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想寫細一點,所以進展也會慢一些~~~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自從維克多來到神殿,彷彿是一股強勁洋流的注入,一種戰慄的氛圍流竄在小祭司間。

  起初大家顧忌著維克多的身分不敢接近,後來漸漸發現他並沒有端著王儲的架子,比較大膽的人就開始跟他搭話,維克多也來者不拒,總是揚著一抹淺笑,溫文有禮地回應,更是加強眾人對他的好感。

  無論是早課、課程,甚至是休息時間,維克多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人,勇利心中雖然懷著莫名的傾慕,卻無法放膽湊上前去,因此總是在人群外圍偷看他的笑顏,默默聽他溫柔的話語。

  偶爾,勇利來不及收斂自己的目光,會跟維克多試探的眼神接觸,他總是迅速瞥向他處,卻免不去豔紅上頰。

  也因此,其實他並不知道,維克多總是饒富興味地盯著他,慢慢對這個害羞內向的孩子產生好奇。

 

 

 

  這樣的情形並沒有持續太久,新年過後,大祭司宣布祈雨舞的課程正式開始,也因此,貴族子女與神殿祭司更多了交集的機會。

  第一堂舞蹈課,特聘舞師美奈子先是測試眾人的柔軟度、敏捷度等,特別留意了幾個舞蹈天賦較高的孩子,暗自記在心中。

  隨後一個月,都在進行音樂的調整,與基本動作訓練,眾人很快就注意到維克多在這方面簡直是個天才,所有動作只要教過一次,他都能輕易上手,卻沒有因此偷懶,始終專注地練習。

  另一方面,勇利也展現了他異於常人的、對音樂的高感知力,小小年紀的他,就連練習時的每個動作,都彷彿注入滿滿的情感,將祈雨的虔誠表現得十分飽滿,讓美奈子暗自讚嘆這個總待在角落的孩子。

  很快的,第一次篩選來臨,美奈子依據對音樂與動作的熟稔度,挑出十二名晉級,多數貴族子女因為疏於練習,都沒有取得資格,唯有維克多赫然列於隊中,卻沒有人質疑他是因為特權才被選上。

  倒是年紀最小的勇利,當美奈子宣布他在入選名單裡時,四周響起了窸窸窣窣的閒言碎語。

  勇利憋紅了一張小臉,眼中隱約泛著淚光,心中滿是委屈,沉默地走入隊伍中。

  「大家都辛苦了。」維克多清亮的聲音突然響起,勇利抬起頭,看見他淺笑著對眾人說:「相信大家都付出了相當的努力,我們幾個入選,真的是非常幸運呢!」

  說完,維克多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勇利,又迅即轉移視線,接著抬起左手將頰畔的一綹銀髮拂至耳後,再看向瞬間不敢多言的眾人,歪著頭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這人……實在美的太過分了……沒有意識到維克多在為自己說話,勇利只是眨去眼中淚意,看著維克多用絕美的容顏收服在場所有人,內心悸動不已。

 

 

 

  在那之後的舞蹈課,便只剩下十二位候選人開始進行正式的祈雨舞訓練,其他人仍須在旁觀舞,準備在其中有人生病或受傷時得以遞補上去。

  每年的祈雨舞音樂及舞蹈編排都會稍有不同,今年的動作包含了大量的旋轉、跳躍以及肢體的延伸,以求表現出對雨季的渴望。

  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中,勇利發現自己的眼神幾乎離不開維克多,每次旋轉時他飛舞的銀色髮絲總在陽光中閃爍,藍綠色的雙眸總會因為沉浸於舞蹈中稍顯迷離,特別是結束時微啟的雙唇,這些畫面總讓勇利湧起一股莫名的渴望,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勇利沒有注意到的是,當他自己在練習時,也總有一對眸子緊緊追隨著他的舞步,來自嘴上虛應著他人搭話的少年──維克多。

 

 

 

  這個系列感覺要填好久,好想先補新坑((喂

  By,掠影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