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青春浮動(4)

 

美術比賽在即,全班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午休時都會申請到美術教室畫畫。多位美術老師輪流照看,希望能給學生最即時的幫助。選擇畫水墨的人不多,加嚴子甯在內也不過三個,王奕誠索性從人最多、最熱鬧的漫畫組教室移過來陪他。

 

「你這寫的是第幾張了?」

「第二十張。」

「張老都不給過?」

「老師每次都說『可以再琢磨琢磨』。」

「每次都這樣也真是讓人煩躁……」

「沒辦法,書法這種東西一定是一氣呵成寫完一張,斷斷續續寫起來一定不好看,只能一直重來了。」

「那你爸呢?有沒有給什麼建議?你的書法不是他教的嗎?」

「問我爸也沒用,他每次都回答『多寫幾張,總會有好的。』」

「嘖,煩死了。」

 

王奕誠嘴上嘟噥著替嚴子甯抱怨,手下沒有停止動作,緩慢而精細地把自己的漫畫作品加上各種細節。嚴子甯坐在他隔壁,笑了笑把書法紙捲起來放入畫筒。他準備好用具和墨汁後,站起身來,先用清水淡刷一遍背景空白處,接著左手端著碟子、右手拿著排筆在碟子上調淡了墨色,於濕潤的宣紙上刷開一片淡墨。

 

「那你什麼時候能畫完?」

「不知道,每次拿給許老師,他總會要我再加細節,東加加、西加加就是加不完。」

「我覺得挺好的啊,漫畫很多時候就是需要用小細節取勝。」

「那你呢?這張水墨也畫了大半個月了吧?」

「張老師說今天先染完背景,染完明天看效果再說。」

 

王奕誠其實已經畫得差不多了,他來主要是想陪嚴子甯,所以三兩下就把自己的進度解決。畫完他就把調色盤和水彩筆往桌上一放,翹著腳看嚴子甯忙東忙西。

窗外午間的陽光燦爛,微微的風吹起窗簾,他偶爾與嚴子甯閒聊幾句,一個午休就過去了。

 

這種彷彿浪費時間的陪伴,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奢侈。

 

時間很快,他們已經國三了,一邊準備基測、一邊準備美術比賽,壓力比想像中的大。但對王奕誠來說,國三的每一天都是倒數,是離開美術班、也是離開嚴子甯的倒數。

王淑君已經跟王奕誠談過了,她明確表示不希望王奕誠繼續讀美術班,因為在她的觀念裡,念美術未來的路太過狹隘。她希望兒子能考個好一點的高職趕快進入職場,或是進入高中、之後考個國立或名牌私立的大學都可以,就是不要陷在容易餓死的美術科裡面。

王奕誠掙扎了很久,終究是在母親既嚴厲又近乎哀求的眼神中敗下陣來。

 

苦思許久,王奕誠沒有把這個決定告訴嚴子甯。一方面是因為他不知道嚴子甯有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有沒有想過他們之間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為,王奕誠覺得自己太過依賴嚴子甯了。

他喜歡嚴子甯始終在自己視線範圍內的感覺,喜歡畫畫的時候身邊有他陪伴。喜歡他抬頭發現自己又比他高了一點時氣得雙頰鼓起的臉頰,喜歡他肚子餓就找他要東西吃的無賴。

 

這樣下去不行。

凡事都要有個期限。

 

城市國中美術班有個行之有年的規定,就是無論高中有沒有要繼續讀美術班,都要參加高中美術班入學聯合術科測驗,取得一張成績單,那既是對學校這三年美術教育的交代,也是學生對自己的交代。

 

考完術科測驗那天,王奕誠才把這個決定告訴嚴子甯。

 

聯合測驗是全班一起搭遊覽車到外縣市去考試的,在回程的遊覽車上,嚴子甯的少爺脾氣整個被王奕誠逼了出來。他追著王奕誠打,王奕誠則是任他怎麼打都默默承受。全班從來沒有看過王奕誠跟嚴子甯吵過架、甚至是打架,一時間也忘記拉開兩人。

 

「王奕誠,你為什麼、為什麼會……」

「子甯,我……」

「你閉嘴!你欠打!!你怎麼可以這樣自己下決定!!!」

 

嚴子甯尖叫了一聲,又打了好幾下。

最後,同學們還來不及拉開嚴子甯,他自己就先打累了,安靜坐回王奕誠旁邊的位置。此時陳淑芬才剛好搖搖晃晃從遊覽車前走過來車廂後面關心,見場面已經得到控制,也就不太在乎地又走回前面去了。

 

那是嚴子甯和王奕誠冷戰得最久的一次,從術科考試結束開始到第一次基測結束,兩人都沒有再講過話。兩人依舊有肢體上的互動,王奕誠也曾試圖正常與他溝通,但嚴子甯應是一句話都不回。

基測結束時,嚴子甯走出考場第一件事,就是堵王奕誠的路。

 

「我要考城市高中的語文資優班。我要是沒有在城市高中看到你,你就完蛋了。」

 

說完這句話,嚴子甯狠狠瞪了王奕誠一眼就走了,留下他一臉呆愣。

 

又過了好幾個月,匆匆忙忙庸庸碌碌,連畢業典禮和二次基測都匆匆而過。城市高中放榜隔天,城市國中校門口就拉起了大大張的紅布條,上面寫滿了學生姓名與考上的學校,清清楚楚的一張超大榜單。

暑假期間王奕誠騎著腳踏車載嚴子甯路過的時候,還被嚴子甯逼迫著用了畫素很低的數位相機拍了一張合照。然後,他們拜託門口的警衛伯伯幫忙,兩人又合照一張。

 

照片中青春呆傻的笑容被嚴子甯偷偷藏了好多年。

 

還好,即使是吊車尾,王奕誠仍是如願考上了城市高中,和暑假時確定通過鑑定、考上語文資優班的嚴子甯同校不同班。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