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其實是之前日更那陣子的小番外,當時只是突然很想燉肉湯,算 R15 吧,雖然沒什麼情節重點,不過看這篇之後再看九、十章大概會比較清楚。

  停很久的這部最近要回來寫了,雖然真的忙到炸裂,還是希望今年可以補完((笑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維克多最後一年領舞時,錚國國民都知道,這也是他身為王儲最後一次公開演出了。

  勇利也不例外。

  這些年的朝夕相處,雖不敢造次,他仍和維克多培養出一種微妙的似同窗、又似兄弟的情誼。

  這年他十二歲,正是即將轉變為少年的時刻,稚嫩的臉龐逐漸成熟,胖矮的身材也開始抽高,卻仍單純的宛如一張白紙。

  祈雨祭前一天,勇利忙到很晚,拖著疲憊身軀正想去洗澡,卻不慎闖入領舞祭司專屬的浴池。

  是他第一次看見維克多的裸體,柔韌的銀色長髮挽在腦後,瑩白如玉的肌膚在熱水的浸潤下顯出誘人的粉紅色,熱水蜿蜒在修長的肌肉線條上,在水氣氤氳中,宛如出水芙蓉般不容褻瀆。

  但這朵芙蓉花,卻踏出浴池,身上沒有任何遮蔽,緩緩走向太過震驚而鬆手讓衣服掉了一地的勇利。

  不知怎麼地,維克多什麼都沒說,嘴角勾起魅惑的笑容,一把將勇利拖往浴池。

  儘管回神後拼命掙扎,勇利的力氣仍不敵已經快成年的維克多,就這樣穿著祭司袍被拖進熱水中。

  一進入浴池,維克多只說了一句話:「勇利,你覺得我怎麼樣?」

  勇利怔愣著看向高他一顆頭的少年維克多,心中不禁胡思亂想,不知道王儲是否壓力太大發瘋了。

  但他無法否認自己的感覺,只是紅透一張臉輕輕點頭,細聲回答:「……很好。」

  誰知道這個簡單的動作,卻換來狂風暴雨似的侵略。

  維克多猛然將勇利拉向自己,粉潤雙唇覆上勇利的,恣意掠奪,甚至用舌尖撬開勇利的牙關探索。

  勇利整個嚇傻,根本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覺得暈頭轉向,被動地被維克多索討深吻。

  接著維克多將勇利轉過身,抱著他坐進浴池,靈活雙手分別從衣襟與褲襠探入,不斷揉捏仍在發育中的身體,乳尖、下體、粉臀都沒有放過,還細碎地吻著他的頸項。

  勇利根本沒有被這樣對待過,嚇得當場眼眶泛淚,青澀的情潮襲捲了他,讓他掙扎著要維克多放手。

  直到維克多發現勇利真的哭了,才停下自己的動作。

  他深吸了一口氣,低頭在勇利右肩上狠狠落下一個吻痕,又湊近他的耳邊輕聲呢喃:「勇利,我等你。」

  他不知道維克多為什麼突然侵犯他,心中羞愧難當,卻不能否認自己並不討厭維克多的碰觸,這樣矛盾的情況下,只能選擇沒命似地逃走。

  而浴池裡的維克多則訝異於自己的衝動,只是對著勇利逃走的方向,很小聲地覆誦著:「我等你……我等你。」
 

 

 

  真的沒啥重點,之後要出本的時候會把這篇補成比較完整的劇情,不然出現得太突兀了www

  雖然之前有在追文的讀者可能都覺得我棄坑了,不過只是因為個人因素(靈感不對、工作忙)才沒有寫完,大綱還是好好地放在腦子裡喔!

  更新時間就不一定了,畢竟我是個任性的寫手呀((被打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