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徐文昕的不穩定,明顯到現場所有人都感受得到。

導播皺著眉頭一遍又一遍地喊重來,徐文昕也不惱,只是乖乖地調整再調整,直到通過。和他對戲的許彬信也不敢催他,只是像陪著他練習般一遍又一遍重來。到後來是導播先受不了,喊了其他配音員先錄配角的部份,讓徐文昕好好冷靜一會兒。

董紹光看他狀況不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湊上去關心他。

 

「你怎麼啦?」

「沒事,只是狀態不好。」

 

徐文昕繃著臉,但語氣中帶著愧疚,董紹光知道他這是真的控制不了,只能輕聲安慰他。徐文昕也只是靜靜地聽、靜靜地應聲,乖乖讓她關心。不得不說董紹光這個朋友真的讓人感到很溫暖。

 

「董紹光,問妳件事。」

「嗯?」

「妳當初怎麼就推薦了木言?他說他當初並不想配沈謙又的。」

「咦?他跟你說啦?其實也不是我硬要推薦,只是他的聲線要演溫文儒雅型的攻也不是不行,可《久別》在原著裡不只一次提到林嚴的聲音是低沉霸道的類型啊!他那聲線硬壓下來就不好聽了,太刻意。」

「但他這聲線也不至於是受吧?」

「是沒錯。可是我覺得沈謙又這角色並非一般所認定的那種柔弱受,而是獨立堅強、努力想讓自己活下去,在軟弱的時候又特別惹人疼的聲音。你不覺的,其實他這種中性的聲音挺配的嗎?」

 

董紹光這一說徐文昕就懂了,光說選角這方面她是真的經驗老道,畢竟無論是劇團剛開始的時候、還是自己暫時脫離不管事的那段時間裡,都是董紹光把責任一肩扛的。扛的責任越重,只要能熬過,能力就會越強大。

 

「還有其他原因吧。為什麼……選他?」

「你這遲鈍的傢伙竟然發現了!」

「還真有?」

「呃……我就是,想給他製造點接近你的機會。」

「……為什麼?」

「整個劇團可能就你一個不知道吧?他是你的狂熱粉絲,從剛開始就來就是。他參加考核那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們劇團考核最後不是都會例行有一個自由發言時間嗎?他把那一整段時間都拿來跟你告白了。」

「呃……」

「我就想說這種飛蛾還真少見,一直記到現在,就想說給他個機會,他也真的是好運氣,試音試上了。反正我想說你這把豔火要是看見不喜歡的飛蛾應該會自己拒絕,所以就……嘿嘿。」

「嘿什麼嘿,我好想打妳啊董紹光!」

 

徐文昕咬著牙恨恨地回應,剛想再說些什麼,導播就大聲把他叫了過去。

剩下的全是林嚴跟沈謙又的戲,已經不能再拖了。只要錄完這幾段,《久別》基本就殺青,之後就看後製第一次處理之後有沒有什麼要補的片段,到時候再說。

所以徐文昕跟許彬信的壓力更大了,這關乎眾人是不是需要陪他們兩人一起加班,還是可以逃過一劫。

 

在趙奕君的勸導下,沈謙又約林嚴到家裡談。但因為沈謙又過於緊張,靈機一動決定先把自己灌得半醉,再鼓起勇氣告訴林嚴他的猶豫。誰知道沈謙又一緊張就喝太多,喝得自己控制不住傻笑。

 

〈久別〉第二十四場

標示說明:【場景提示】

     (語境提示)

     (音效提示)

 

【場景:沈謙又家】

【背景音樂:小聲寧靜的音樂】

 

(門鈴聲)

 

沈謙又:來、來了!

 

(腳步聲)

(開門聲)

 

沈謙又:你來啦……(傻笑)

林嚴:嗯,抱歉來晚了,公司會議有點延誤。(疑惑)你怎麼了?笑得有點傻。

沈謙又:(生氣)什麼傻,你才傻!

林嚴:(深呼吸)……你喝酒了?

沈謙又:(開心)對啊!上次你送的,好喝!

林嚴:(無奈)我送你是要你跟我一起喝,你自己喝就算了,怎麼會把自己喝成這樣?

沈謙又:(認真)不行!一定要喝!我有重要的、重要的話,要,跟你說!

林嚴:(哄)好好好,我們先到那裡坐好,你再慢慢說,好不好?

 

(腳步聲)

(在沙發上坐下聲)

 

沈謙又:我好喜歡你啊、林、林嚴,所以我……(停頓,帶點哭腔)我不能、不能騙你。

林嚴:(開心)嗯,你喜歡我。所以你想跟我說的是這個?

沈謙又:(生氣)不是!你不要、不要,打斷我!

