你騙我!!!你、你……你變態!!!」

 

國王書房的門還算結實隔音,但仍經不起青年這種不要命的怒吼,已經被逼到背後抵著木門的約翰隱約感受到房內討論聲突然停了下來,不禁冷汗直流。要不是貴人的身體碰不得,這下約翰是真的想不管不顧地把眼前這個丟臉的青年給架走。

 

這也太丟人現眼了!這種囂張態度不就顯得他約翰守衛不力嗎!!

 

青年見跨不過約翰,怒氣更勝,乾脆找空檔又打又踢在書房門上製造出聲響。另一個侍衛傑尼藉著約翰阻擋青年的空檔,身體靈活一閃進入書房通報,逃得無比快速。約翰又忍著怒氣等了一會兒,但門內依舊沒什麼動靜,當他正準備咬牙把青年往外推時,才剛略略離開身後的門幾釐米,門突然就被往後拉開了。

 

青年一下子愣住,約翰趁機不動聲色把他往旁邊帶了幾步,就看到一整排剛剛還在議事的大臣們,全都行色匆匆地往外走。不少大臣認出了青年,尷尬地行禮並打了聲招呼,才匆匆加快速度逃走。

而青年似乎也沒預料到書房內是這種場面,一時間雙頰尷尬地開始脹紅,只能收起不耐煩的表情,站好並點頭打招呼。等人全走散了,侍衛傑尼才推門而出,他本來想開口傳達國王的旨意,沒想到才剛要說話,就聽見國王遠遠地親自開了金口。

 

「讓皇后進來,其他人出去。侍衛們,守著門。」

 

約翰聽見國王的聲音時愣了愣,下意識轉頭看向青年,青年也愣了一下,才終於反應過來。舊恨加上剛剛的丟臉讓青年的火氣更上一層樓,他哼一聲拉開門走進去,又用力甩上門,阻隔了外面或驚嚇、或擔憂,還有更多不懷好意的目光。

直到約翰回過神、並被傑尼拉著站回去守衛,他才終於反應過來。

 

……剛剛那個是皇后!?

 

約翰差點被自己剛剛想對皇后動粗的想法給嚇死,他不禁偷偷觀察那一群乖乖排隊在廊下等待的皇后侍從,又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此時表情一派正經嚴肅的傑尼,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後知後覺。不過說實話這也不能怪他吧?他從來沒輪值過國王後宮的守衛,那裡是只有已婚的侍衛可以輪值的地方。

 

等待的時間總是特別漫長,走廊上的人不少,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兩個侍衛站得離門比較近,在長久的沉默後,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偶爾能聽見一兩句彷彿在說話的聲音,似乎是皇后在大聲咒罵,而國王低聲回應,有時還聽見悶悶的、像是撞到東西的聲音,但沒人敢靠近去確認狀況。偶爾有幾位大臣想拜訪國王,或是國王的貼身侍從搞不清楚狀況想闖入請國王用晚餐,都被這群等待皇后的人和約翰、傑尼給擋了下來。

在聽見貴人們主動而確實的召喚聲之前,沒有人有資格打開那扇。

 

約莫兩個小時後,那扇門最終是被國王親自推開的。

 

「回皇后寢宮。準備熱水,晚餐也再熱一下。」

 

守衛、侍從們連忙蹲下行禮,乖乖稱是,年紀輕又機靈的小侍女早就跑出去傳訊。此時約翰才敢偷偷抬頭看一眼,竟發現皇后是被國王抱出來的,整個人被國王的外袍包緊,還將自己縮成一團,看不清表情。約翰不自覺地想抬頭再看清楚,中途就被傑尼發現他這不要命的舉動,趕緊機靈地按著他的後腦用力往下壓。

 

似乎是不想再逗留,國王低聲交代完後就大步往前走,於是一群等待已久的奴僕們剁一剁站得痠痛的腳,又一起浩浩蕩蕩往皇后的寢宮去了。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