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哥,鎖匠什麼時候來換鎖啊?」

「鎖匠?什麼鎖匠?」

「咦?馮哥沒跟你說啊?」

 

沈佳芳還來不及對哥哥解釋,就聽見馮宇翔走出廚房的腳步聲。當他小心翼翼端著一大鍋熱騰騰的白粥走出廚房,就看見沈家兄妹同時轉頭看向自己,那種同步率一時間竟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怎麼了?你們看著我幹嘛?那個隔熱墊幫我拿一個過來……」

「翔翔,我們要換鎖喔?」

「對。今天下午鎖匠會來。」

「好好的換鎖幹嘛?」

「佳芳說想換。」

「對啊,哥,我們家好像遭小偷了!」

「什麼?真的假的?什麼東西不見了?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現在才說……」

 

沈子文嚇得把碗往桌面一放,瞪向妹妹,整個人差點跳起來。馮宇翔順手拿過沈子文的碗,幫他裝了滿滿一碗粥,再推回他面前。餓得要死的沈佳芳倒是一臉鎮靜,也沒看驚慌的哥哥,而是接過馮宇翔遞過來的大湯匙,小心翼翼裝了半碗粥。

 

「唔,其實說起來東西也沒有不見啦,但我覺得怪怪的。」

「妳……小姐,換鎖不便宜耶。」

「可是覺得怪怪的時候,還是換了比較安心吧?」

「那妳為什麼會覺得怪怪的?」

 

馮宇翔走進廚房後又回來,右手一盤切好的鹹蛋、左手一盤倒好的麵筋。他先把麵筋放下,再把裝著切半鹹蛋的碗推到沈家兄妹中間,兩人很自然地一人拿了一個,各自用筷子把鹹蛋挖到粥上。

 

「上個月的某個禮拜天下午我不是要出門找怡君嗎?我本來想說穿我那件米黃色底的碎花雪紡洋裝,但是我在衣櫃翻了半天都沒找到,只好隨便穿一件出門。」

「……所以不見的是衣服?妳衣服那麼多,應該是妳自己不知道收到哪裡去了吧?」

「馮哥也這樣說,但真的不是。那天晚上我回家,打開衣櫃要拿睡衣去洗澡,結果竟然一眼就看到那件洋裝竟然好好掛在衣櫃裡!」

「……妳確定真的不是妳自己眼殘?」

「掛在正中央我還能眼殘?」

 

沈佳芳狠狠瞪了哥哥一眼,忿忿地挖了兩口粥,配了兩口鹹蛋黃和一塊麵筋,明顯不耐煩。馮宇翔見狀趕緊接過話,說佳芳在那之後又發現了好幾次這種狀況,有時候還會連鞋子一起消失又回來,所以才想說要問房東能不能換鎖。房東人很好,很快就答應了,只是要他們自己負擔費用。

 

「我怎麼覺得是妳自己亂放,真的有必要換鎖嗎……」

「哥,你要相信我的直覺。我後來回想,自從我們搬進來之後,其實我的衣服常常都會突然不見然後又變回來…只是我之前以為……」

 

馮宇翔再次幫兩兄妹各續了半碗粥,接著把剩下不到半碗的份掃到自己的碗裡,配著兩兄妹的對話和剩下的麵筋慢慢吃完早餐。三人都吃飽後,馮宇翔順手把碗筷疊起來端到洗碗槽洗,開始洗之前他看了看時鐘,稍微大聲地提醒還在聊天的兄妹倆注意時間,不要遲到了。

 

「下午我沒課,換完鎖我就會把鑰匙拿去多打幾份,吃晚餐的時候一起給你們。想一下晚餐要吃什麼吧?」

 

沈家兄妹一下子被馮宇翔帶偏了話題,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晚餐要吃什麼。等馮宇翔洗完晚出來兩人竟還在討論,他無奈,只能低聲警告兩人真的要遲到了,三人才得以匆匆忙忙各自出門。

 

 

2.

