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有種這個坑越挖越深的感覺,怎麼會這樣Q A Q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那年祈雨祭怎麼結束的,維克多的印象非常薄弱,卻始終記得那個在銀杏樹下小聲哭泣的男孩。

  他的回憶也就停留在那個畫面,身邊的奧塔別克一聲輕咳,將他喚回現實中──祭台就在眼前了。

  時辰未到,米拉上前來為他整理儀容,一身雲紋純黑錦織禮袍裹著挺拔的身軀,寬闊袖口與襯褲則是酒紅色織緞,金色寬帶搭配暗紅細繩束著他的窄腰,下身蔽膝以金、銀絲線繡出活靈活現的鳳凰出雲,雖處處精緻卻不顯張狂,維克多天生的王者氣息嶄露無遺。

  維克多看似在思索祭典禮儀,藍綠色雙眸卻不時瞟向祭壇,見大祭司與司禮大臣都已經就定位,明知獻舞祭司此刻必定在祭台後方預備,沒有看見熟悉的身影仍讓他心中升起一股焦灼。

 

 

 

  「吾王,吉時已到,請上祭台。」司禮大臣派人到維克多身邊輕聲提醒,隨即躬身請他登上祭台。

  維克多振奮精神,莊嚴肅穆地邁開步伐,只聽一旁禮官覆誦:「吉時已到,奏樂!」

  絲竹樂聲響起,維克多很快就來到祭壇前,實際上他也不需要做什麼,只是象徵性地從禮官手上接過祈雨書,雙手奉與大祭司。

  大祭司恭敬地接過祈雨書,展開卷軸,用古老的語言吟唱著錚國上下的期許,願這分誠心能直達天聽,庇佑錚國風調雨順。

  接著禮官點燃祭壇上的火盆,大祭司闔上卷軸,雙手高捧過頭頂,朝著天邊三拜,隨後將祈雨書丟入火盆中燃燒。

  火光中,維克多聽見禮官宣獻舞祭司上前,眼前的空氣因為高溫而扭曲變形,在這樣的視線中,他終於看見心心念念的身影出現。

 

 

 

  接下今年的領舞祭司,勇利意外地沒有過去那麼緊張,十六歲的他雖是第一次領舞,除去八歲那年的失誤,也已在獻舞之列七年了,對自己的舞技有相當的自信。

  然而此刻他從胃部開始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空洞,類似於飢餓感,卻又截然不同,這樣的感覺蔓延到心口,使他整個人強烈地空虛起來。

  他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那個原因,就站在祭壇後方,雙眸熾熱地望著自己。

  八年了,當初讓他下定決心爭取領舞祭司資格的那個人,如今已站上主祭的位子,再也不會與他共舞,想到這裡,勇利心中劃過一陣尖銳的疼痛。

  但是,睽違四年,他終於又來到維克多……王的面前了,念頭一轉,勇利像是嘗到濃郁花蜜般,默默露出一抹甜笑。

  即便隔著祭壇,維克多也被勇利的笑容深深吸引,他稍稍挪動位置,只為了看清眼前少年的一顰一笑。

  領舞祭司一般與其他獻舞祭司穿著並無太大差異,一身寬大的深藍綠色祭司袍,為了方便行動,內襯墨藍窄袖上衣,下搭純黑束口褲,這樣的裝扮,靜止時垂墜於腿邊,舞動時翻飛於身側,非常好看。

  唯有勇利腰上繫著銀色腰帶,前方放著一個竹籃,顯示出他領舞祭司的身分。

  禮樂靜止後,獻舞祭司依序排列於祭台上,只見勇利重心放在左腳,右腿屈膝向前、足尖點地,雙手交叉環著自己的上臂,褐色瞳眸望向天邊,準備展現苦練許久的祈雨舞。

  「你也長大了呀,」發現勇利一眼都沒有看向自己,維克多嘴角揚起一抹妖豔的笑,輕聲說道:「我等你好久了,勇利。」

 

 

 

  結果這次臉書更得比這裡快,乾脆一次把新的都貼上來了XD"

  By,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