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酸甜的梅香在鼻尖縈繞,蘇宇謙在朦朧中睜開惺忪的眼,一時還以為自己身處王府梅林,呆了一會兒,才發現香氣來自屋外。

  他披衣起身,推開窗子,只見院裡的老梅樹花開朵朵,一樹火紅在月光下搖曳,看上去竟有幾分溫柔的味道。

  梅樹下隱約有個身影,定睛一看,才發現是一身紅衫的於宗謹。

  柔韌的黑髮披散在身後,他微微仰頭,閉著眼,似乎在仔細嗅聞那股馥郁花香,一朵寒梅飄落在眉間,他才睜眼,眼中映著月光的盪漾。

  蘇宇謙痴痴地望著這一幕美人賞梅,直到一陣冷風吹來,擔心於宗謹著涼,便走出隔間,抱起那件銀狐大氅尋他去。

 

  「宗謹哥哥,這麼冷的天兒,也不怕凍著了,若是又咳起了可怎麼好。」

  正要將大氅披在於宗謹身上,梅樹旁突然出現一名男子,竟是白日惹禍的蘇宇讓。

  蘇宇謙還來不及反應,就見蘇宇讓快手將於宗謹拖到身邊,架著他脖子的手上握著一把匕首,梅樹的影子印在蘇宇讓身上,更透出一臉陰險。

  「放開他!」蘇宇謙怒吼:「蘇宇讓!你不要命了!」

  蘇宇讓聞言,匕首的刀鋒更貼近於宗謹的肌膚:「別過來!蘇宇謙,我的好弟弟,你可千萬別過來,這匕首沒長眼,不小心把你的宗謹哥哥給捅穿了,可不能怪我啊,哈哈哈……」

  詭異的笑聲襯著蘇宇讓瘋狂的眼神,叫蘇宇謙遲遲不敢動作,只能緊盯著他手中的於宗謹。

  「瞧瞧,於小將軍這皮相,看著哥哥我心都癢起來啦!」

  嘴上不乾不淨,蘇宇讓更一把扯開了於宗謹的前襟,露出玉石般皎潔的胸膛。

  蘇宇謙腦中轟地炸成一片空白,眼前的場景與王府發生的事一模一樣,他最害怕的事,正在發生,想衝上前拚命,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蘇宇讓冷笑一聲,依然將匕首抵得緊緊的,一手把於宗謹的衣衫扯得更凌亂:「如何?鎮日與這美人同吃同住,難道沒想過做點什麼?你若是不懂,哥哥現在就教你!」

  話一說完,蘇宇讓立刻伸手摸上於宗謹的胸口,用力揉捏他的乳尖,在於宗謹倒抽一口氣的瞬間,胸前立刻浮現了殷紅的色澤。

  蘇宇謙不是沒看過於宗謹的身軀,此刻卻覺得頭皮發麻,襠部更是前所未有的緊繃,被眼前殘暴卻艷麗的景象激起了陌生的性慾。

  「過來!」蘇宇讓突然惡狠狠地朝他喊,蘇宇謙也鬼使神差地照作,走向二人。

  蘇宇讓笑出一臉邪佞:「別說哥哥不照顧你,現在就給你個機會,於小將軍這樣的人,可不是誰都能摸上一把的!」

  蘇宇謙渾身發抖,心底吶喊著不能這樣,卻無法自制地伸出手來,眼看自己的手就要撫到於宗謹紅腫的乳尖,蘇宇謙覺得自己下體已經硬得有些疼了,正要停止,卻沒想到於宗謹一個呼吸,將自己的胸膛湊向他指尖,蘇宇謙腦中頓時一片空白,感覺自己似乎尿濕了褲子。

 

  正慌亂著,卻聽見有人不斷喚著他的名字。

  「謙兒、謙兒?醒醒,謙兒!」

  模模糊糊地,蘇宇謙感覺閉著的眼前有些光影晃動,掙扎著張開雙眼,只見於宗謹一臉擔憂地望著他。

  蘇宇謙傻傻地伸手,輕輕摸了於宗謹的臉一把,感覺到滑涼的肌膚,和細微的氣息,這才驚醒,急急坐起。

  「宗謹哥哥,宗謹哥哥!你有沒有怎樣?那蘇宇讓……」

  「蘇宇讓?」於宗謹挑眉看著急切的蘇宇謙:「謙兒,你睡昏頭了?蘇宇讓哪可能出現在這兒?」

  蘇宇謙四下張望,才發現自己好好地睡在隔間床上,原來方才那一切,都只是夢境。

  他鬆了口氣,掀開被子準備起身,卻見於宗謹臉色古怪地盯著被窩,順著他的眼神看去,竟看到身下襠處濕潤,臉登時炸紅起來。

  「這……這……」蘇宇謙簡直想鑽洞跳進去,都十多歲了還尿床,還被自家少爺看見了!

  於宗謹一臉高深莫測,見蘇宇謙臉色尷尬,不知所措,隱約猜到發生了什麼。

  「謙兒,昨兒夜裡作夢了?」

  蘇宇謙尷尬地點頭,隱約想起些畫面,連脖子都紅起來。

  「都這麼大個人了還尿床,讓哥哥見笑了……」

  「呵……」於宗謹心底直想笑,對上蘇宇謙困窘的眼神:「那不是尿,你摸摸就知道了。」

  蘇宇謙這下更亂了手腳,卻本能地聽話伸手去摸,所及之處一片溼滑黏膩,大著膽子湊近鼻尖一聞,還帶著極輕微的麝香氣息。

  「這,這是什麼?」

  於宗謹再次低頭,抿嘴輕笑,而後才開口。

  「你遺精了,謙兒。」

 

  (To be continued...)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