沈佳芳上課一向是自己搭公車,沈子文則是習慣和馮宇翔一起騎車上課。

有車的是馮宇翔,沈子文喜歡單純當乘客,反正馮宇翔的背挺寬,可以擋風。雖然這樣講有點怪,但總而言之坐在他後面會讓沈子文有種難以言說的安全感。沈子文留了一頭半個背長的頭髮,愛紮馬尾的他總覺得戴安全帽有點麻煩,但是當頭髮隨著車速帶起的風飄盪時,他就會覺得自己的某個部分好像也跟著飛了起來。

當他的心也跟著飛起來的時候,就特別適合講悄悄話。

 

「嘿,翔翔。」

「嗯?」

「怎麼就被發現了呢?」

「……是我不小心。抱歉。」

 

沈子文沒有回話,等馮宇翔又騎過了一個紅綠燈後,他才放開原本抓著身後摩托車乘客把手的雙手,改抓著馮宇翔側腰的衣服。馮宇翔察覺他的動靜,透過後照鏡看了他一眼。

 

「翔翔,我覺得我們這樣不對。」

「那你想怎麼辦?直接跟佳芳道歉?」

「可是道歉好像也來不及了,怎麼辦……」

「啊?你說什麼?」

 

騎車的風太大,最後一句馮宇翔沒聽清楚,但想再問時沈子文又像蚌殼一樣不開口。馮宇翔無奈,只能趁著停紅綠燈的時候伸手握了握他搭在他腰際的手,權當作安慰。面對關於妹妹的事情,沈子文總是小心再小心。有時候馮宇翔覺得他這樣有點太超過了,但時間久了也知道這沒辦法勸。

 

「不怕,我是共犯。」

 

綠燈亮得很快,馮宇翔低聲安慰了一句,就再次催動油門。沈子文沒有回答,呆呆地頭看著路邊的建築快速飛掠而過,一副飄飄然、心不在焉的模樣,也不知道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車子沒過多久又停下等紅燈,學校就在前方。看到學校醜醜的建築,沈子文才猛然想起自己忘記問馮宇翔一件重要的事情。

 

「對了,禮拜六下午你有空嗎?」

「有。怎麼了?」

「佳芳謝師宴要買小禮服,你也一起去吧?」

「咦?找我去幹嘛?」

「她總嫌我沒品味啊,不管怎麼樣你的眼光總是比我好吧,你也一起去的話她應該會高興一點。」

「那怎麼不讓她自己挑就好?」

「她說想要選一套男生也覺得好看的,這樣才不浪費,之後有機會還能繼續穿。」

「看不出來她這麼講究……可以吧,讓她選一件好一點的,就當我們兩個一起送她的畢業禮物吧?」

 

今天比較晚出門,所以停車位比較難找,馮宇翔繞了兩圈才終於找到位置。他一心二用應了沈子文的邀請,聽他碎碎念兩個人禮物才送一件裙子太寒酸、應該要多一條首飾或是配一雙鞋子之類的瑣事,突然有種「養女兒」的荒謬感湧上心頭。

此時學校鐘聲正好響起。

 

「好啦,知道你是好哥哥,但你再不快點就要遲到啦!」

「好啦好啦,晚餐見!」

 

 

3.

禮拜六很快就到了,沈子文也沒問沈佳芳要到哪裡買,只是領好錢後跟馮宇翔一起由著妹妹帶路。到了目的地才發現有另外兩個女孩等在路口,是沈佳芳的同學。兩個女孩倒是一點也不意外,勾著手甜甜笑著跟兩個哥哥問好,沈子文略為僵硬地回了句「妳們好」,馮宇翔則是酷酷地點頭。

 

「欸我查過了,巷子裡那間蠻便宜的……」

「啊那間我知道,但我學姊說那間很坑耶?材質不好……」

「還是就走去看看,反正都來了?」

「好啊好啊!」

 

女孩們一下子就開始逛了起來,嘴裡也交換著她們自己才懂的消息,兩位男士插不上話,只能乖乖跟著。雖然這個開頭就讓兩人感到不妙,但他們也不好意思站在旁邊滑手機,只能裝模作樣地跟著女孩們一起挑衣服。幾個人喜歡的款式難免不太一樣,挑著挑著幾個人就分散了,各自在店家的一隅逛。唯二的兩位男士在不知不覺中,則漸漸自成一組。

