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徐文昕直到睡前還真的規規矩矩沒做什麼逾矩的動作。兩人洗完澡、處理完衣服後,就早早躺上了床。

兩人躺得很近,徐文昕其實很想抱著陸玄笙,但又不敢,只好先按兵不動保持著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相望,在黑暗中聊天。

 

「說起來,有件事我一直很想問你。」

「什麼?」

B.S.這個代號的由來。你取這個縮寫當暱稱,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唔,有是有,但是你也要回答我問題,一題換一題,我才要告訴你。」

「我盡量回答吧。你應該不會問什麼奇怪的問題吧……」

「我看起來是那種人嗎?」

 

陸玄笙伸出手,原本想捏徐文昕的臉頰,但胡亂抓一把時抓到的是耳朵,他就順勢捏了捏,很涼。被捏住的徐文昕不但沒有躲,還主動往他那邊靠了靠,讓他更好施力。

 

「那時候我急著寄信給你,這個縮寫是我隨手拼湊的啦。」

「所以其實沒有意義?」

「有,但有點扯,是從我名字的英文拼音變形來的。『玄笙』本來應該縮寫成『S.S』或『X.S』,只是『玄』這個字有『黑』的意思,所以我就改成『Black』的『B』了。」

「……這也繞太大圈!」

「呃,我那時候也沒有想過自己會被你找到啊……」

 

陸玄笙笑了笑,發現徐文昕努力裝沒事地像是要撥開自己摧殘他耳朵的手,卻又在撥開後反手握住了。陸玄笙也沒拆穿他,反而任由他若無其事地往自己貼近。

 

「好,輪到我了。Caspia這個名字有什麼特別的由來嗎?剛開始聽到我還以為是女性的名字,沒想到是個聲音低沉的男性。」

「哈哈,好像沒人問過我名字的由來。其實『Caspia』是一種花。」

「花名?就叫做Caspia?」

「對,淡紫色、花朵小小的很可愛。大一剛進宿舍的時候,我有一個很會做乾燥花束的室友,Caspia是他最喜歡用的襯花跟點綴。因為他總是買這種花,有一次我隨口問了他這種花的花名,他還順便告訴我它的花語是『喜悅』。」

「很小的花?是像矮仙丹那種大小嗎?」

「不是,更小,細細碎碎的,散在空氣中飄浮落下的時候就像紫色的雪花一樣漂亮。那時候的我也沒想到自己可以配音配著麼久,取名的時候只是想著:這麼小、而且總是被當成配角的花,卻想為世界帶來『喜悅』,那麼小小的我,或許也能夠給聽眾帶來喜悅吧?所以就把Caspia拿來用了。」

「噗,沒想到你這麼浪漫。」

「不,我現在想起來,只覺得自己很中二。」

 

不知不覺中,徐文昕跟陸玄笙已經是兩隻手臂緊緊相貼、兩手緊握著的距離。徐文昕的體溫似乎天生比較高,熱熱的觸感在高度緊張的神經之下被放大,陸玄笙只覺得自己似乎是一隻正在朝火堆接近的飛蛾,即將以撲火的姿勢獻祭。

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至少飛蛾跟火焰都沒想過要拒絕。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我想想……啊,那個哄睡跟ASMR之類的東西,怎麼感覺你非常了解?我那時候還真的是被你帶著開了眼界。完全沒想過竟然有這種東西……」

「也不是,可能只是因為比較冷門,所以你才會覺得我寫得不錯。事實上我也是剛開始摸索。」

「就算是冷門的東西,你聽了之後有辦法自己寫,也很厲害啊!其實我每次都覺得你寫的哄睡跟其他劇本風格差很多,就是特別、特別…該怎麼說呢……」

「特別奇怪?」

「不,是特別色…呃…特別誘惑人。」

「你、你明明是想講色情,我聽到了!!」

 

陸玄笙的臉頰害羞得紅了,幸好是在夜色之中,徐文昕暫時看不出來,也沒趁機欺負他。陸玄笙想著反正兩人已經非常貼近了,習慣了黑暗的眼睛已經能看見模糊的物體,於是他也不想忍耐,側過身體、伸手就是捏住徐文昕的兩邊臉頰,用力往左右拉。

只是忙著懲戒愛人的陸玄笙竟沒有發現,徐文昕此時正悄悄伸長了手臂,默默也側過身子讓壓在下方的手臂繞過陸玄笙的背後,慢慢將他環入自己懷中。

 

「窩搓惹…痛、痛痛……」

「哼哼!」

「所、所以你到底為什麼對這些東西這麼有興趣?」

「其實,哄睡跟ASMR是我不小心找到的東西。」

「找到?」

「我…其實,在遇到你的聲音之前,有一點睡眠障礙。」

「咦?」

「說嚴重其實也還好,畢竟也不是長時間這樣,只是每隔一陣子偶發的。發作時我會莫名無法入睡,或是睡眠極淺、睡不到幾個小時就會驚醒一次。我也看過醫生,但醫生每次都告訴我這是壓力太大導致,看的次數多了,醫生也只會給我安眠藥。但我不想吃藥,我很怕自己會依賴藥物。」

