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宗謹及時伸手握住蘇宇謙的手腕,阻止他的行動,蘇宇讓雖出言不遜,但為此在王府起爭執,對王爺而言是大不敬,眼下還不關他們什麼事,沒道理讓蘇宇謙賠進去。

  儘管怒氣當頭,蘇宇謙仍收了手,只是咬著牙根,拳頭在身側握得死緊。

  瞬間爆出的氣場使蘇宇讓注意到他,竟完全不認得是自家小弟:「哪來的小雜種?爺跟於小將軍說話,還有你上前的份?」

  於宗謹見蘇宇謙額上青筋突突地跳,也不打算讓他們相認,只冷冷瞟了蘇宇讓一眼,就要離開暗香亭。

  怎知蘇宇讓像是要挑事似的,硬是擋住去路,在他們面前扒開青兒的衣襟,扯下肚兜,少女雪球兒一般的嬌嫩胸脯就這樣暴露在冷風中。

  青兒費力掙扎著想逃開,還來不及喊,就被蘇宇讓一手摀住口鼻,全然抵不過男人勁道的青兒眼淚立刻掉了下來。

  蘇宇讓顯然對這種事相當熟練,摀住青兒口鼻的手伸了隻手指進青兒口中,威脅道:「膽敢咬舌,爺現在就操死妳!」

  喘不過氣的青兒當場崩潰,原想攀上富商之子,怎知招來這樣的惡人,清白的身子平白被三個男人看過,妥妥地要被打死。

  儘管當即別開了臉,蘇宇謙仍清楚聽見蘇宇讓的淫聲浪語,和青兒微弱的低泣,從未知曉人事的他,隱約知道自家大哥要做什麼,心中既驚又怒,幾乎壓過羞赧。

  沒有多想,他低下眼眸一個箭步竄到蘇宇讓背後,下了狠手就往他後頸砸去,蘇宇讓沒料到他會來上這麼一招,立即暈死過去,和青兒跌成一團。

 

  蘇宇謙腦中一片空白,渾身微微顫抖,不知是驚自己沒忍住對大哥動手,抑或是怒自己竟有這樣惡劣的親人,只站在一邊,眼睛死死地盯著地面。

  於宗謹似乎也沒想到蘇宇謙會動手,畢竟長了蘇宇謙幾歲,想想便冷靜地走向前,看都不看地上二人,伸手要安撫他。

  怎知蘇宇謙像是碰著捕獸夾的小動物,瞬間跳得老遠,一雙眼睛滿是惶恐。

  於宗謹心知他不能接受方才發生的一切,正要開口,卻聽見雜沓的腳步聲朝暗香亭而來。

  沒一會兒,王府的下人帶著總管出現,顯然是被那陣混亂引來的,乍見地上二人,總管心下暗叫不好,王爺邀宴卻出了這等事情,免不了責罰,口中還是盡職地向於宗謹問安。

  「於小將軍,不知是誰人擾您賞梅?小的這就把人帶走。」說著就要僕役去扛人,卻被於宗謹喊住。

  「慢。」

  「於小將軍,這是?」總管不敢造次,連忙詢問。

  「先把男的綁了,找件被子來,再找個嬤嬤看看女的如何了。」

  總管一聽臉色大變,立馬指揮眾人依話辦事,把人抓起來一綁發現不得了,竟是玉商蘇盈家的大公子,被急急召來的嬤嬤才剛把被子掩在青兒身上,要扶她起來,卻突然尖叫著連滾帶爬地向後退。

  眾人嚇得不知所措,往地上一看,全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只見青兒沒被掩住的肌膚青紫一片,全是指印,臉上滿是淚痕與血跡,竟已咬舌自盡,片刻之間,二人發生何事,不言自明。

 

  正在整理現場,賢王爺也急急忙忙趕到,總管隨即附耳將一切敘明,只見王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神色陰沉地望著仍昏迷不醒的蘇宇讓。

  遑論蘇宇讓如何毀了這場賞梅宴,光是欲在王妃最愛的梅林行那苟且之事,就足以讓他死個千百萬遍。

  儘管在他來前就已在梅林四周設下守衛,嚴令不許其他人進,唯恐紙包不住火,在王府發生的這樁醜聞,遲早會燒到整個京城。

  賢王爺自然不會放過始作俑者,立刻派總管至蘇府「請」蘇家老爺到府一敘,還讓僕役盯緊點,不准輕放蘇宇讓。

  作為見證,賢王爺免不了要問問於宗謹二人的說詞,然而蘇宇謙不知是不是真嚇著了,從頭到尾只是站在一旁,也不顧是否失禮,依然別開臉盯著地面,沉默不語。

  於宗謹簡單敘述了事情經過,並向王爺保證,會親自到夏府向外公及表妹說明此事,不讓王爺為難,便帶著蘇宇謙離開紛亂的王府。

 

  (To be continued...)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