沈子文走在前頭,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點緊張,馮宇翔則緊跟其後。沈子文學著沈佳芳的動作,隨手拉著衣架將一件灰色的連身裙抽出來,隨意地看了看,覺得點綴滿亮片的樣式太俗氣,於是又掛了回去。接著他又抽出一件暗紅色的連身短裙,上半身是露肩的款式,下半身裙襬的部分裝飾著一層顏色較淺的紗,有種若有似無的縹緲感。沈佳芳的皮膚白,感覺配上這種深色應該會很好看。

 

「翔翔,這件怎麼樣?」

「會不會太紅?」

「我是覺得還好……問問佳芳?」

 

結果沈子文初試啼聲的挑選沒意外地被妹妹打槍,說這件看起來像是新娘禮服而不是謝師宴的禮服。沈子文無奈地看向馮宇翔,馮宇翔也只能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怎麼辦,兩人只好又開始一輪翻找。

 

「我還以為女孩子都喜歡穿得花花綠綠的……」

「子文你太誇張了,冷靜,仔細想想佳芳習慣穿的衣服,她真的有穿過那麼花的嗎?」

「好像,沒有……」

「那你回想一下,她平常喜歡什麼顏色?喜歡穿什麼樣式?」

 

馮宇翔看不過去,阻止沈子文亂七八糟挑選的行為,試著給過度憂心忡忡的沈哥哥一點引導,再讓他挑出一些沈妹妹可能喜歡的衣服拿去給她看。經過一輪測試後,沈子文也漸漸摸出了一點沈佳芳疑似的喜好:要淺色,但不要太容易髒;不能全素,要有裝飾,但不能太花;可以小露,但不能太露,至少不能露太明顯的乳溝;長短都可以,只要不要穿著看起來很臃腫,就一切好談。

轉來轉去三個女孩對這家店的衣服不甚滿意,決定換下一間。沈子文表面上看起來有點不耐煩地跟上隊伍,但馮宇翔知道他這是鬆一口氣的意思。其實沈佳芳和沈子文的審美極為接近,只是沈子文自己沒有發現,而這第一家店的風格太奇妙,就馮宇翔對這兄妹倆的認識,他們沒人會喜歡這樣的風格。

 

第二間店的風格較第一間店優雅,但那價格卻令人優雅不起來,打算幫妹妹買單這件謝師宴的衣服當作畢業禮物的沈子文翻了標價牌,不免冒了一身冷汗。幸好三個女孩也沒想要太過揮霍,只是進去繞了兩圈參考流行款式,就出來了。接著第三間、第四間、第五間……到了不知道第幾間,馮宇翔已看得頭昏眼花,但三個女孩還精神奕奕,就連沈子文看起來也沒有疲累的樣子,甚至有點興致勃勃,不禁令他暗暗感到荒謬。

 

我到底在這裡幹嘛?

 

等逛到這條街的街尾,沈佳芳的同學們早已先後決定好禮服了,只剩龜毛的沈妹妹還在選。整條街上的店他們幾乎都逛過了,但沈佳芳始終覺得可能會有更好的裙子在等她,所以還是堅持往下一家逛去。幸好,接下來這最後一家店的風格很對沈佳芳的胃口。

才剛在店裡繞了一圈,她就開心地挑了兩件進試衣間,另外兩個女孩等在試衣間附近,要幫沈佳芳鑑定。馮宇翔見女孩們其實根本就不需要男生給意見,沈佳芳叫沈子文來也大概只是找藉口讓他不要整天宅在家裡,於是無奈地轉頭要找沈子文。誰知道本來與他形影不離的沈子文突然不見了,馮宇翔一愣,身體比腦袋誠實地早一步邁開步伐找人。

 

