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你們的伯爵紅茶千層還能訂嗎?」

「可以的,請問要多大的?」

「六吋的,奶油少一點,糖多一點。」

「好的。請問哪一天拿?」

「後天……這樣來得及嗎?」

「那天訂單比較多……是有點趕,不過應該是可以的。」

 

陸玄笙詳細記下徐文昕的要求,寫完了再跟他確認一次細節,才把預訂本收起來。

 

「朋友生日,偏偏想吃千層蛋糕……只好用訂的。幸好我記起來你們家有做,不然來不及訂啊!」

「你是熟客了,只要不是前一天來訂,老闆其實都會通融的。」

 

徐文昕倚著櫃檯跟陸玄笙抱怨,那嫌棄的樣子讓他看得想笑。不過陸玄笙深知老闆陳堯的性格,只要他看得上眼,一切都好講話,訂蛋糕更是沒問題。

 

「對了,一直都沒機會跟你聊聊。上次謝謝你了,我那朋友最後決定去錄音了,也順利選上了。」

「啊,那真是太好了!」

 

陸玄笙的笑容非常真誠,眼睛彎成了一個很漂亮的弧度,嘴角也沒有吝嗇地勾起。他的臉本來就比較嫩,蓬鬆的髮型更顯臉小,配上那副大眼鏡,組合起來讓人覺得年紀特別小。

 

很難想像,這樣的人手機裡竟然存著他的音檔,而且上次那樣看來是有隨時關注資訊的,似乎是忠實粉絲……

 

徐文昕被他笑軟了心腸,想了想,決定透露一點小祕密給這個疑似是自己粉絲的人。

 

「我的朋友,他的網名叫做『Caspia』。我想你應該知道。」

 

徐文昕一邊說一邊觀察陸玄笙的表情,見他愣了一下,一臉「你怎麼知道」的表情且噎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逗得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之前你手機掉在我座位上的時候,手機偶然亮起,我就看到音檔的名字了。那是我朋友的作品,〈王子與騎士〉,對吧?你還有關注他的作品嗎?」

 

陸玄笙動作又是一頓,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整張臉像是喝了酒一樣慢慢紅了起來,配上有點濕漉漉的眼睛,看得徐文昕在內心直呼可愛。

他很害羞地點了點頭,見徐文昕還是笑著,竟是移開了視線不敢看他。

 

媽呀,這個店員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我跟他提過你。他很開心。」

 

徐文昕很滿意地看陸玄笙又把視線移來回來,專注地聽。總覺得他好像抓到了讓他專注的命脈。

 

「對了,最新影片的〈懲罰你的男友〉,你聽了嗎?」

「聽、聽了……」

「那麼,感想呢?」

 

陸玄笙又移開了視線,害羞與忐忑的表情同時浮現在臉上,讓徐文昕的興致越燒越旺。

 

「告訴我嘛,我會告訴Caspia的……」

「我、我很喜歡!」

「還有呢?」

「就、就這樣!拜託不要問了啊啊啊……明明同時有三個劇本可以選,你偏偏挑這本……」

 

羞憤的陸玄笙最後的那句小小聲的低喃徐文昕沒有聽清,他只顧得笑得前仰後翻。終於逼得陸玄笙崩潰的快感讓他心中的小惡魔稍微滿足了一點,可在此同時,他又覺得眼前的情況似曾相識。

這麼好逗,這麼容易崩潰,怎麼跟B.S.有點像……

 

B.S.如果站在他面前,也會這樣整張臉興奮得紅起來嗎?

 

「對了,問你個問題。假如今天有一個跟你互相有好感的網友,對方卻一直拒絕出來見面,你覺得可能有什麼原因?」

「大概是…時間不夠成熟?」

「時間不成熟?」

「你、你就那麼確定人家真的對你有好感?不是演的?」

 

因為被逗弄,陸玄笙的回答有種故意賭氣的味道。沒想到這個回答讓徐文昕明顯一愣,陷入了沉思。陸玄笙這才反省自己是不是說得太直接了,趕緊補救幾句。

 

「我、我剛剛亂說的……畢竟要跟陌生人見面嘛,也許對方只是有點緊張或是被嚇到了,如果你們再熟悉一點,應該還是有機會的。我說的時間不成熟是這個意思,不是要批評你,你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你說得很有道理,是我太急了。說起來,我們加好友的時間也不算久……」

 

成功轉移了徐文昕的注意力,陸玄笙才終於鬆一口氣。他才想繼續說些什麼,就被突然走出廚房的另一個店員叫住了。

 

「小陸!後天晚上你去不去?」

「會是會,可是……真的要去酒吧啊?」

「沒辦法,店長自己挑的啊!壽星最大嘛。」

「好、好吧,我知道了…」

「那後天下班就跟我一起去吧,店長說直接去那邊集合,先這樣。」

「好。」

 

徐文昕被這段對話拉回了神智,聽出來原來後天是店長生日,跟許彬信一樣。

 

「哇,店長生日啊?幫我帶句聲生日快樂吧!」

「好。但是慶祝會竟然辦在酒吧,店長也真是……」

「酒吧怎麼了嗎?」

「唉,我不太能喝酒,容易醉,而且每次都會頭痛……」

「他們會灌你?」

「他們很喜歡灌我,說我臉紅起來很可愛什麼的,真的很過分!」

「喝少一點吧,臉紅代表你不適合喝。」

 

對著生氣的陸玄笙,徐文昕也只能陪著笑,但他忍不住在心裡補充:他們說的沒錯,你臉紅起來真的好可愛。

 

「說起來Caspia最近的作品好像都是在講喝醉的。」

「沒有吧?童話的我記得有兩篇新作,〈小白兔王子〉就很可愛,另一篇〈小狐狸〉還沒弄好,然後女友哄睡的〈作噩夢的女友〉很甜啊,但還有好幾篇沒弄好,也不知道什麼時後才…呃……」

「什麼時候才……什麼?」

 

講一半陸玄笙突然越說越小聲,甚至頓住了,僵硬地看向面露疑惑的徐文昕。徐文昕本來順順地聽,突然聽到了有點奇怪、而且陸玄笙還突然支支吾吾的地方,眼睛一下子銳利了起來,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

 

……等等,陸玄笙為什麼知道我還有一部童話向的作品跟好幾部哄睡向的作品沒有發佈?

 

「你剛剛說什麼?」

「我……」

 

突然一陣清脆的鈴聲響起,陸玄笙反射性地轉過頭說「歡迎光臨」。眼角瞥到有一組好幾人的客人推門進來,他逃也似地轉身背對徐文昕迎上前去,好一陣手忙腳亂地服務。

徐文昕左等右等、等不到陸玄笙回來,他看了看手錶,他也差不多該趕去上課了,只好識相地跟陸玄笙道別。在離開前他還是忍不住手癢從後方拍了拍陸玄笙的頭,趁人愣住的時候趕緊轉身離開。

 

真的好可愛。

不過,有點在意他最後的那幾句話……下次一定要問清楚。

 

難道……他跟B.S.有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