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就先寫了百萬設定集的一部份((掩面

 

 

 

  (以下正文)

 

  言談之間,蘇宇謙已放下戒心,在於宗謹刻意問話之下,確認蘇宇謙不曉得自己已經被爹娘賣了。

  說到蘇宇謙的爹娘,那可是京城裡的奇談。

                     

  蘇家老爺蘇盈約在十年前探得一條玉礦,從中掘出了罕見的羊脂白玉,蘇夫人汪氏娘家原是篆刻舖子,蘇、汪二家一拍即合,蘇盈迅速與汪氏耿如結親,自此躋身京商巨賈。

  然而蘇家之所以名聞遐邇,並非因其生產玉器之精貴,而是蘇盈入京城經商後的一樁樁風流韻事。

  蘇盈與汪耿如的結合實際上就是商業聯姻,汪耿如起初還盼著丈夫是個良人,婚後才恨爹娘為了富貴將她嫁給這頭白眼狼。

  說來蘇盈也算是費盡心機了,挖走汪家師傅之前,對汪耿如可謂濃情蜜意,商家來往不避諱夫人交際,偶爾嗔丈夫兩句,蘇盈就連連討饒,在外也給足夫人面子,看上去很是恩愛。

  成親隔年,汪耿如誕下嫡長子蘇宇讓,來往商賈滿月禮都還沒備妥,蘇盈就抬進了個年輕貌美的妾室。

  京商圈一時譁然。

  蘇盈的所作所為實際上並未出格,嫡長子都有了,娶個妾還真不算什麼,京城裡大老爺們妻妾成群的可不少。

  汪耿如若鬧著不讓進門,平添妒婦名聲,她氣得倒仰,卻無力鬧騰,月子都沒坐滿,只能眼睜睜看著姨娘來她床前奉茶行妾禮。

  但京商圈之所以震驚不已,實在是蘇盈太不給正室面子,相較於過去一年眾所周知的寵妻樣態,如今之舉豈非間接宣告汪耿如只是蘇盈打入京商圈的一枚棋子?

  更讓人咋舌的是,蘇盈並沒有就此消停,有了一個姨娘就有第二個,一年年下來,整個蘇府後院繁花錦簇,蘇老爺一進門,滿院紅袖招。

  汪耿如的怨恨不只一星半點,數度要蘇盈乾脆點休了她,想娶誰就娶誰去,孩子她帶走,不影響蘇家的大好前程,卻一次次被蘇盈敷衍了事,總道逢場作戲,誰知戲如人生。

  那紙休書讓她等了又等,始終沒有等到,依然是名義上的「蘇夫人」。

 

  蘇宇謙的存在,更讓蘇夫人視為蘇盈對她最大的侮辱。

  蘇宇讓出生後數年,蘇盈即便依足規矩在她房內歇息,也從未碰過她,姨娘們零星生了兩三個庶子女,勉強盡了嫡母的責任,聽他們喊大娘總覺刺耳。

  已是心灰意冷,誰知蘇盈某日醉酒,竟闖入房裡強要了她,諷刺的是,過程中喊的名兒她都數不清有幾個。

  大夫診出喜脈後,蘇夫人多次試著用藥打胎,不知怎地連血都沒流半滴,蘇宇謙硬是順產而生。

  這樣的孩子,模樣生得再好,出生後又怎麼可能被善待?

  蘇夫人儘管沒少他一頓飯、一件衣裳,卻不准他喊娘,親生的血脈,只能喊她夫人。

  蘇宇謙曉事後,慢慢懂得爹娘不待見自己,性格乖覺,很會瞧人眼色,服侍他的下人深知家主荒唐,小主子被冷落的狀態看在眼裡,難免覺得怪可憐的,對他倒是真心實意,好歹讓蘇宇謙的童年還能有些暖意。

 

  原本蘇宇謙大概就這樣默默活在蘇家後宅,一生平庸,但他親爹蘇老爺的無恥並沒有極限。

  蘇宇謙今年正式到了該啟蒙的年紀,就蘇家對他的態度,自然不可能為他請夫子,蘇宇謙終歸是貪玩的孩子,在僕人的掩護下,偷偷上街幾趟,沒想到就這樣被將軍夫人委託的牙婆注意到了。

  等查到這眉清目秀的娃兒是蘇家小公子,牙婆心下一喜,這差事可好辦了。

  到了蘇家一番舌燦蓮花,言明將軍府要個男娃兒入府為於大少爺侍讀,蘇老爺經商有道,若能捨個孩子攀上將軍府,未來或許官商兩面飛黃騰達云云。

  這可對了蘇老爺的意,反正小兒子見都沒見過幾面,又是不受寵的汪氏所出,再怎麼說也是個嫡子,嫡子是將軍府侍讀這事兒,說出去還是很好聽的。

  牙婆再灌幾碗迷湯,蘇老爺用僅存的一絲理智問了句,我蘇某好歹是京城出了名的商賈,豈能做出賣子求榮的事兒?

  牙婆道怎麼說賣呢?將軍夫人那兒備的可是紅包不是月銀哪,委屈蘇老爺嫡子當個侍讀,將軍府那兒也很過意不去的,終究是不情之請,蘇老爺若捨不下也無妨云云。

  這下蘇老爺更被哄得找不到北,當即應下,派人讓蘇宇謙收拾收拾,由蘇家僕帶著隨牙婆去了。

 

  幾句話就這樣把嫡子賣了人,蘇家求榮的意圖真是不能再更明顯一點。

 

  (To be continued...)

 

 

 

  想趕快看這對互動的真是抱歉,有些背景不交代清楚我自己都寫不下去啊OTL

 

  By,華 S/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