當馮宇翔終於找到沈子文的時候,他正拿著一件深藍色、長度至小腿的小禮服,一個人呆呆地站在穿衣鏡前。沈子文左手舉著衣架將禮服擺在胸前,右手捏著裙擺的一端輕輕抬起,馮宇翔從他的背後看向鏡子,一瞬間竟以為那件裙子正穿在沈子文身上,完美合身。

 

「很好看。」

 

沈子文被馮宇翔嚇了一大跳,手一滑差點把禮服摔在地上,馮宇翔三兩步上前,手腳俐落地幫他接穩,拉著衣架把衣服好好撐開。那件裙子摸起來材質不錯,肩膀至鎖骨處是若隱若現的半透蕾絲設計,七分長的袖子也是繡有蕾絲的紗質,腰部以緞面的深藍色細帶裝飾,裙擺的部分分成兩層,裡層是素面帶著微微光澤的深藍布料,外層則是一層細致的襯紗。

 

「我、呃、剛好看到……」

「唔,你們兄妹的肩寬差不了多少,我剛剛這樣看應該也差不多。」

「是、是啊…我剛剛比了一下應該可以……」

「問問佳芳?」

「真的嗎?可是……」

 

馮宇翔看沈子文一直支支吾吾,直接轉頭叫沈佳芳過來。沈佳芳一看果然喜歡,馬上拿去試穿,穿出試衣間時還故意轉了幾圈,讓裙襬飄散開來。沈子文看得愣住了,另外兩個女孩則是連聲稱讚,馮宇翔則是默默看著眾人,沒有說話。

沈佳芳喜歡歸喜歡,還是有點猶豫這件裙子會不會太過華麗,不過另外兩個女孩馬上左一言、右一語地用「妳平常衣服太素啦」、「總要有一件正式場合能穿的禮服吧?」等理由試圖說服她。正當沈佳芳態度搖擺的時候,回過神的沈子文翻了翻標價,看價錢覺得還可以接受,也就跟著加入說服大業。

沈佳芳最後還是決定選這件哥哥幫忙挑選的裙子,只是她覺得深藍色有點太重了,所以改買同款式的淺灰色。

 

沒想到決定好裙子之後,又該決定要配套的鞋子跟小首飾,女孩們又是一輪嘰嘰喳喳的討論。後知後覺的沈子文和馮宇翔不禁一愣,接著驚恐地對視,原以為苦難將要結束,卻突然發現還有這些小東西要解決。但兩人也不敢抱怨,只能無奈地摸摸鼻子跟上。

 

只有馮宇翔注意到沈子文在離開前又回頭看了一眼那件深藍色的裙子,然後若無其事地繼續向前走。

 

 

4.

謝師宴結束後沒幾天,沈佳芳回家前特地繞去附近的7-11取貨,小小的一個紙盒看起來不太起眼,拿著不重。她抱著包裹進家門時,沈子文還笑著問她怎麼又買化妝品了,沈佳芳對哥哥做了個鬼臉,沒有正面回答就快速溜回房間。

 

沈佳芳小心翼翼拆開包裝,是一台全新的微型攝影機。

 

雖然是出於衝動買的微型攝影機,沈佳芳還是盡量挑了預算內最好的一款,畫質不錯、而且還能錄音,她想著若是真的有小偷,多少能錄下一些證據。沈佳芳好好研究了一遍攝影機的功能後,便開始環顧房間擺設,卻一時找不到一個既能照到衣櫃、又適合藏攝影機的地方。她想了又想、試了又試,最終確定把微型攝影機放在她的小梳妝台上,混在一堆口紅中,同樣都是長形的物品,相較之下並不算太突兀。

臨睡前沈佳芳把攝影機放著充電,醒來時就差不多充飽。出門上課前她把攝影機放在選定好的位置上,便安心出門了。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裡,攝影機拍到的都是衣櫃一動也不動的空景。

 

偶爾有人走進房間來,也只是馮宇翔或是沈子文,兩人都是近來幫沈佳芳把摺好的乾淨衣服收進衣櫃裡的,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動作,也沒有其他任何人進她房間。

