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在艾比索更了幾章都忘記回來補((掩面

  後來把第一章的標題統一改成〈元宵〉了,特此公告。

 

 

 

  (以下正文)

 

  於宗謹聞聲歛了笑意,咳了兩聲後道:「進來。」

  來人輕巧推開了門,是個二八年華的婢子,面容清秀,名喚燕兒。

  燕兒一進門,只站在門邊通報:「大少爺,將軍回來了,夫人傳話,說今兒是元宵,讓大少爺到前廳用元宵,還請蘇公子也一道。」

  於宗謹點頭,瞅了眼蘇宇謙身上的衣服,顯然蘇府對他的一切都不上心,衣角磨損未補,讓外人瞧見都不會相信是蘇家小公子。

  「知道了,妳服侍蘇公子更衣,就取我幼時的衣服吧,挑件喜氣的。」

  燕兒應下後,隨即轉身尋衣服去,順手掩上了門。

  於宗謹似乎鬆了口氣,拉回視線看見床側的蘇宇謙一臉侷促,心思一轉,立刻明白他心裡芥蒂。

  「宇謙,哥哥喚你謙兒可好?」

  蘇宇謙點點頭,兩手不斷撫著袖口,心想這已經是自個兒最好的一套衣服,卻還是太顯舊了點。

  「謙兒,你莫怪哥哥,實在是今日元宵,仍在年間,我爹又千里迢迢回京,洗塵宴是不可免的,弄得喜氣點,也才不會顯得我病懨懨的,得煩你配合了。」

  於宗謹一席話說得溫婉,蘇宇謙大概也明白他是不願自己多想,便赧然笑了。

  「宗謹哥哥,怎麼能怪你呢?是我自己貪玩,衣服破了也不知道要補,讓哥哥見笑了……謝謝哥哥。」

  於宗謹一聽,知道是個懂事的孩子,又招他到床前坐,摸了摸頭。

  不一會兒,燕兒捧著一襲朱紅儒袍進來,幫著蘇宇謙更衣。

  雖說是舊衣,但維持得很好,顏色還新燦燦的,布料柔軟,穿在身上很是舒服。

 

  穿好後,燕兒理了理他的領口,輕聲道:「還真剛好呢,少爺六、七歲時,可愛穿這套了,就沒捨得丟,今兒個倒讓你穿上了。」

  她似乎還想多說兩句,卻聽於宗謹清了清喉嚨,連忙止住:「哎,不說了,都怪我多嘴,再說下去少爺可饒不了我。」

  蘇宇謙聞言很是困惑,宗謹哥哥看上去就是個溫和的好人,還能對燕兒姐姐怎麼著?但燕兒沒給他開口的機會,緊接著伺候於宗謹更衣。

  蘇宇謙這才第一次看見於宗謹錦被下的身軀,雖說臉色蒼白,行動倒是自如,站著還比蘇宇謙高上半個身子,原先披著的那件大紅外衫落在床上,換了件胭脂 紅的儒袍,更襯得肌膚雪白,溫文儒雅。

  為了洗塵宴,於宗謹平日披散的長髮現在高高束起,簪上了根羊脂白玉簪,通體瑩潤透白,端的是風流倜儻。

  臨出門前,燕兒取來銀狐大氅給他披上,著裝完畢,少年的淺笑在紅白交錯間展開,宛如冬梅,暗香浮動。

  蘇宇謙只能傻傻地看著他,覺得這或許就是他一輩子能見到最好看的人了,一時竟拉不開視線,小臉兒都有些紅。

  於宗謹自知容貌過人,只沒想過蘇宇謙竟看得發愣,便朝著他伸出一隻手。

  燕兒見狀遞上暖手的手爐,怎知於宗謹搖搖頭,招了蘇宇謙上前。

  「來。」

  蘇宇謙乖巧上前,卻見於宗謹手仍伸在那兒,有些困惑。

  於宗謹低頭笑笑,就去拉他的手,牢牢牽著。

  「跟好,初來乍到,可別丟了。」

  蘇宇謙略掙了下,他會走路後就沒讓人牽著走過,這會兒倒覺得有點兒羞,耳朵都紅了。

  「哥哥手涼,可凍著你了?」

  於宗謹柔聲問道,手卻沒放開,對他嘗試掙脫不以為意,似乎打定主意就是要牽著他走。

  聞言,蘇宇謙才感覺到,即便裹著大氅,於宗謹的大手仍帶有絲絲涼意,和自己掌心的溫暖截然不同,突然就有點心疼。

  「不冷,宗謹哥哥,我手暖,不怕冷。」說著就自己握了握於宗謹的手,試著讓他也暖和一點。

  於宗謹眼中也染起笑意,點頭道好。

  燕兒這才敢開口,道時辰差不多了,請少爺和蘇公子移步,自己落後三步跟著。

  屋外寒風輕、積雪深,於宗謹一走出房間就忍不住咳了幾聲,攏了攏身上大氅,感覺蘇宇謙小手握得更緊,源源不絕的暖意傳來,連心底都洋溢著一股溫柔。

  跟在他們身後的燕兒捧著手爐暗自吃驚,自家少爺什麼個性她可明白得很,別看他柔弱就誤認他性子綿軟,其實向來是個說一不二的主,七歲後就沒讓人近身過,如今竟然主動牽著個娃兒,若不是親眼看見,她是絕不會相信的。

  於宗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讓小婢冷汗涔涔,只是牽著蘇宇謙緩緩步向膳房去了。

 

  (To be continued...)

 

 

 

  有空再來補,目前第一章已經更完了~~~

 

  By,華S/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