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快點填完貼新坑啊啊啊~可是又好喜歡這樣慢慢寫,希望能寫得更細膩嗚嗚QQ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絲竹再次起奏,維克多意外地發現這支曲子與當年他第一次登台領舞的音樂極為相似,似乎只是稍微作了點改編。

  仔細看向獻舞祭司,只見勇利隨著音樂扭動結實的腰臀,雙手直伸向天,虔誠祈求,寬大的祭司袍順勢下滑,露出他象牙色的雙臂,飄盪在他身邊。

  舞步剛開始,維克多就發現了,不僅是曲子,連動作都與當年相仿,有著大量的旋轉與跳躍。

  驀然一個單手上舉的燕式步讓維克多眼睛一亮,極盡延展的軀體讓服飾也遮掩不住的好身材若隱若現,顯出勇利結實的窄腰,以及男性少有的飽滿臀部線條。

 

 

 

  維克多的眼睛幾乎無法從勇利身上挪開,每一次寬袖翻飛略遮住他的臉龐或身影,都讓維克多想直接扒掉他身上那件礙事的祭司袍。

  一旁的大祭司與諸臣幾乎都發現了君主熱切的視線,心中惶惶不安,不明白為什麼只是一場獻舞,能引起君主這麼強烈的興趣。

  到了曲目最高潮的樂章,眾祭司環繞著勇利,面對他單膝下跪,只在維克多正前方露出一個缺口。

  從缺口看進去,勇利抬腳勾起面前的竹籃開始旋轉,近於狂亂地越轉越快,最後探手將竹籃中的一堆粉紅玫瑰花瓣向上拋出,並隨著曲子的最後一拍戛然停止動作。

  只見隨舞動氣流飛旋而下的花瓣中,勇利梳好的瀏海稍顯凌亂,微喘著氣,臉色潮紅,左手掌心向上,指尖朝著的方向,竟是維克多所站的位置。

  直到花瓣全數落地,維克多才從那個讓他心動不已的畫面回過神來。

  照原本的禮制,維克多應該宣禮官將賞賜賜予獻舞祭司,禮官卻遲遲等不到指令,亦不敢輕舉妄動。

  接著,只見維克多移動腳步,大祭司正想開口制止,卻反被司禮大臣警告的眼神提醒,這才想起即便是個少年,他仍是至高無上的君主。

 

 

 

  明明近在咫尺,維克多卻覺得自己走了好久,才來到勇利面前。

  勇利斂容站好,右手撫向心口,恭敬地向維克多行禮。

  維克多知道自己應該說句「免禮」或是「平身」,雙脣微啟,卻什麼都說不出口。

  他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仍氣息不穩的黑髮少年,輕輕嘆了口氣,伸手拈起他髮間的花瓣。

  感受到頭上的動靜,勇利輕顫了一下,忍不住抬頭看向四年來都未能仔細端詳的君主。

  明明應該喝斥他的無理,看見勇利濕潤的褐色眼眸、漸脫稚氣的臉龐,以及抽長健壯的身軀,維克多只恨自己身為君主,不能立刻將勇利帶離祭台好好看看他的成長。

  意識到這點,他收回握有花瓣的手,沉聲說:「來人,通通有賞,眾獻舞祭司得休沐日三天、錦織緞二匹,特賜領舞祭司……」他暫停了一下,頗有深意地看了再度低下頭的勇利一眼,「琉清池沐浴一夜。」

  語畢,他虛握拳頭,仔細護著方才的粉色花瓣,不顧四周漸起的窸窣碎語,轉身離開祭台。

 

 

 

  好像第一次寫進展這麼慢的情節,不過有點上癮哈哈XD"

  希望大家喜歡喔~~~

  By,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