每天都這樣,沈佳芳不禁覺得累了。不但要多花時間檢查錄影檔,而且還需要記得幫微型攝影機充電,雖然這都不是什麼麻煩事,但多少有點瑣碎。而且那個小偷到底是真實存在的、還是她的錯覺?還有沒有機會再出現?都是未知數。沈佳芳不免開始懷疑自己在做白工,還白白浪費錢買攝影機,但出於「沒拍到東西就是不甘心」的不甘心,沈佳芳還是繼續每天放攝影機。

某天,沈佳芳的某個好友失戀,那是平常個性極為嫻靜的一個人,失戀後卻完全變了樣貌,讓一群好友們驚慌失措。於是眾人只能一起陪她吃飯、訴苦並替她抱不平,但剛剛失戀的苦是三言兩語訴不完的。眼看一群人已在餐廳裡待到將近打烊的時間,但失戀好友的狀態還是無法令人放心,眾人討論了一下,反正隔天是假日,便乾脆一群人一起去KTV開包廂夜唱,順便讓好友有地方可以好好發洩情緒。

於是沈佳芳只來得及打電話跟哥哥說了一聲今晚不回家,就又投入了安慰好友的大業中。等隔天當沈佳芳終於回到家的時候,整夜提著精神的活動已令她疲倦過度,所以完全沒有想到要給電力耗盡的微型攝影機充電。充分休息過後的她雖然想起來了,卻也因為懶惰,所以就像忘記這個攝影機存在似的,沒再動過它。

 

直到一個禮拜後的某天,被期末考跟畢業的雜事追著跑的沈佳芳突然想到:既然微型攝影機用不到,還不如趁它還很新的時候趕快用大學的二手社團就近賣出去。於是她趁機收拾了一下房間裡不需要的雜物跟教科書,跟微型攝影機一起分別拍照定價後,就俐落地上傳二手社團。

上傳之後,沈佳芳想著要賣之前先得清理裡面的紀錄檔,於是久違地將攝影機連接上電腦,開啟影片檔,並粗略地拉了幾次進度條檢查。沒想到就在沈佳芳將要按下框框右上角的叉叉時,突然看見影片的最後停在很奇怪的一幕。

 

馮宇翔拿著一件長裙,正要踏出房門。

 

沈佳芳一愣,往前拉了十分鐘,畫面中看見沈子文走進房間,幫妹妹像往常一樣把摺好的衣服拿進來放好。沈子文正要走出去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於是他停下來接。沈佳芳連忙調大音量,聽了幾句就聽出來這是她跟哥哥說她那晚不回家的電話。掛斷電話後,沈子文沉默地面向衣櫃站了一會兒,似乎有些怔愣,好一會兒才又往外走,畫面空了下來。

 

又過了五分鐘,馮宇翔走了進來。

 

馮宇翔的目標很明確,直直走到掛著小禮服的櫃子前,俐落地拉開。他很快地就拿出那件淺灰色小禮服,站在沈佳芳的連身鏡前面拿著看了一會兒,卻又把小禮服完好無缺地放了回去。接著,他左翻右找,才挑了一件深藍色的素面長裙,也不在鏡子前比劃,而是拎了就往房間外走。微型攝影機的電力至此正好用罄,所以影片最後的畫面很詭異地停在馮宇翔模糊往外走的樣子。

沈佳芳覺得這畫面很荒謬,不禁再度把進度調拉到前面,反覆看了好幾次。但再怎麼重看,都改不了就是馮宇翔拿走她一件裙子的事實。

 

為什麼是馮哥?

馮哥要幹什麼?

 

沈佳芳百思不得其解,手下機械式地反覆回放那一小段畫面。當沈佳芳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時,她接著急切地打開衣櫃,那件曾經被馮宇翔拿走的深藍色長裙,如今已經被好好地掛回去了。此時沈佳芳突然靈機一動,趕忙跑回電腦前面,慌張地刪掉貼在二手社團中的微型攝影機照片及販賣敘述,幸好還沒有人留言要買。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微型攝影機很有可能會是發現真相的關鍵。

 

 

5.

