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要喝點什麼嗎?」

「呃,不用了,我等下就回……」

「喝果汁好了,你等等,我去倒,順便把該冰的東西整理一下。我電腦沒關,你可以開來玩,我等等就回來。」

「徐文昕,我……」

 

交往少說也有兩個月了,徐文昕沒少往陸玄笙的房子跑,不過徐文昕的房子陸玄笙還真是第一次來。

跟自己租套房的陸玄笙不一樣,徐文昕是和另外三個朋友一起分租家庭式的住家,每個房間都有獨立衛浴,而客廳、廚房跟洗衣間則是大家共用。被強留下來的陸玄笙不太敢動徐文昕的東西,只好左顧右盼觀察起他的房間。

徐文昕看起來是個愛乾淨的人,房間不大,但地板很乾淨,櫃子也沒什麼積灰塵。只是他似乎不喜歡摺衣服,衣服丟得床邊那幾張椅子上都是,也不知道那些是洗過的、還是沒洗過的。他的書桌也收拾得很乾淨,其中一張的桌面上排滿了論文跟研究資料,旁邊地上也疊了一些,另一張桌上則放著電腦、麥克風、耳機跟隔音罩等等的錄音用具,看起來略顯擁擠。

陸玄笙看著好奇,但也不敢亂碰,只是走近了看。視線移到書桌旁的小書櫃,裡放的大多是閒書,靠近一看,陸玄笙還發現了好幾本自己的書,新舊交雜,也不知到底是哪裡弄來的。

 

《久別》就算了,《Rolling in the Deep》跟《瞬吻》這兩本是很早期的書,H多到他當初可是厚著臉皮才寫完的,徐文昕其他本不買、買這幾本幹嘛……

 

此時徐文昕就推門進來了,手上還端著兩杯果汁,走近了把自己弄得臉紅紅的陸玄笙,把杯子放到了書桌上。

 

「怎麼了,臉這麼紅?太悶的話就把窗簾拉開啊……」

「沒、沒事,窗簾拉開會被對面看到的。」

「看到就看到啊,又不是在做什麼不能看的事。還是,你想……」

「你、你閉嘴!」

「陸玄笙,你怎麼就這麼可愛?我就不信你沒想過。」

「徐文昕!」

「寫了那麼多火辣的床戲,你害羞的話怎麼寫啊……」

「啊啊啊啊你、你別說了!」

 

徐文昕大笑著把想摀住他嘴吧的陸玄笙給抓住了,順著他反抗的動作有意無意把人往床邊引,然後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把他往床上一推,伸手搔他癢癢。陸玄笙顯然是個很敏感的人,被徐文昕弄得喘不過氣,笑到岔氣卻又躲不過,只好哀叫著求饒。

見陸玄笙已經被逼得開始用拳頭捶他了,徐文昕才停下動作,只安靜地把人抱在懷裡,讓他喘氣。陸玄笙此時已經是跨坐在徐文心腿上的姿勢,以趴伏的姿勢被徐文昕禁錮在懷中,心跳怎麼樣也慢不下來。

 

「陸玄笙,知道我為什麼要把你帶來我房間嗎?」

「……不就是圖謀不軌嗎?」

「哈哈哈,我承認,但圖謀不軌只是過程,我還是有個核心目標的。」

「什麼目標?」

「都已經約會那麼多次了,這次……我要給你一個完完整整的約會。」

「完完整整是什麼意思?這跟你圖謀不軌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畢竟除了白天的約會,還有晚上的……」

 

後半句徐文昕沒有說完,而是捧著陸玄笙的臉,直接以行動表明。

 

徐文昕的雙唇覆上,輕輕吮著他的,伴隨著牙齒的輕咬,有種細細的、直擊心頭的搔癢感。陸玄笙一愣,靈活的舌頭就順著唇縫鑽了進來,探索著試圖勾住他的舌,那種感覺既癢又害羞,被嚇了一跳的陸玄笙,竟反射性咬了下去。

 

「痛痛痛痛!」

「對、對不起!!沒事吧?」

「你不喜歡嗎……」

「也、也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

「那……我就繼續了?」

 

