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開始在這邊補貼幾篇了www

 

 

 

  (以下正文)

 

  走過彎彎繞繞的迴廊,蘇宇謙忍不住四下張望,儘管放眼都是一片白,將軍府的亭台樓閣仍讓他好奇不已。

  一旁的於宗謹見狀抿著嘴笑了,這小孩兒真是半點富家公子氣都沒有,蘇家對他的刻意疏遠或許也不全是壞處,

  越近膳房,食物香氣隱約傳出,蘇宇謙饞得小肚子都叫起來,又不好意思地偷看於宗謹,見對方似乎沒有聽見,才放下心來,貪婪地吸著空氣中逸散的味道。

  這些小動作,都被身旁的少年一一捕捉,憐他年幼就沒被好好照顧過,又擔心自己的言行會傷他自尊,只好目視前方,故作無事。

 

  二人踏入膳房時,於將軍及將軍夫人已在上座,於宗謹鬆開蘇宇謙的小手,拱手行禮:「爹,娘,恕兒遲來。」

  於將軍應了聲,讓他直起身來,細細看著自家兒郎,雖說蒼白了些,骨架體態倒是頗肖其父,數月未見,又長了個子,看著很是滿意。

  「謹兒入座吧。」

  於將軍令下,於宗謹又是一拱手,上前一步,露出在他身後的小身影。

  「這是何人?」

  家宴出現陌生面孔,看穿著又不是下人,讓於將軍眉頭皺起。

  「將軍,妾身先前曾向您報備,要給謹兒尋個侍讀,這不,今兒才剛來呢。」

  將軍夫人見夫君面色不豫,連忙應道,又使了個眼色讓蘇宇謙上前。

  蘇宇謙頭次面見大將軍這樣的人物,竟是慌了手腳,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應對,扭著衣角上前一步,就沒開口說話。

  於將軍見此樣態,眉頭皺得更深:「哪兒尋來的,這般小家子氣?」

  於宗謹聞言,又見蘇宇謙似是被嚇著了,便代他開了口。

  「這是京城玉商蘇盈之子,名喚蘇宇謙,今年七歲,今日初入府,許是尚未適應,爹莫見怪。」

  「蘇盈?」於將軍迅速在腦海中搜尋起這號人物,「那蘇家有這樣小的孩兒?我記得他家有個兒子與你年紀相仿,怎不尋他來?」

  於宗謹正待開口,話頭卻讓將軍夫人截了去。

  「哎,是妾身給選的,那蘇宇讓是和謹兒同年不錯,只據說成天端著個少爺脾氣,在京城裡欺男霸女的,怎好選這樣的人來?蘇家這么兒雖說年紀尚幼,磨個墨什麼的總還行,也好調教,將軍您看?」

  於將軍聽了夫人這一席話,眉頭散開了些,觀蘇宇謙面容乾淨,大約是個實誠孩子,就是有點退縮,不太自信,便只道好好服侍,將來慢慢教吧。

 

  理論上蘇宇謙的身分若是侍讀,不能與主家同桌進食,但將軍見他年幼,又聞於宗謹略說了些在蘇家的狀況,倒是同意了讓他入座,讓蘇宇謙心中對於將軍的畏懼稍褪去了些。

  待四人落座,一道道精緻菜色便端上桌來,難為在這樣冰天雪地的天氣裡,還都暖口,顯然是掐著點燒的菜。

  蘇宇謙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筷子都不知道往哪裡放,心中惴惴不安,只好小口小口將晶瑩米飯撥進嘴裡。

  才嚼著,一塊冰糖肘子就放進了他碗裡。

  順著看過去,才發現是於宗謹在給他佈菜,蘇宇謙的小臉登時就脹紅了,手足無措地囁嚅道謝。

  於宗謹見狀笑得一臉雲淡風輕:「謝什麼?你年紀小,想吃什麼跟我說,我給你夾就是了。」

  蘇宇謙偷眼瞄了將軍和將軍夫人,見他二人並無異議,視線又轉回來,在於宗謹臉上淺笑和面前的冰糖肘子間徘徊,被於宗謹的視線鼓勵後,才矜持地吃起那塊冰糖肘子。

  醬香濃郁的冰糖肘子立刻讓蘇宇謙口水直流,咬上一口,皮酥肉嫩,鹹甜交融,油脂早已燉化,只有滿口豐腴,配上一口白米飯,簡直就是他吃過最美味的食物了。

  接下來的每一道菜,都由於宗謹的筷子送到他碗裡,翡翠蒸餃、樹子鱸魚、彩絲三鮮……最後的一盅蘿蔔雞湯更是讓他差點連舌頭也吞下去。

  一餐下來,蘇宇謙覺得自己的胃口從來沒有這麼好過,雖然給頻頻為他佈菜的於宗謹添了麻煩,他卻十分滿足。

 

  正當飯菜都被撤下,以為今日晚宴已到尾聲之時,奴婢們端上一小杯熱茶,待四人啜飲完畢,又端上了四個紅豔的瓷碗。

  瓷碗一放好,瞧見碗裡的東西,蘇宇謙頓時鼻尖一酸,眼圈兒都有點紅。

  只見渾圓討喜的元宵浮在碗中,湯底帶著淺淺的金黃,細碎的桂花點綴其中,熱氣蒸騰中漾著桂花蜜的甜香。

  以往在蘇家,唯有除夕那晚他能上桌吃飯,其他時間飯菜都是奴僕送來,年十五往往也是這樣寒冷的天氣,便是有備他一碗元宵,送到房裡也早就冷透了,像這樣冒著熱氣的元宵甜湯,他是見都沒見過一回。

  用力眨眨眼睛,蘇宇謙暗自慶幸白霧為他掩去泛紅的眼眶,拿起湯匙,舀一顆雪白的元宵放進嘴裡。

  桂花暖香撲鼻,元宵軟糯甜蜜,蘇宇謙想,這輩子他都忘不了今晚的這碗甜湯。

 

  (To be continued...)

 

 

 

  有空再來補,目前第一章已經更完了~~~

 

  By,華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