「馮哥。給,菜單。」

「謝謝。有推薦的嗎?」

「他們家紅玉拿鐵不錯,是新品。」

「那我就點這個。等下給你哥外帶一杯。」

 

馮宇翔很快就下了決定,確定沈佳芳想喝什麼後,就站起身來到櫃檯去點餐。沈佳芳撐著下巴盯著他的背影看,右手不自覺地將手機翻來覆去地把玩,偶爾還不小心把手機摔到桌上。一時之間她有種自己做錯事的荒謬感,可被她特意存到手機裡的影片片段與截圖又確實是證據。

 

其實從沈子文介紹馮宇翔給自己認識開始,沈佳芳就知道他很特別。

 

沈子文和沈佳芳的爸爸很早就因為車禍過世了。他們的媽媽在那之後獨自帶著他們生活了一年,終究是受不了單親沉重的壓力,把兩個孩子送回鄉下給婆婆照顧,只按時供給生活費或抽空回去探望。

那之後大概又過了一年,媽媽交了新的男友。他們確定要再婚的時候,媽媽曾想過要把沈子文跟沈佳芳接過去一起住,但婆婆很傳統,覺得把自家孫子給別人養實在很丟臉,於是斷然拒絕。媽媽本來想跟婆婆爭監護權,還到婆婆家鬧了好幾次,後來是沈子文堅定地牽著沈佳芳去見媽媽,對她說他們想留下來,再加上媽媽的新夫家也因為這樣的鬧劇而不太開心,幾經權衡之下她才含淚作罷。媽媽只定期匯錢或回來探望,偶爾也會在假期時帶兩個孩子去她那裡住。

 

童年的這些經歷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沈家兄妹畢竟還是衣食無憂地長大了,媽媽、爺爺和奶奶雖然無法再以家人的身分相處,但都很愛他們,兩人也好好讀書、上了不錯的大學。但沈佳芳隱約察覺,或許是因為太早明白了這種大人幽微的情感與拉扯,沈子文似乎不太容易與他人建立起長久穩定的關係。不只是指戀愛關係,而是連維持普通長久的友誼都有困難。

簡單來說,沈子文似乎打從心底就不相信感情是可以永久經營下去的。

 

當然這有一部分可能是因為沈子文一直都很忙碌的緣故,畢竟沈家爺爺奶奶年紀大了,沈子文除了管好自己外,也需要以兄代父母職,所以總是繞著沈佳芳轉,久而久之就與同齡的同學漸行漸遠。但再怎麼忙碌的人也應該有一、兩個能說得上心裡話的好友,可沈佳芳卻幾乎沒發現哥哥身邊有這樣的人。

除了沈子文在大學時的某個暑假突然帶回家作客的馮宇翔。

 

「飲料來了,佳芳妳幫我把手機拿起來……」

「喔好!」

「來,妳的拿鐵。」

「謝謝。」

「是說妳怎麼啦?突然約我出來?」

 

沈佳芳沒料到馮宇翔這麼直接,端著咖啡嚇得一愣,馮宇翔也不在意被她直直瞪著,只是靜靜地等,不時啜口咖啡。沈佳芳其實也還沒想清楚這件事該怎麼問,只是憑著一股衝動繞開哥哥把馮宇翔約出來,她的嘴開開闔闔,卻找不到一個適當的開頭。

最後,在馮宇翔越來越困惑的目光下,她選擇滑開手機,直接點開她特地剪下來的五分鐘影片,推到馮宇翔面前。馮宇翔神色平靜地看完了整部影片,眉頭半點不皺,只是抱著胸的手似乎緊了緊。

 

「抱歉,衣服的錢我賠給妳。衣服是洗乾淨之後放回去的,妳如果介意的話,就當作賣給我吧,我來處理。」

「……我想知道為什麼。」

「很抱歉,我不能說。」

「哈?不能說?」

「對,我很抱歉」

 

馮宇翔的語氣與表情都太理所當然,搞得好像沈佳芳才是做錯事的一方,這令她的脾氣一下就上來了,柳眉倒豎,她覺得自己被嚴重冒犯。這整件事情明明不是她的錯,她努力保持冷靜、保持客觀地想問出真相,始作俑者馮宇翔卻明顯不領情,這未免太荒謬。