林嚴:(哄)好好好,我抱著你,你說。

沈謙又:我,我國中的時候,(停頓)曾經、曾經喜、喜歡過一個坐在隔壁的同學,那時候……

 

……

 

「好,這場過!」

 

林嚴在聽完沈謙又醉話和解釋交織的話語後,被撩到不行的他二話不說先把人抱回房間,直接吃乾抹淨,也就是這之後接的第二十四場。這場戲是劇本中最後一場完完整整的床戲,之前就已經一口氣錄完了,今天只是把前後的劇情部分補上。

中間導播特地停下來,提醒徐文昕跟許彬信要注意一下第二十五場的情緒銜接,也就是完事後的情緒不能太跳脫。然後他給了他們五分鐘調整狀態,就繼續錄下去了。

 

完事後的林嚴抱著沈謙又,開始了他的坦承與告白。

 

〈久別〉第二十五場

標示說明:【場景提示】

     (語境提示)

     (音效提示)

 

【場景:沈謙又房間】

【背景音樂:活潑的音樂】

 

……

沈謙又:(不敢置信)所以、所以說…你……

林嚴:(笑)嗯。

沈謙又:你就是我那個同學?

林嚴:(笑)是啊。

沈謙又:你、你沒騙我?

林嚴:沒有。

沈謙又:(低喃)我是不是酒還沒醒?

林嚴:(低笑)我們這都做了幾次你還沒醒。(靠近右耳)看來是我剛剛不夠賣力啊!

沈謙又:(求饒)夠了夠了,很夠了。

林嚴:嘖。(停頓)早知道那個小笨蛋就是你,我也不用浪費這麼多時間了。

 

……

 

沈謙又:你、你!(羞憤)好好說話,你怎麼又硬了!

林嚴:話都說開了,那……(靠近左耳)我們再來一次吧?

沈謙又:(驚慌)都幾次了你還沒夠?

林嚴:(低笑)和你在一起,多少次都不會夠。

沈謙又:林嚴!

 

(布料摩擦聲)

(打鬧聲漸弱)

 

林嚴:(混響)人們總說,初戀是最美麗的遺憾,我差點就要信以為真了。這麼多年了,幸好我的初戀不是遺憾,而是……

 

(停頓,同時說)

 

沈謙又:(混響)久別重逢。

林嚴:(混響)久別重逢。

 

(背景音樂聲漸小)

(片尾音樂插入)

 

〈久別 END

 

「好,這場過!全部錄完啦,謝謝大家!」

 

隨著導播帶著笑意的話語宣布,全場不禁大聲歡呼。即使是心情不太好的兩位主角,也被感染上了這股愉快的氛圍,輕輕地笑了。

比較活潑的幾個人嚷著要拍照,於是大家趕緊湊在一起拍了張大合照。拍完了大家就各自找人拍照了,兩位主角自然是最受歡迎的,都不用拿出手機,就被人拉來拉去當人形看板。

 

正當徐文昕笑得都快僵掉時,錄音室的門被推開了。當時他正好面對門,所以清楚地看到那兩個走進來的人的模樣。

先走進來的是一個梳著馬尾、帶著黑框眼鏡,滿臉精明幹練的女性,這位徐文昕在開《久別》的說明會時曾經見過,是鹿深老師的責任編輯齊筱娟。她走進來之後,似乎是不滿身後的人拖拖拉拉,便伸手拉了一把,拉進了一個戴著口罩、毛帽和眼鏡、把自己裹得非常嚴實的男人。

徐文昕稍微目測了一下,判斷出這個人大概比自己矮一個頭,動作畏畏縮縮,似乎在害怕什麼,只敢看地板。他往徐文昕這裡瞥了一眼,發現自己被他發現了,趕緊轉過身背對他。

如果是被故意遮掩的正面,徐文昕可能還看不出來,但是他一轉過身去,徐文昕就看出來了。徐文昕二話不說想上前去抓人,沒想到導播比他更快,直接踩著輕快的腳步把兩人拉到了錄音室正中間。

 

「各位、各位安靜一點!這兩位稀客,我來介紹一下。」

 

所有人果真停下動作看向導播和剛進來的兩人。女人維持著得體的微笑,男人則是害羞地縮了縮身體,依舊低垂著眼看向地板。

 

「這位是鹿深老師的責任編輯,齊筱娟,開始錄音之前的說明會大家應該都見過了。至於旁邊這位,就是……《久別》的作者,鹿深老師。」

 

不少人驚呼出聲,小小地引起了一陣騷動,晶亮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扒光男人臉上的偽裝,看透他的廬山真面目。有的人直接衝去找自己的包包,拿了一枝筆、再拿出《久別》的小說,一雙眼睛亮晶晶地看著男人,蓄勢待發,想做什麼非常明顯。

 

只有徐文昕一方面震驚、一方面咬牙生著悶氣,表面上平靜,但內心已經快要爆走了。

 

找了你半天,結果竟然在這種地方遇見你!

 

陸、玄、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