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33.

李哲定看了看手錶,發現約好的時間快到了,連忙加快速度把手上的工作結束,踩著點敲開了父親的房門。

他身為大管家的父親李聿安一向日理萬機,每當他硬是從行程中抽出一點時間來找他,那必是極為重要的事。然而仍在為了孫盈跟唐曉方煩惱的李哲定完全沒有多餘的腦袋去想,父親到底是為什麼要找自己談話。

 

李哲定完全不記得那天晚上他到底是怎麼把孫盈打發走的,只記得孫盈走了之後唐曉方才現身。他沒說什麼、也沒做任何解釋,只是輕道了聲抱歉,就把李哲定壓在床上狠狠地親。

暴雨般的吻落下時卻很溫柔,唐曉方的唇微涼,顫抖著像在尋求溫暖的小獸,拚命向愛人緊靠,想汲取得來不易的溫暖。李哲定自己心裡也亂,放空著任他在自己的唇齒之間放肆。急促的呼吸比心跳的節奏更快,透過緊貼的胸膛與相容的唾液漸漸合而為一,彷彿天地之間只有這方寸之地是可供療傷的休憩之所。

 

在那一吻之間,李哲定懂了唐曉方的為難。

 

「李哲定。」

「爸。」

 

李聿安一個人坐在空蕩的房間中,抬眼時,瞥過兒子不知何時戴上手的尾戒,眼底閃過了一絲複雜的光芒。

他一向疼愛這個兒子,哪怕是收養的,他也一點不含糊地將他養大。從調皮的童年、漸漸成熟的少年,到大學畢業後趨於穩重的青年,他看過他神采飛揚,他看過他不甘頑抗。無奈身為孫家總管的他違抗不了孫家的一切安排,但他已想辦法給了李哲定他能給的最好。

 

而今,李哲定又踩上了一條危險的線,然而李聿安卻難得對「阻止他」這件事感到猶豫。

 

「戒指?」

「嗯,朋友送的,說是防小人。」

 

李哲定靦腆地笑了,雖然只是微微翹起的嘴角與彎彎的眉,但是眼底的碧綠滿是笑意。

 

「昨天半夜,我要回房的時候,看到曉方少爺……從你的房間走出來。」

 

李聿安一頓,將要脫口而出的話哽在喉嚨。他看見李哲定的笑臉僵住了,迫不及防的一句話讓他來不及武裝好自己,瞬間露出了破綻。

 

「那個戒指,是他送的吧?」

「爸……」

「李哲定,他是Alpha,是唐家的少爺。」

 

李聿安輕聲說著,李哲定卻覺得聽起來比什麼都還重。李哲定覺得自己不該心虛,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

「……在孫盈的婚禮之前。」

「半夜突然開車出去是因為他?前陣子去溫島也是?」

「是。」

「李哲定……你忘記我之前是怎麼跟你說的嗎?」

「爸,我記得,但他不一樣……」

「我還想說你的叛逆期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就結束了,沒想到現在還有這麼個大驚喜。」

 

李哲定不是沒有想過他和唐曉方的事情會有被發現的一天,只是沒想到實際發生的時候,沒有想像中的大罵,卻又比被大罵更讓人難受。

 

他和唐曉方之間,在旁人看來,只是叛逆期的驚鴻一撇嗎?

 

「爸,他很認真,我也是。這不是叛逆期也不是盲目,我是真的喜歡他。」

「兒子,我了解你,你一向很認真。但是他呢?」

「爸,他……」

「那是一個Alpha啊,李哲定。你真的知道這代表了什麼嗎?」

 

李聿安和兒子相似的綠色眼睛裡滿是擔憂,映著李哲定的身影,讓他感到溫暖,卻又隱隱心慌。李哲定知道父親會找他來談話是真的擔心他,所以他並不會因為父親的疑問跟質疑而生氣。

 

「爸,不要擔心,你跟我說過的,我一直記得……」

「……和我說說你們的事吧。」

 

心慌的李哲定在李聿安複雜的目光中,把自己和唐曉方的緣分攤開來,像是童話故事一樣結結巴巴地說。但他沒有想到,在自己心中與唐曉方糾結複雜、千迴百轉的糾纏,卻能在三言兩語之中盡數說完。

李哲定只覺得自己的聲音似乎還在房間中輕輕地響著,如看不見的漣漪,兀自在他自己腦中蕩漾,卻無法撼動父親分毫。

李聿安靜靜的看著他,過了許久,才輕輕嘆了一口氣,終於開口。

 

「李哲定,我今天不是要跟你爭辯、也不是來跟你吵的。」

 

李聿安了解自己的兒子,也知道他在乎自己,所以對於自己的態度感到緊張,卻又笨拙地不知所措。但是這些話他不能不說。無論是出於孫太太給他的壓力,還是出於他自己的關心。

 

「你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就被迫干涉你一次了。你已經長大,有了自己的想法,我無意成為一個控制狂父親,但我還是想再跟你說一次。這之後,無論發生什麼,無論孫太太那裡再怎麼不滿,我都不會再干涉。」

 

孫太太知道了。

李哲定的心中一涼。

 

「李哲定,Alpha身上的所有一切都是與Omega配成套的。信息素、發情期、標記、懷孕……Alpha即使對某個Beta心懷牽掛,可他依舊永遠也不能標記他。李哲定,你真的懂嗎?」

 

李哲定怎麼會不懂?