「現在還會這樣嗎?要不要換個醫生試試看?睡不著固然傷身體,可是吃藥也傷身體啊!」

「不用緊張,雖然偶爾還是會,但是我找到方法可以讓自己提高睡得好的機率了,就是……」

「……聽哄睡跟ASMR?」

「嗯。我在搜尋助眠方法的時候,先是找到了ASMR,後來才找到哄睡。ASMR在國外很流行,所以影片非常多,我變著花樣也聽了好一陣子。不過,偶爾還是會希望有人聲,我就試著找了找,才發現有所謂的『哄睡』,竟然還有中文影片。」

「啊,我搜尋的時候好像也有看到,我記得中文哄睡在Youtube上面的幾乎都是中國那邊的網友錄的,B站的話就更多了。」

「對,可以聽懂雖然開心,但是那各式各樣的口音跟良莠不齊的品質讓我非常困擾……幸好之後遇到了你,而你也願意演出我的劇本,簡直就是為我量身定做。」

「原來一直以來你都是假公濟私啊,B.S.先生?」

「你、你不也跟我狼狽為奸嗎?怪我囉?」

「不不不,怪我助紂為虐好了……所以,聽著我的哄睡,你有沒有睡得比較好?」

「有,我睡得很好。」

「包含〈懲罰你的男友〉?」

 

或許是在黑暗的遮掩下特別忍不住情緒,此時的陸玄笙施展暴力特別順手,他被噎了一下,抬手就往徐文昕胸膛招呼。但也是這一下讓他發現,此時的他已經被徐文昕環在懷中,只要輕輕往前、額頭就會碰到他的胸膛。

 

怎麼、怎麼會這麼近?

 

陸玄笙嚇得往後退,但背後被徐文昕輕輕撐著無法逃脫。下意識往前撐的雙手正好抵在徐文昕的胸膛上,劇烈的心跳彷彿透過肌肉與薄薄的衣服擊打在手掌上,且一下一下變得更加劇烈。

 

「那、那種的,聽了反而、睡、睡不著……」

「為什麼睡不著?嗯?」

「你自己想!哼!」

 

見陸玄笙是真的氣得想推開他,徐文昕連忙摟住人輕哄,末了又用了一個溫柔的深吻轉移他的注意力,好不容易才把人弄得忘了生氣。

能把人哄回來、還抱著睡,他已經很滿足了,只好默默告誡自己此時不應該再多貪心。

 

「你如果這麼喜歡,以後儘管寫劇本讓我唸。只要是你寫的,只要是你喜歡的故事,我都唸給你聽。」

「這麼好呀?」

「對啊,只對你好。只要能讓你好好睡一覺,哄你睡有什麼難的?」

「其實現在這樣我已經很開心了。能聽著你的聲音入睡……」

「說來說去,你還是只喜歡聲音嗎?」

「你呀…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因為聲音好聽,到後來發現,你實在是太好了。溫柔又有才華,努力又認真……」

「這些話我愛聽,你多誇我一點。」

「呿,你這自戀狂……你的聲音簡直就是大型的作弊神器。」

「我承認我作弊,可我作弊只是希望你多愛我一點啊。」

 

大概是愛人懷抱太溫暖了,陸玄笙不但沒有認床或是不習慣的毛病,反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著,像是離不開一張舒服的沙發。反正都已經說開了,在黑暗的庇蔭下,陸玄笙也不介意多說一點自己的想法,給愛人多一點坦承。

 

「其實認識你以來…已經是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最快樂的時光之一了。我不但可以聽你的聲音、睡得好,一直以來喜歡的、努力寫的東西也可以被你念出來給更多人聽見。在此之前,我一直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文字是確確實實被喜歡著的,但如今你卻給了我信心。」

「傻瓜,你願意選擇我,才是我的幸運。」

「哈哈哈哈,我們兩個一直互相恭維,是在商業互吹嗎?真的是蠻好笑的……」

 

徐文昕聽了也忍不住笑,感受到靠著他右肩的陸玄笙輕輕笑著,兩人緊緊相依的之處也依稀傳來陣陣麻癢。陸玄笙身上與自己相同的洗髮精味及沐浴乳味混合著散入他的鼻香,恍惚間竟有兩人已融為一體的錯覺。

 

「啊,對了,玄笙,我可以公布我們兩個在一起了嗎?」

「……為什麼要特地講?」

「我只是、只是想炫耀嘛!」

「這種事情炫耀幹嘛……我不要。」

「那我不發文,只在直播的時候說一句可不可以?」

「……為什麼一定要說?」

「就是,就是上次直播的聽眾有人在問啊,問我追到了你沒……」

「……都你啦,直播就直播,亂扯些什麼!!」

「拜託嘛,就一句,讓聽眾住嘴不要再問我了。不然每次更新,只要是工作人員表單上的編劇寫的是你,下面的留言一定有一半以上都在問我追到你了沒。」

「……只限說一句,而且小帳就算了,不能一路牽扯到我的大帳,不然我就直接ID自殺給你看。好了不聊了,想睡了。」

「啊,還有最後一件事。」

「什麼……」

「我上次惹你生氣的時候,你讓我唸的那個故事,我可以錄成哄睡故事發表嗎?」

「可以…劇本傳給你本來就是給你用的……」

「那我改個名字可以嗎?我覺得有個更適合〈麻雀與稻草人〉的名字。」

「好……」

 

說完這句,陸玄笙翻過身,背靠著徐文昕的胸膛,直接把人當成人肉靠墊,舒服地蹭了蹭。徐文昕猛然吸了口氣,也沒多抱怨,只是抱住愛人的雙手環得更緊了一些。

 

無論是做了夢的還是沉沉睡去的,都一夜好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