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35.

孫家大宅的日子仍繼續過著。

 

孫華和葉綺的事情就這麼拖著,有趣的是孫盈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停止了對孫華的追蹤與強迫,安分了好一陣子。李哲定看在眼裡,也沒再多勸,只當孫盈需要一段好好的過渡期來整理她自己。

李哲定依然與孫華保持良好的聯繫,依然時不時生病、然後掙扎著活下去,依然定期接受盧盈雅的檢查。

然後依然和她講一個似乎永遠也講不完的故事。

 

「盈雅啊……如果今天有一管試劑在妳面前,給妳的人告訴妳,那是一管可以改變體質的藥劑。它可以讓妳改變成任何性別,但是副作用卻是未知的。妳會接下它嗎?妳會用它嗎?」

「看要拿來做什麼用吧……我的話,與其說是拿來用在自己身上,我更可能會拿來做成份分析,研究它的組成。」

「哈哈,感覺就是妳會做的事情。」

「那你呢,李叔?你會用嗎?」

「我……我不知道。」

 

李哲定像是想起了什麼,愣了一下,才苦笑著回答。盧盈雅很體貼地注意到了,換了話題。

 

「那故事裡的男子呢?拿到那管試劑了,他喝不喝?」

他本來是不想喝的。拿那管試劑的當下是憑著一股衝動,但是一旦有時間細細思考,他就發現自己做錯事了。那管試劑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又像是浦島太郎的盒子,只要一打開,就注定會是悲劇。」

「但是……他喝了對嗎?為什麼?」

 

李哲定端起茶杯狠狠喝了一口,逃避似地閉上眼睛,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他總覺得那一天就像是一個永遠也醒不來的噩夢,每當他想起來,就會在他眼前重播一遍又一遍,一次比一次剜心。

 

 

那天,不知為何心血來潮親自站在車門外迎接他們的孫盈,就這樣目睹了李哲定和唐曉方的親吻。

 

孫盈一臉不可置信地衝上前推開唐曉方,拉著李哲定要他要給她一個解釋。原本精神狀況就已經不太穩定的孫盈大概是被刺激得狠了,唐曉方竟真被她那一推推得跌倒在地,而李哲定一時也掙脫不開,只能任她大力搖晃拍打。美麗有教養的Omega瞬間突然變身成母夜叉,瞪大著雙眼,尖叫著可怕的言語,用盡全力拉扯著他的身體,似是在對待一個罪大惡極的犯人。

 

李哲定從小到大視如親妹的Omega大吼著噁心、大吼著變態,用恨不得殺死他的目光,恨不殺死他的舉動,在他心上刻下了難以抹滅的傷痕。

李哲定嚇得動彈不得。

 

最後是唐曉方奮力架住了瘋狂的孫盈把她往家裡拖,保鑣們連忙趁機把李哲定護送回房間,才暫時阻止了這場荒謬的衝突。

當所有保鑣退出房間,李哲定便渾身發抖地爬到自己的床上,抱著膝蓋、把自己縮成一球,縮頭烏龜般躲在棉被裡。他揮不去腦海中孫盈尖叫著變態的聲音,揮不去那張和孫媛太太瘋狂起來極為相似的臉,揮不去腦海中突然冒出頭的假設。

 

如果我是Omega,是不是就不會被抓著大叫噁心?是不是就可以理所當然、正大光明地跟唐曉方手牽手?是不是就能自在地和唐曉方親吻?如果、如果我喝下這管藥劑……

 

李哲定因自己突如其來的念頭狠狠顫抖了一下,下意識把自己抱得更緊。

 

李哲定,你為什麼要貪?你知不知道你多想一句,都是貪心的證據?

 

 

想到那時不堪的自己、與自己不堪的念頭,李哲定再也忍受不住地睜開了眼睛,看向安靜望著他的盧盈雅。

 

「因為小姐也發現了他們互相愛戀,因為……」

 

 

唐曉方處理完了孫盈之後,便去找李哲定。但他怎麼敲房門李哲定都不應,幸好他沒有把自己反鎖在房間內,門一推就開了。進房間後唐曉方才發現李哲定不對勁,緊張地掀開了被子,溫柔地擁他入懷,試著安慰他。

恍惚間,李哲定突然聞到了孫盈的信息素。

 

那一瞬間,滿懷的不甘心與妒嫉在他心頭熊熊燃燒。

 

所以在唐曉方轉身進浴室替他揉毛巾、想幫他擦臉時,李哲定拔開了試管的蓋子。

然後喝下了那管碧綠的試劑。

 

李哲定喃喃地回答:「因為嫉妒,因為自卑。」

 

 

 

36.