 

「馮哥,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我信你不是個會毫無理由亂來的人,不然我早就先跟我哥告狀了。」

「佳芳,你哥那邊我會處理,妳不用擔心。其他的對不起我不能……」

「哈?所以你這樣的意思是我應該直接跟我哥說?我哥這麼相信你,你卻偷拿我衣服,連給個解釋都不願意,如果我哥知道的話他……」

「不是,佳芳你不要衝動……」

「我衝動?哈?我沒直接跟我哥講我才衝動……」

「佳芳!」

 

馮宇翔急了,聲音不禁也大了起來。隔壁桌的兩個女孩被嚇得止住聊天,往他們這邊歪頭看了好幾眼,才又偷偷摸摸轉頭回去。沈佳芳從沒被馮宇翔吼過,在家裡更是沒人吼過她,第一時間不禁嚇得縮了脖子,但幾秒後又想起自己不該是那個心虛的人,心底不禁更怒。

其實沈佳芳被哥哥寵得有點任性,平時倒還好,惹惱她時就不是這麼好打發的了,罵人也不管場合,只管敞開聲音來罵。馮宇翔從沒單獨面對過這樣的沈佳芳,感覺到周圍若有似無的八卦視線時只覺得頭痛,但是一時之間竟想不出解決辦法,只能乖乖坐著被罵。

 

沈佳芳快氣炸了。

因為沈子文難得親近馮宇翔,她也就願意試著把他當哥哥。幾年相處下來,馮宇翔也確實是個好相處的人,漸漸地對沈佳芳來說,他早已不僅僅是最初被哥哥帶回來的客人,而更趨近於家人。她甚至願意接納他搬來跟她和哥哥一起住,在日常中逐漸成為彼此的陪伴者。

然而正是這樣的馮宇翔,卻做出了這樣打她臉的事來。

 

「妳……真的,想知道?」

 

好不容易沈佳芳罵到沙啞,停下來喝飲料休息,馮宇翔才終於鬆口。沈佳芳狠狠瞪著馮宇翔,連回答都不想回答,只一臉「這麼明顯的問題還需要問」的氣憤。她瞪大的那雙眼睛像極了沈子文生氣時的模樣,一瞬間竟令馮宇翔恍神。

 

「怎麼,還需要我求你開口嗎?」

「……妳攝影機還在嗎?」

「你問這個幹嘛?」

「我讓妳直接看好了。」

「哈?你說什麼?」

「過幾天妳找個藉口跟妳哥說一聲,然後住在妳朋友家不要回來。出門時記得把攝影機裝在客廳,找個可以拍到全景的地方。從朋友家回來之後,妳就可以自己看了。」

「嗤,讓我自己看?你是拿我裙子做了多可怕的事情才不敢說……」

「佳芳,不是……」

「我不要住朋友家。我會錄影,我會跟我哥說我要住朋友家,但我要躲在房間裡聽。」

「唉,妳……」

「你不願意我就馬上跟我哥說這件事。反正我有影片證據。」

 

馮宇翔猶豫再三,見沈佳芳態度堅決不肯讓步,才終於鬆口了。沈佳芳現在見到馮宇翔就氣,見達成共識了也就不想多留,馬上俐落的收拾東西就要走人。這幾分鐘間,馮宇翔猶豫再三,才在沈佳芳站起身的時候,又拉住了她的袖子。

 

「佳芳,對不起,想請妳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

「不管妳看到什麼、聽到什麼,不要急著批判。佳芳,希望妳去理解,而不是批判。你哥會難過,我也是。」

 

沈佳芳一頭霧水,什麼批判什麼難過?又關她哥什麼事?本在氣頭上的她想再回嗆馮宇翔要求太多,但他此時的表情太過認真,令人說不出衝腦的氣話。她認真盯著馮宇翔的眼睛好一會兒,才輕輕點點頭回應,並拉開自己的袖子,哼一聲離開咖啡店。

 

「知道了。你記得給我哥帶一杯紅玉拿鐵,他愛喝。」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