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40.

直到年近半百,孫盈才覺得自己昏昏沉沉的腦袋似乎越來越清晰。

某一天早晨醒來,她突然非常、非常想念唐曉元。膽怯卻又嚮往,這股衝動催促她趁著早晨沒人注意,自己一個人開了空浮車出了門,往他所在的療養院前進。

 

她的人生似乎是以唐曉元發生意外為斷點,在此之前她擁有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人生,在此之後依然是,卻已不是她自己一直想望的生活了。

 

身為Omega的人生實在太脆弱。

 

那時孫盈剛失去了標記自己的Alpha Omega的精神與身軀讓她無法控制地崩潰,母親孫媛為了挽回她的健康,不惜一切做了很多殘忍的事情,甚至和唐家撕破臉。她的精神狀況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可以很清楚知道周圍的狀態,不好的時候恍恍惚惚,只能依照本能行事。

 

當母親決定用李哲定威脅唐曉方,她是知道的。

她無法理解AlphaBeta為什麼可以相愛,但她依然關心著從小照顧自己的李哥。他的狀況並不樂觀,孫盈也非常著急,但她越不過母親去做任何決定,只能趁著自己還清醒,隱晦地暗示唐曉方。

唐曉方雖然生氣,卻也不笨。

沒過幾天,管家李聿安就收拾出了孫盈隔壁的房間,入住了一個「唐曉元」,而在醫院裡躺著動彈不得的則是他的弟弟「唐曉方」。聽到的時候,就算她不懂唐曉方和李哲定之間的感情,她也不禁覺得動容。

 

那之後,李哲定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才終於把身體養得稍微好一點。而當李哲定回到了孫家大宅,他就此戴上了一雙白色的手套,別上了孫家實習管家的銀色別針,只會恭敬地稱呼她「小姐」,待她掌權之後,他便接過父親的管家金色別針與責任,稱呼她「夫人」。過往那個溫柔親切的大哥,再也不復存在。

而唐曉方不再是丈夫口中那個活潑聰慧、偶爾愛耍些小聰明的弟弟,也不再是她偶然看見的那個、對李哲定深情執著的男人。除了完全不碰她之外,他一絲不苟地完成「唐曉元」應有的人生,他穩定地推動「Omega權益修正法案」,好好地讓唐家產業上軌道、培養接班人,協助孫盈學習處理孫家的事業。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意外」,AlphaBetaOmega之間再也沒有任何不該有的交集。

 

時間悠悠地走,當一切塵埃落定,孫家也成功維持了一個完美的AO家庭。

 

生下孫華之後,孫盈的狀態因有Alpha的信息素在身邊而越來越穩定,但她從此再沒踏入唐曉元的病房過。也是直到生下了兒子孫華,孫盈才回過神來,發現身邊最熟悉的人們已完全變了樣。

母親孫媛還是家主時,孫盈被禁止去探望唐曉元的,一來怕她好不容易穩定的心神再度崩潰,二來醫院裡的名義上是她的「小叔」,她沒有理由去看。當她自己接任了家主,時間已經過去了很多年,沒有人可以再約束她,但她卻步不前,完全不敢去打擾那個始終存在她心底深處的「故人」,竟也就再也沒去探望過他。

 

再後來唐曉方在某次代表國家出訪其他星球時,和哥哥唐曉元遭到同樣手法的埋伏。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他並沒有和哥哥樣傷成植物人,而是和保鑣們一起罹難,當場中彈而亡。

從此,再度失去Alpha信息素的孫盈又陷入瘋瘋癲癲的狀態。

 

如今,孫盈已年近半百,兒子孫華也找到了心儀的對象,想要安安穩穩和他過日子,卻對身為母親的她感到畏懼。

其實她並非真的那麼討厭兒子的對象葉綺,只是前半生被母親孫媛控制得太嚴厲,她本就是一個耳根子極軟的人,母親又強勢。從小強迫式的耳濡目染讓她成了一個活在新時代裡的舊人,很多過於傳統和落伍的觀念和反應在精神不穩定的瘋癲之中完全無法控制,暴力的動作無法控制,話語也基本上都是不經過大腦就脫口而出。孫盈也厭惡這樣的自己,但是她完全無法掌握自己時好時壞的狀態。

兒子孫華非常優秀,近幾年孫盈幾乎已將孫家的權力漸漸放給他,在他的經營下,孫家漸漸走得更好。他甚至接手了李哲定一直悄悄維護的唐曉方的實驗團隊,研究出了成功去除標記的方法,本來還打算幫孫盈去除標記,但卻被她拒絕了。

 

她想,就這樣吧,這樣就好。她這一輩子,大概也就這樣了。

 

 

停好車,孫盈走入了療養院,院裡的護士見她左右張望、似有猶豫,便親切地上前詢問。她謝絕了幫助,生澀地找到了隱密的特用電梯,刷個人終端進入,到了被特意隱藏起來的樓層。

整層樓只有三個房間,最後一間的門牌上寫著「唐曉方」。孫盈愣了一下才想起來緣由,猶豫了半晌,才推門而入。

 

早晨的陽光還不太大,透過窗戶斜斜地照進來,撒在地板上一格一格的,有一種樸實的美麗。雖然是單人房,但房間非常寬敞,可因為房間的主人除了床之外幾乎用不到其他家具,房間中因而只剩下床和一個小小的櫃子,再加上兩把椅子而已。

 

唐曉元就這樣安安靜靜躺在床上,彷彿時光從未在他身上留下過痕跡。

 

時間會把人的記憶給越洗越模糊,孫盈在來之前幾乎已經忘記了唐曉元的樣子,卻又在看到他的那一刻馬上確認這就是他。那雙她最愛的深藍眼眸如今再也沒有睜開的機會,眉眼間的清俊依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總在沉睡的關係,她的臉上並沒有多少皺紋,頭髮也沒有染上多少霜華。孫盈痴痴地看了他許久,才想起來要拉張椅子坐下。

孫盈拉起他垂在一旁的左手,輕輕揉了揉他的手掌,雖然肌肉看起來有點萎縮,但明明握起來還是這麼暖。怎麼就再也不能動了呢?她仔仔細細地將眼前這個人看清楚,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她的雙眼不住流連。

 

看著看著,她突然發現唐曉方掛著一條項鍊,但她印象中從來沒有這條項鍊的存在……她伸出手一拉,才發現那條素面的銀鍊上,掛著一個戒指。

 

唐曉元纏綿病榻多年,身上長年穿著病服,赤條條的連一件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沒有。如今孫盈竟發現,並不是完全沒有,唐曉元身上留著的唯一的東西,竟是他們結婚時的婚戒。

 

孫盈突然覺得心臟被狠狠地刺了一下,就像突然被刺破的膿包,一下子爆了開來。

 

那瞬間,她才在恍惚中明白,原來自己不願洗去標記,是因為那是唐曉元在她身上留下的唯一的東西。原來自己撐著過孤獨一人的人生,透過破壞他人生以維持「唐曉元」還存在的假象,是因為她自私地不想讓唐曉元傾盡全力推動的法案化為烏有。

 

她用盡了方法保留他在人世間一切的痕跡與夢想。

這讓她與她身邊的人通通傷得體無完膚,卻又注定不能被世人知曉。

 

她想,就這樣吧,這樣就好。她這一輩子,大概真的就是這樣了。

 

複雜的眼淚流出眼眶,淌下臉龐,滴在她沉默卻永遠溫柔的愛人臉上。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

  今天是我實習的第一天,天啊好混亂QAQ

  不過今天順利結束了,祈禱之後每一天都順利~((合掌

  先這樣~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