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32.

 

「李哥!李哥在嗎?」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原本精神高度集中的李哲定嚇得猛然從螢幕前抬起頭,看向房門。門後是孫盈的聲音模模糊糊響起,李哲定沒多想,一邊將螢幕關掉、一邊道了一句請進。

門一開,孫盈突然一改敲門時的著急,沉默地紅著眼眶走進來,還吸了吸鼻子,輕輕關上門。李哲定也沒多問,只讓她在桌邊坐著,起身幫她泡茶去了。

李哲定看她緩慢而失神地喝完了一杯茶,才開口詢問。

 

「怎麼了?遇到什麼事了?」

「李哥,我是不是不夠好?」

「不夠好?」

 

李哲定愣愣地看著孫盈,不太明白她到底在說什麼。

 

「是我不夠好,所以曉元哥哥跟我結婚之後才會受傷……」

「想什麼呢?」

 

李哲定反駁,又為她續了一杯茶,再把一旁的餅乾盤推向她。

 

「誰都不願意發生意外,但是既然意外發生了,就不該把他一味往身上扛。孫盈,我們不是聖人也不會通靈,我們只能盡人事啊!」

「可是,要不是我們結婚,也不會讓那些人有可乘之機……」

「孫盈,不要這樣想。錯的是那些耍手段的人,不是妳。」

「可是、可是……」

 

孫盈的眼淚刷一下流了下來,流過本來就因為各種煩心事而憔悴的臉龐,碎在她緊握在膝頭的雙拳上。

 

「母親說,醫生已經說了,曉元哥哥昏迷的時間太久,醒來的機會非常渺茫…我、我……」

 

李哲定心下一驚,孫媛再怎麼樣也不會對女兒撒謊,也就是說,唐曉元的狀況多半是真的不妙了。

哥哥出這麼大的事,唐曉方他沒事吧……明明眼前是激動哭泣的孫盈,明明還有更應該關心的事,但李哲定還是忍不住分神想到了唐曉方。

 

「夫人是怎麼說的?唐大少的狀況真的這麼……」

「曉、曉元哥哥外傷已經恢復,但腦袋受的撞傷太過複雜,診斷不出癥結點,基本上他要是無法自己清醒,醫生們也無法進一步治療。但這都已經過了快一個月了……」

 

也就是說,唐曉元醒不過來,之後基本就是植物人,沒救了。

這樣一來,暫代哥哥位置的唐曉方怎麼辦?他知道了嗎?他還好嗎?他……

 

李哲定被驚得說不出話來,瞪大著眼睛看著孫盈,還來不及組織語言安慰,滿腦子就都是擔心唐曉方的想法。

 

「然、然後,母親說,我的、我的發情期快到了,不能不想辦法,還有現在的狀況、議會那裡不能沒有人,所以……」孫盈沒有察覺到他的不對勁,自顧自地繼續說出更驚人的內容。

 

「母親說,現在只能讓直接讓曉方哥哥代替曉元哥哥。不管是議會那裡,還是我的……」

 

接下來的話孫盈說不出口,只是哭,可是李哲定就是聽懂了。

唐曉方和唐曉元的信息素一模一樣,李哲定是知道的。

 

李哲定努力握緊自己顫抖的雙手,吞下即將因駭然而脫口而出的髒話,滿腔痠脹疼痛的怒火幾乎要從胸口迸發出來,也一併被他強硬地壓下去。

好不容易,他才艱難地問出口。

 

「那,唐家那裡、唐家二少那裡……怎麼辦?」

「母親說,她有辦法。」

 

當然,孫媛,孫家的太太,永遠都有所謂的「辦法」。就像她能夠毀了一個大學鄰近畢業、研究所已經推甄上,即將在化學的領域中發光發熱的年輕人,將年輕人培養成女兒的管家跟備胎……她一定也充滿自信地覺得自己可以把「女婿」玩轉在掌中。

 

李哲定知道自己的想法很惡毒,但他阻止不了這惡毒的想法在自己心中如野草般蔓延。

 

「但是剛剛我經過書房的時候,聽見曉方哥哥在跟母親吵架……」

 

唐曉方已經知道了!

 

李哲定頓時坐不住,恨不得自己生出一雙翅膀,飛到一定悲怒交加、甚至很有可能衝動做傻事的愛人身旁。

 

但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孫盈完全沒有感受到李哲定忽然變色的表情,她只是依照著過去的習慣,將自己心中的煩心是一樁樁、一件件攤開來細講給李哲定聽,只希望他能給自己一點點支持與安慰。

 

「曉方哥哥不願意,他還說噁心……李哥,是、是不是我不夠好?所以曉方哥哥才不願意……」

 

李哲定驚駭地瞪大眼,在瞬間聽懂了孫盈的潛台詞。

 

孫盈她竟然是願意的!

願意偷天換日,把自己的丈夫,換成丈夫的雙胞胎弟弟!

為什麼?

 

「那唐大少萬一醒過來了呢?還有唐家那邊怎麼辦?」

「母親說、說曉元哥哥醒來了再說,而且現在法案的情況容不得一點風險,我的發情期也是。」孫盈滿眼無助,抬頭一看,總算發現了一向冷靜的李哲定竟明顯不在狀態,只能再度無助地低下頭。她好不容易暫停了一下的眼淚再度成串地落下,砸在大腿上,繼續點點染濕了粉色的裙子。「唐家那裡也已經說好了,現在就剩曉方哥哥……」

 

孫媛到底是怎麼跟孫盈說的?我該怎麼跟孫盈說?唐曉方那邊怎麼辦?這件事情該怎麼辦?

 

一時之間,房間只剩下孫盈啜泣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大量訊息砸得人頭昏眼花,不光是身在局中的孫盈,看似在局外的李哲定思緒也亂如麻,攪得他既噁心又混亂。他拚命想順個清楚,卻越想越成死結。

 

背對著房門而坐的孫盈兀自哭泣著,哭得李哲定也覺得心慌。徬徨之間,李哲定抬起頭,卻正好望見了不知何時開始站在他房門口的人,望進了那雙深藍色眼睛裡。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更新~

  越來越難寫了,天啊我希望自己沒有把故事寫砸((跪

  順便說一下,我最近開了艾比索https://episode.cc/about/yuya835fly,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過去追蹤~我會慢慢把文章移過去的,希望可以增加一些讀者((合掌

  以上,大家端午節快樂,要記得沖沖聽說對身體很好的午時水喔((笑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