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沒多久,燕兒就領著蘇宇謙回來了,見屋內二人面無表情,燕兒不禁有些發毛,偷眼看了蘇宇謙,心說莫不是這小崽子向顏夫子和大少爺告狀了。

  一旁的蘇宇謙則依然乖巧,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隱約感覺到師傅已經跟宗謹哥哥提了燕兒的事,莫名的有點心慌。

  於宗謹先是細細觀察蘇宇謙一身,除了髮絲有些凌亂,手上拎著藥包外,倒沒什麼異狀,隨即轉過眼看向燕兒,眸中淡漠。

  「燕兒。」

  只一句簡單的叫喚,燕兒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少爺饒命!燕兒錯了!」燕兒臉色蒼白,心知欺負蘇宇謙之事已經掩蓋不住,思及過去因犯錯而被遣走的婢女、小廝,忍不住冒出一身冷汗。

  「錯哪兒了?」於宗謹沒有錯過這些細微的動作,淡淡地問。

  燕兒微微顫抖,死盯著地板:「……燕兒不該仗著年紀較長,欺壓侍讀,違了規矩,請……請少爺責罰。」

  於宗謹沒有開口,房裡一片靜默,燕兒沒敢抬頭,依然跪著,感覺陣陣委屈泛上心頭,一時鼻酸眼熱,卻強忍著不敢眨眼,就怕一哭,更惹怒少爺。

 

  良久,腳步聲響起,一雙小小的皂靴停在燕兒前方,背對著她。

  「哥……少爺,燕兒姐姐沒有欺負我。」

  蘇宇謙堅定的語氣讓燕兒猛地抬起頭來,只見他一手拎著藥包,一手捏著衣角,站在自己和少爺中間。

  於宗謹挑眉,似乎也沒料到蘇宇謙會跳出來為燕兒說話。

  「今早夫子領我隨你們出門了。」

  於宗謹此話一出,蘇宇謙衣角上的手捏得更緊,再開口卻還是同一句話。

  「燕兒姊姊,沒有欺負我。」

  於宗謹沒有說話,只牢牢盯著蘇宇謙,彷彿要看穿他一般。

  「燕兒姐姐不是壞人。」蘇宇謙深吸口氣,見前頭二人沒有反對,繼續說了下去。

  「燕兒姐姐就是……有點兒兇罷了,也沒真丟下我呀。是我自個兒怕,怕燕兒姐姐嫌我煩、討厭我,只是看在少爺的面子上才耐著我,沒忍住就問了師傅,對不住燕兒姐姐。」

  說著還有些赧顏,搔了搔頭,求情道:「少爺,您別罰燕兒姐姐了,比起讓哥兒他們,師傅、少爺和燕兒姐姐待我已經太好了……」

  蘇宇謙越說,燕兒的眼睛睜得越大,原以為蘇宇謙會藉機攆走自己,誰知他卻擋在前頭,試圖勸阻少爺的懲罰。

  顏恆和於宗謹同樣沉默,兩人雖知蘇宇謙秉性善良,必定會為燕兒求情,卻沒想過,對蘇宇謙而言,與自己的親兄弟相比,燕兒帶給他的溫情更勝一籌,這蘇府待他,看來比想像中更嚴苛。

 

  想了一會兒,於宗謹終於開口:「罪不致死,但活罪難逃。」

  燕兒聞言再次垂首,這下倒是甘願領罰:「請少爺責罰。」

  「革月銀三個月,以後若是謙兒要上大街去,都由妳負責領路,確保他平安。」

  意料之外的輕罰,讓燕兒鬆了口氣,連忙叩謝少爺。

  接著,面前的蘇宇謙轉身,小小的手朝她伸來,眼底帶著一點暖暖的笑意。

  得到於宗謹的同意後,燕兒才搭著蘇宇謙的手站了起來。

  「燕兒姐姐,可別嫌我煩,謙兒大膽,來到將軍府這些日子,早將燕兒姐姐當作自己真正的姐姐了,兇我、罵我都沒關係,只要姐姐不嫌我煩,我不懂的,姐姐教我,我一定努力學,再不讓姐姐為難。」

  短短一席話,讓燕兒羞愧難當,看著幼小的蘇宇謙,一時情緒複雜,竟是落下淚來。

  蘇宇謙見狀亂了手腳,連忙從袖裡掏出燕兒在街上給他的帕子遞過去。

  燕兒接過帕子又好氣又好笑,自己用手抹了淚,又把帕子推回去。

  看蘇宇謙滿臉茫然,顏恆第一個忍俊不住:「那帕子還沾著你的汗,就拿給女孩兒擦眼淚,這般木訥,將來還怎麼娶媳婦兒?」

  於宗謹也忍不住勾起唇角,笑如花綻,甚是好看。

  蘇宇謙瞧著耳朵都微微紅起來,傻傻地說:「謙兒不娶媳婦兒,願在少爺身邊,當一輩子侍讀。」

  在輕笑中,蘇宇謙只聽見於宗謹最清晰的一句回應。

  「好。」

 

  (To be continued...)

 

 

 

  補艾比索: https://episode.cc/read/shimilycat/my.190211.224856/11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