 

親熱的時候Alpha反覆在頸後的啃咬,如今一點痕跡也無。

Alpha成結的時候緊卡在身體裡,痛完了之後也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試圖在Alpha身上留下任何一點痕跡跟氣味,過不了兩天就會通通消散。

 

李哲定怎麼會不懂?

 

「太太那裡的意思很明白,孫盈不能沒有『唐曉元』,唐家、李家、議會也不能。這裡面的彎彎繞繞,我想我也不必多說。兒子,我知道你相信他,但現在已經不僅僅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了。就連他自己,大概也身不由己了。」

 

李哲定恍惚地想著,那天晚上,唐曉方是那麼用力地在吻他。

唐曉方以為是李哲定在安慰他,然而李哲定隱隱知道,自己其實也在一吻之中傾訴自己的無措。

他以為自己在為唐曉方擔心,其實是在為自己擔心。

 

李哲定突然覺得,自己和唐曉方之間就像是期間限定的商品,時間一到,便注定要成為永遠的秘密。

 

「李哲定,爸爸怕你受傷,怕你到最後什麼都沒有,你明白嗎?」

 

李聿安拉過了兒子的手,愛憐地看著彷彿將要哭出來的他,輕輕拍了拍。

 

李哲定兀自怔愣著。

原來在愛情面前,是需要這樣計較得失的嗎?

能不能有標記、有沒有門當戶對、能不能維持AO的血統、有沒有讓兩方家族更興盛的可能……

在一連串得失裡面,從來就無關乎愛。

 

「我們是Beta啊,兒子,我們是『備胎』。如果我們自己都不在乎自己能握住什麼,又有誰會來幫我們在乎?」

 

那一瞬,在李聿安憐愛又心疼的目光之中,李哲定突然感到萬分狼狽。

 

他才終於明白,原來在自己的心裡,也曾偷偷幻想過和唐曉方的永恆。

 

 

 

 

─────微光碎碎念時間─────

 

  好想趕快把這個故事寫完,但越寫越心痛......

  其實這一系列ABO寫起來,我自己最心疼的就是李哲定。果然寫到心痛的點,我自己就真的是自損一萬滴血呢......

     對了,最近在艾比索受到二維秀小編的邀請,她已經邀請我第二次了,所以我就去開了二維秀。但是我覺得有點詭異的是,發文竟然要審核......這讓我有點疙瘩。總覺得這樣就沒有什麼言論自由了呢......所以我大概會就把那個帳號放著吧((望天

     最後想做個調查,《方寸之間》大家想看什麼番外呢?有什麼特別想看的內容嗎?大家可以開始想想看然後留言給我囉,早一點開始讓大家想應該比較有收穫,這樣有人留言我就可以構思跟考慮了XD

     以上,先這樣~

 

  By,福爾摩君 / 微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蛋蝶
  • 番外的話很想看標記練習的!!!!
    但方寸之間...就算了吧…
    不要再虐了而且虐文損最大的是作者吧
    大大別虐待自己啊w
    就算寫糖也沒比較好
    看完虐的番外突然甜了的話會更虐吧…
    就像一拜天地那樣...(大哭
    (大大知道一拜天地嗎?)

    所以別了吧…
    是說李叔要幫孫華葉綺私奔那段超讓人心疼的...
    感覺就算看標記練習的番外好像也會想到李叔啊啊啊啊要瘋了!!!!

    等等!還有就是
    這篇的時間線是怎麼跳的
    前面孫華出現的時間點跟這邊疑似 回憶 的時間線感覺離超遠啊…
    這麼看來孫華該不會是孫盈跟曉方生的吧
    那這樣我會整個連帶的無法直視標記練習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越想越可怕了...QAQ
  • 沒事,我已經習慣虐待自己了((喂
    《一拜天地》我有聽說過,不過還不敢看XDD

    事實上你要是回頭看《標記練習》應該會有不同的感受喔,會發現一些彩蛋XDDD

    然後這篇的時間軸主要有兩條線,一條是跟《標記練習》差不多的時間點,一條是很久以前和唐曉方糾纏的時間點。兩者有差距,但是又是有關聯的,希望你有看出來XDD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於 2019/02/02 20:48 回覆

  • 蛋蝶
  • 唉唉彩蛋嗎?
    好哦改天我把目前被推坑的看完會再回去的

  • 不用勉強XDDD
    其實就是一些小線索啦,例如其實李哲定與孫盈的某次對話中,就有透露出其實孫華不是孫盈的兒子了XDD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於 2019/02/03 16: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