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來囉!

 

 

 

  (以下正文)

 

  新年過後,將軍府夫子顏恆也結束了假期,上門教課了。

  於宗謹的臥房結合書房,空間極大,顏恆向來也是直接在此授課,今日一到,見端著空藥碗的燕兒才剛離開,便接著進去。

  只見黃楊木案旁,站著一小童,面生的很,一臉困惑地坐下,小童就奉上一杯冒著熱氣的香茗。

  顏恆接了茶,張口就問:「宗謹,過完年,你倒有了小廝服侍?」

  於宗謹淺笑,示意蘇宇謙站在夫子面前:「非也,宇謙乃我侍讀,是京城玉商蘇盈么子。夫子在上,知我不慣下人服侍,哪裡會有小廝隨侍在側?」

  顏恆點點頭,端詳了好一會兒,撫髯道:「嗯,相貌倒好,天庭飽滿,眉粗鼻高,耳珠圓潤,就是身子單薄了點,好生將養,未來興許是個人才。」

  夫子說的這些,蘇宇謙有聽沒有懂,只是看著夫子仙風道骨的身姿,心中滿滿的都是欽佩,因為……他終於親眼見到真正的夫子啦!

  顏恆又與於宗謹說了些家長裡短的事,便準備開始上課了。

 

  將軍府會聘顏恆為夫子,其實也是一樁奇談。

  顏恆此人年歲不知幾何,看上去似乎介於三十到五十之間,身段頎長,白髮美髯,肌膚卻紅潤光滑,眸光燦燦,十分精神。

  於將軍在兒子三歲那年班師回朝時,偶遇流匪偷襲,一時不察,竟是一箭當胸,雖有鎧甲護身卻隨即落馬,就在於將軍心想莫非要命喪愛駒蹄下之時,一道淺灰色身影在馬蹄底下險險撈起他,救了他一命。

  此人即是顏恆,事後於將軍欲答謝,顏恆卻瀟灑擺手,不留姓名,只道日後將軍府終究得留他一碗飯,於將軍不明所以,正喚人備宴,顏恆卻不知怎地消失了。

  於宗謹七歲那年某日,顏恆來到將軍府前,直要闖入,立時被攔下,他只笑道將軍此刻應在府中,要守衛稟報故人來訪。

  守衛狐疑地尋將軍說去,將軍一聽來報是個白髮灰衣人,迅速要人將他帶入府中,還交代不准讓他跑了。

  後來於將軍和顏恆密談一夜,無人知曉究竟談了些什麼,只知道隔日於宗謹就拜了顏恆為師,顏恆也從此住在將軍府內。

 

  於宗謹天生是塊讀書的料,四書五經早已嫻熟,又因為自己難得出門,對書冊以外的世界相當好奇,顏恆一開講,總讓他忘了時間。

  也不知這顏恆到底是個什麼背景,講述諸子百家活潑生動,吟詠詩詞雜劇優雅動人,張口就能天南地北地談,初次聽課的蘇宇謙起先目瞪口呆,隨後也聽得津津有味,彷彿那些從未見過的風景都一一展現在眼前。

  顏恆一邊說課,一邊也在打量這小娃兒。

  當初他與於將軍密談那夜,就表明那年救下於將軍並非機緣巧合,而是因為與其子有緣,於將軍再問,他卻說天機不可洩漏。

  彼時顏恆問明了於宗謹的生辰八字,就卜算出這孩子福薄,卻會在少年時得貴人相助,若順利與貴人相識,命運將截然不同。

  如今見到蘇宇謙的面相,他幾乎一眼就可以斷定這小男娃就是能影響於宗謹一生的貴人,心中暗想得敲打出他的生辰八字,好好卜上一卦。

 

  用過午膳後,顏恆知於宗謹要略躺會兒,便喚蘇宇謙到黃楊木案前,細細教他如何磨墨、握筆。

  蘇宇謙年幼歸年幼,倒能記清顏恆教導的每個步驟,儘管磨墨時不甚熟練,弄得一手烏漆抹黑,心裡還是生出一股飄飄然的感覺,覺得自己似乎朝著厲害的讀書人更前進了一小步。

  一枝兼豪大楷握在他的小手裡,顯得很困難,但他還是努力維持筆身直立,看著筆尖吸飽了墨就要寫,殊不知甫落筆,一滴濃墨在純白的宣紙間暈染開,嚇得他不知所措。

  顏恆見他慌亂,道:「無妨,不過是初次不熟練,將來多練練就能掌握力道了。」

  蘇宇謙點點頭,看來顏夫子也是個老好人,便接著學下去,一時無話,蘇宇謙侍讀的第一日,就在餘暉下的墨漬中結束了。

 

  (To be continued...)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