走出浴室的那一瞬間,唐曉方的五感瞬間像是被大火燃燒一樣,無法控制地受到朝他鋪天蓋地席捲而來Omega信息素影響。

 

是誰!

 

Alpha本能感到亢奮,但他害怕孫盈又再回來鬧,怕會對戀人造成影響,便焦急地在房間中找尋戀人的身影。見到李哲定還好好坐在床上,唐曉方才稍微放下心。

他用力吸了一口氣,敏銳的感官努力辨別味道來源,竟發現Omega信息素的味道是來自李哲定。

 

Omega?李哲定?

但是怎麼可能?李哲定是Beta啊!

 

李哲定看他靠近自己,突然伸長了手臂,拉住了他的衣角。

 

「唐、唐曉方……」

「怎麼回事?你怎麼…這味道……」

「唐曉方,你抱抱我,好不好?」

 

儘管覺得李哲定不太對勁,但唐曉方還是照做了,將他抱個滿懷。

李哲定的體溫有點高,與他緊緊相貼的皮膚可以感受到不太正常的熱度。交頸的姿勢讓唐曉方很容易就能聞到李哲定的氣息,尤其是脖子後方腺體的位置,原本應該有的是淡而無味的Beta信息素,如今卻滿滿的都是Omega甜蜜芬芳的味道。

唐曉方突然明白了李哲定做了什麼。

 

「李哲定,你喝了什麼?」

「我、我……」

「你拿了我實驗室桌上的試劑,對不對?」

 

罪惡感突然爬上心頭,李哲定不敢說話。但唐曉方顯然不願意放過他,非常耐心地一下一下拍著他的背,李哲定沉默了半晌,才小小聲說了「嗯」。

 

「對不起……」

「你體溫不太對,應該是輕微的藥物過敏,我送你去醫院好嗎?」

「不要,我不要去醫院。」

「那我去找醫生過來好不好?你乖……」

「不要!」

「你今天怎麼就這麼任性?身體的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

「唐曉方,我不要醫生,我要你。」

「……你說什麼?」

「我現在是Omega了,雖然是暫時的……你能不能,標記我?」

 

唐曉方愣住了。

李哲定很少有這樣撒嬌請求的姿態,碧綠的雙眸濕漉漉的,略微沙啞的聲音帶著哀求的意味,雙手揪著他胸口的衣服,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在訴說著馴服,沒有一處不是在說著誘惑。

瞬間,唐曉方的Alpha本能蠢蠢欲動。

 

「可是,你的身體……」

「拜託,求你標記我,唐曉方……」

 

李哲定粗魯地勾下唐曉方的脖子,讓他低頭,雙脣用力地吻了上去。唐曉方溫柔地任由他為所欲為,直到他累了,才用舌頭輕輕勾住他的,疼愛地輕輕逗弄。

當唐曉方放開他,原想著他應該能消停一會兒,沒想到李哲定卻急躁得不像原本的他。他仍喘著氣,但他掙扎著坐上了唐曉方的大腿,俐落地開始解他的扣子,還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胸前,示意他也幫他脫。李哲定的氣息不穩,連眼角都紅了,彷彿被狠狠欺負過,殊不知他才是那個欺負人的,把自己的Alpha給引誘得幾乎要化身野獸了,卻又不敢多用一點力,只怕會讓他不舒服。

李哲定這種獻祭似的行為讓唐曉方很困惑,卻又不得不說,這個請求從本能上非常吸引他。李哲定從來沒有這樣請求過他,也沒有這樣任性過,這讓唐曉方有點擔心。但他又想到李哲定剛剛受到了很大的驚嚇,這種請求和偷喝藥劑的行為只怕也是因為此事,便忍不住心軟,決定依他。

 

「那……做完乖乖跟我去看醫生,好嗎?」

 

李哲定已經無法冷靜思考,只能胡亂點頭,一疊聲地答應。

於是在逐漸黏膩的信息素之中,唐曉方對著自己的愛人,逐漸放縱了Alpha的本能。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

     後面不知道有沒有空,所以多趕一些稿~

  然後下一章會是肉,是有點壓抑的肉.......密碼一樣會是:ABO

  最後還是宣傳《方寸之間》番外的小調查,有什麼特別想看的內容可以留言給我~

  以上~((揮手下降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