陸玄笙沒說話,徐文昕看了看他的表情,就坐起來再次抱住了他的腰,仰頭吻上微紅的雙唇。

徐文昕的嘴裡有微微的血腥味,但吞了吞就漸漸淡了,倒是陸玄笙微涼的嘴唇更引他注意,勾起他想讓這雙唇的主人隨著自己一起燃燒的念頭。第一次親吻時只淺嚐即止,這次親吻徐文昕可不滿足於淺嘗,他想深入地、好好地、讓懷中的這個人染上自己的味道。

陸玄笙整個人都是緊繃的,不但雙眼緊閉,雙手緊緊抓著他胸前的衣服不放,且連身體都僵硬了,唯有嘴唇軟軟地任由徐文昕為所欲為。徐文昕放慢嘴下的動作,把陸玄笙的雙手拉到自己頸後環著,空出右手輕輕撫著他的後背,試圖讓他放鬆一點。

 

親吻本該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不該這麼緊繃。

看來以後要多親……

 

等到陸玄笙好不容易整個人都軟了下來,徐文昕的索取才漸漸變得激烈。原本只是漫不經心的舌變得極具攻擊性,緊緊纏著陸玄笙的不放鬆,彷彿想把他拆吃入腹。唇齒相交的曖昧水聲被沉醉其中的腦海放得極大,陸玄笙只覺得自己似是即將被大浪吞沒的魚,卻又甘心沉溺。

徐文昕的雙手也由輕撫變為更加曖昧、也更加用力的撫摸。他嘗試順著陸玄笙的T恤下擺伸進去撫摸他的腰,卻感受到陸玄笙微微的驚嚇與害怕,馬上停下動作,只是安撫似地輕輕摩擦著腰,順勢結束了這一個長長的吻。

突然被放開的陸玄笙愣愣地睜開眼睛,身體癱軟地被徐文昕的雙臂在背後撐著,滿眼濕潤潤的水光,雙唇也是被狠狠蹂躪過的鮮嫩色彩。看他這副模樣,徐文昕滿眼滿心都被泡得極度柔軟,忍不住又輕輕親了一下。

沒想到陸玄笙此時竟開口問了一句。

 

「不、不繼續嗎?」

「繼續什麼?」

「就是、就是,那個……」

 

陸玄笙不敢說,只是扭了扭腰,輕輕蹭了蹭,感受一下徐文昕已經有點衝動的小兄弟。徐文昕被他弄得一把火燒上來,連忙伸手壓住他的腰,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把胸口的惡魔壓下去。

 

「我有時候是真的搞不懂你。」

「什麼?」

「害羞的時候是真的害羞,勾引人的時候也是放得開……」

「我、我只是問問!你不要就算了!!幹嘛、幹嘛這樣……」

「不是啦,不是不想,只是怕一下子把油門踩到底你心臟受不了。」

「欲蓋彌彰。」

「我不急,我們慢慢來,好不好?」

「……哼!」

 

徐文昕笑著抱住陸玄笙,兩人只是靜靜地抱了好一會兒。等兩人的氣息都平緩下來,徐文昕才拍了拍他的背,輕輕地哄。

 

「九點多了,今天睡我這裡,好嗎?」

「咦?可、可是……」

「這麼晚了回去很累的,如果你擔心的話,我可以保證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暫時。」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這個腦子充滿黃色廢料的?」

「真的啦真的啦,真的想幹嘛我剛剛為什麼要停下來……」

「好吧,那跟你借一下衣服,我想洗澡。」

「你先去吧,我找找新的,等一下給你送進去。架子上的洗髮精、沐浴乳都可以用。」

「你的衣服堆真的該整理了……」

「哎呀,好啦……」

 

當浴室門關上,陸玄笙愣愣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突然笑了出來。

 

繼莫名其妙被帶回家之後,陸玄笙又創造了一個成就:莫名其妙留宿。陸玄笙覺得有點荒謬、又有點可笑,忍不住笑著打開了蓮蓬頭。

 

不過感覺還不算壞,應該……沒關係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