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始挑戰日更。

 

 

 

  (以下正文)

 

  隔日一早,顏恆藉故支開蘇宇謙,說今兒起晚了,自己的書冊落在房裡,要他前去取來,見蘇宇謙離去,隨即緊閉房門。

  於宗謹見夫子此舉,知是有事要與他說,便端坐起來。

  顏恆回過身道:「謹兒,有些事,為師理當迴避,但我瞧你和謙兒情同兄弟,今日自作主張,想給那孩子討個公道。」

  於宗謹臉色一凝:「夫子請講。」

  顏恆搖頭,拈著美髯:「這事若是從我嘴裡說出來,有失公允,對謙兒恐怕也不好。」頓了一下,顏恆問:「謹兒今日精神不錯,能否出門一趟?」

  於宗謹想了想,點頭應允。

  顏恆估量著時間不多,蘇宇謙就快回到此處,迅速下了決定。

  「一會兒我會要謙兒到大街上的懷生堂去採買藥材,你差燕兒同去,為師帶著你隨後跟上,你自個兒該是能瞧出些端倪。」

  於宗謹聞言便曉得問題出在燕兒身上,眉眼一歛,沉聲道:「燕兒?不過是家生婢,莫非吃了熊心豹子膽?夫子直說無妨,我將軍府向來軍令如山,若是造次,讓她自領軍棍去便是。」

  顏恆嘆氣,心知自家學生骨子裡的剽悍和他爹別無二致,只是平日藏得深,小小年紀就沒幾人能猜透他的心思。

  此次關係的都是身邊人,一個小婢、一個侍讀,看似都是下人,可明眼人誰看不出來孰輕孰重?

  眼前的於宗謹只是囿於病弱,看似溫軟,事實上說一不二,自懂事以來,家裡有那不守規矩的奴僕,被他記住了也不會明說,就溫水煮青蛙般地慣著,哪日犯了大錯,直接要管事拉出去領軍棍的不在話下。

  於宗謹要是精神不錯還會親自盯著,往例有人徇私,打得輕了,他也就瞥一眼身邊的奶嬤嬤,奶嬤嬤立時上前奪了軍棍,當場來頓胖揍,眾人一陣悚然,這才想起,雖然年幼,這孩子可還是於將軍唯一的嫡子,小看不得。

 

  「於小將軍呀。」顏恆思緒瞬息萬變,最後化為一句喟嘆。

  此話一出,於宗謹原本泛著隱隱怒意的氣息頓時消弭,眼神中又漾出少年的靈動通透。

  「學生思慮不周,萬幸有夫子點醒。」

  於宗謹聰慧過人,自然明白為何顏恆突然喚他「於小將軍」。

  顏恆來到將軍府時,於宗謹七歲,正是他第一次使喚奶嬤嬤修理下人、立下威嚴那日,當時阻止這群主僕的就是顏恆。

  他彈起一顆石子,碎了那根軍棍,在眾人惶惑之際,緩步走到於宗謹面前,喚了聲「於小將軍」,問他,法理之外,可容人情?

  七歲的於宗謹不能理解,只是眼神複雜地看著地上那顆石子,顏恆也不催促,只淡淡地說,將來說與你聽。

  後來在顏恆的教導下,於宗謹漸漸了解到,凡事講理並沒有錯,但在不知不覺間,用威權逼迫他人,並非在上位者應有的表現,身為「於小將軍」的他,更該時時警惕自己。

  儘管於宗謹在言談間已經察覺燕兒可能和蘇宇謙有些嫌隙,但僅僅憑著自己的好惡就要責罰燕兒,在未明真相的此刻,不過是一時的情緒發洩,難怪夫子要他親自上街。

 

  剛整理好思緒,門上也響起兩聲輕敲,蘇宇謙推門而入,一臉困惑。

  「沒找著書?」顏恆問,蘇宇謙應是,他才拈著鬍鬚道:「無妨,我回去再找吧,今日給你布置個功課,給你家少爺把個脈,再上懷生堂去,就昨日教予你的藥材配一副藥回來,我看看合不合乎症狀。」

  蘇宇謙點頭,伸手就給於宗謹把脈,只聽他接著說:「讓燕兒帶你上街去吧,就說是我吩咐的,你一個小娃兒去,怕是買不著藥。」

  聽到燕兒的名字,蘇宇謙手下輕微一顫,於宗謹故作沒有察覺的樣子,瞧他眼神透出些許猶豫,偷眼看了顏恆,見顏恆眨了眨眼,這才應下,告退後找燕兒去了。

  直到聽不見蘇宇謙的腳步聲,於宗謹起身更衣,和顏恆出門倒不需要帶侍衛,兩人便衣輕裝,後腳跟著從角門悄悄溜了出去。

 

  (To be continued...)

 

 

 

  補艾比索: https://episode.cc/read/shimilycat/my.190211.224856/9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