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38.

醫生初步判定李哲定的昏迷是由於藥物過敏所造成的信息素紊亂,詳細的情況還在觀察。唐曉方又急又後悔,從醫生來了之後就一直守在床邊,被醫生趕出去之後就拉張椅子坐在房門外,整晚都沒睡。

唐曉方恨不得狠狠打自己巴掌,明知到李哲定不太對勁,怎麼就這樣只顧著發情!

到了上班時間,幕僚來催。唐曉方本來想請假,但這天又有重要的議程無法延誤,他只好留了個人盯著李哲定的狀態,自己紅著一整夜沒休息的眼睛被簇擁著去工作了。

 

可當唐曉方回到家時,卻發現李哲定不見了。

 

李哲定的房間裡空蕩蕩,所有東西都還在,就是最關鍵的那個人不知所蹤。

那瞬間,他的心彷彿被狠狠地捏緊,說不出的恐懼感蔓延上心頭。

 

唐曉方第一時間打給他留在李哲定身邊的人,卻發現電話打不通。他招來了孫家下人問話,但他們不是不清楚狀況、就是閃閃躲躲不敢回應。唐曉方最後找上了管家李聿安,李聿安眼睛紅紅的,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讓他可以去孫媛的書房問問。

唐曉方又驚又怒。他從前非常不屑人們說Alpha的本性就是衝動、暴力,但他現在卻覺得這是真的。這短短時間內發生的事情太多,他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暴躁的情緒。

他怒氣沖沖地上樓,應付性地敲了門之後,唐曉方就開門進入了孫媛的書房。他本想著在上一次的衝突之後大概就不會有機會進來了,沒想到再次進來卻是為了李哲定。

 

真正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房間裡面等著他的不是孫媛,而是孫盈。

 

「……嫂子?」

「曉元哥哥!」

 

孫盈向他跑來,激動地抱住他。唐曉方覺得莫名其妙,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突然抓狂攻擊李哲定的那一幕,下意識將人推開。

 

「嫂子,怎麼是妳?」

「曉元哥哥,你總算回來了。昨天你照顧了曉方哥哥一整夜,我、我好擔心你……」

「嫂子,是我,我是唐曉方,我哥在醫院啊?」

 

孫盈再怎麼糊塗也不曾將他們兄弟倆認錯,唐曉方忍不住皺眉,不太懂孫盈怎麼了,但他也只能忍耐著聽孫盈說話。從孫盈斷斷續續的言語之中,唐曉方終於拼湊出來她到底想說什麼。

孫盈說,孫媛告訴她:「她跟唐曉元蜜月回來後」,就聽見「唐曉方和李哲定出去玩的時候發生意外。」李哲定沒有受太重的傷,正在孫家私人的醫院裡接受治療,但「唐曉方」後腦受傷,目前昏迷不醒。

 

這說的是什麼跟什麼?孫媛到底在想什麼?講這些都是什麼跟什麼?

 

「嫂子,妳怎麼了?妳在說什麼?是妳跟我哥去蜜月的時候發生意外,昏迷不醒的也是我哥,妳難道不記得了?」

「曉元哥哥,我知道你很難過,但逃避也無法改變事實……」

 

孫盈一臉憐憫的看著他,又開始滔滔不絕地說。

她似乎完全把唐曉方錯認成唐曉元,還認為他是得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以才會把自己跟弟弟搞混。她很想要靠近、觸摸「唐曉元」以尋求安慰,但唐曉方一遍又一遍地將她推開。每當唐曉方反駁她,她便會刻意緩下語速,但很堅持地跟他灌輸「你是哥哥唐曉元,不是弟弟唐曉方」的訊息。可孫盈的話語之中卻又會有一些小細節很微妙地搞錯,顛倒混亂的話語讓唐曉方不禁覺得她的精神狀況不太對勁。

唐曉方漸漸感到不耐煩,原本就因各種事情而有些脆弱的思緒也有點被搞得混亂。他想要離開卻又沒有辦法,因為孫家目前只剩下孫盈願意跟他說話,大概也只有她有機會知道李哲定的消息。唐曉方沒辦法,只能一邊口頭應付她,一邊想辦法要套出自己想知道的事。

他試著將話題引導到李哲定身上,但問出來的結果,也只能知道李哲定被孫媛安排到孫家合作的醫院去了,孫盈也沒能見到他。

 

一回神,他發現孫盈又想抓住他的手,只好又一次推開她。但突然間,唐曉方發現孫盈動作隱密地抓著他的手,指向了某個方向,然後就放開了。

 

是監視器。

 

於是他頓了一下,故意露出破綻,右手被孫盈輕拉向另一個方向,又放開。

 

又是監視器。

 

唐曉方一頓,於是順著孫盈的話,問了一句。

 

「好吧,那我們明天先去看一下『曉方』,看完之後繞去看一下李哲定吧?我『弟弟』雖然在昏迷中,但一定也很擔心他……」

「母親說李哥暫時脫離險境了,但是後續手術也可能發生危險,要我們先『管好自己』,李哥自然也能好好的……」

 

房間裡有新裝上的監視器。

孫盈的言詞反覆,偶有漏洞。

 

唐曉方這才仔細看向孫盈,終於發現,其實孫盈的眼底難得地一片清明,那雙與李哲定相似的碧綠眼眸無聲說著哀求,還有一絲絲的憐憫與歉意一閃而過。

 

「曉元哥哥,你都忙了一天了,現在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問問看母親能不能去看曉方哥哥跟李哥好嗎?」孫盈慢慢地、一句一句地說。「曉方哥哥突然發生意外,李哥也受傷,你一定很難過……但是你要好好的,才有幫助他們的可能啊!」

 

從頭到尾,孫盈的說法都是來自「孫媛」。

孫媛說「唐曉元」難過於「唐曉方」發生意外了所以思緒混亂,「唐曉方才是昏迷不醒的」。

李哲定暫時受到照顧,但是「唐曉元」要好好的,他才會好好的。

 

唐曉方突然懂了這對母女到底在玩什麼。

 

噁心與憤怒纏繞著唐曉方,他深深吸了口氣,試圖壓下既憋屈又狂躁的情緒。他無意識地緊捏著自己的拳頭,指甲不知何時已插入了肉裡,留下了一長條的血痕。

 

唐曉方幾乎克制不住自己懊悔的情緒。

是他自己讓李哲定暴露的,是他自己讓李哲定受傷的,是他自己把李哲定推上風尖浪口的……

 

當一滴血輕輕地落在地毯上時,他才下定決心閉上了眼睛。

 

「……好。」

 

他再也無法克制地摔門而出。

 

「很好。」

 

李哲定,拜託你好好的。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一下~

  剛剛看了一下,《方寸之間》已經超過八萬字了,我的天啊.....

  我到底怎麼寫的?((沉思

  然後繼續提醒大家想看什麼《方寸之間》的番外可以留言給我~

  先這樣~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