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29.

年輕氣盛讓人又愛又恨,在李哲定與唐曉方僅剩的兩天假期裡,有一半都被年輕氣盛給浪費在床單上了。李哲定紅著臉摸了摸自己的老腰,隱約還覺得身後那個令人害羞的部位腫脹著發疼,突然覺得或許年輕氣盛的是唐曉方,自己則是一個被逼著做激烈運動的垂暮老人。

 

不過只要想到唐曉方滿足又開心的眉眼,李哲定便忍不住心軟,不忍苛責了。

 

離開溫島時,雖然面上不顯,但李哲定心中覺得捨不得。回到原本生活的軌道,面對忙碌又繁雜的人生,對嘗到放鬆滋味的靈魂來說,實在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痛苦。回程時無論唐曉方怎麼哄,李哲定還是有一點沒精打采的,讓他覺得既好笑又可愛,也就只能抓著人親親抱抱牽了牽手,之後也就隨他去了。

 

但是當他們返抵首都,打開為了度假而全程關機的通訊器時,卻發現未接來電、訊息灌滿了所有的通訊軟體。逼逼作響的各種提示聲讓兩人對看了一眼,愣愣地讓機器跳完,才有辦法仔細看。

李哲定隨手點開,卻發現是孫盈傳來的訊息。李哲定越看心情越沉重,他拉了拉唐曉方的袖子,讓他看自己的通信器。

 

李哥,快點回我訊息啊!出大事了!

有人在我們蜜月的地點埋伏,曉元哥為了保護我受了重傷,現在在加護病房!但是現在也連絡不上曉方哥哥,你有辦法聯絡到他嗎?

 

唐曉方到抽一口氣,急急忙忙開始聯絡寄放空浮車的停車場,取完車後心急如焚地拉著李哲定一路飆車到醫院去。

 

 

到了醫院停車場,唐曉方急急忙忙要下車,被李哲定攔了下來。他也沒有多說,只問他有沒有可以稍微遮住臉的東西,唐曉方便隨手抽了一張面膜似的東西往臉上一貼,那張與唐曉元幾乎一模一樣的俊臉就成了一張平凡無奇的臉。

 

一進到醫院他們才發現,事情比他們想像的還要糟糕許多。

 

許多記者跟攝影機圍在醫院附近待命,雖然明面上是被擋在門外,但還是有不少記者穿著便衣混在醫院裡面張望。幸好路上已經有跟孫家的人聯絡了,他們走的是院方給的隱密路線,安全到達特設的手術房外。

 

「李哥!曉方哥哥!」

 

孫盈的聲音沙啞而顫抖,當她從病房外的等候以上站起來,陪在一旁的孫太太也跟著站了起來。她們身邊站了兩個孫家的護衛,也有兩個唐家的護衛,以及一些唐曉元工作上的得力助手。

 

「我哥怎麼樣了?這到底是怎麼了?」

 

聽到這句話孫盈紅腫的雙眼又掉下了眼淚,仔細一看,她的身上還有不少擦傷,整個人既憔悴又疲倦,看得李哲定忍不住心疼,連忙低聲讓站著的大家坐下來說。

 

蜜月旅行的第五天下午,唐曉元和孫盈到了很有名的古城,入住酒店休息了一下之後,兩人便牽著手到市集聚集的廣場上散步。那時正好是傍晚,市集裡人又多,為了行動方便,他們身邊只有兩個保鑣跟著。逛到市集的一半左右時,孫盈看上了一家店裡的商品,便拉著唐曉元進去了。誰知道孫盈逛到一排衣服前面時,唐曉元卻突然一把將她推到衣服堆裡抱住,接著就想起了好幾聲槍響。

孫盈忍不住尖叫了一聲,之後便努力的縮住身體、把尖叫的欲望吞下,試圖不要造成麻煩。唐曉元抓著時機拉她一路跌跌撞撞上樓,商店只有兩層,二樓上去是一大片露天平台,上面等著兩個蒙著面的歹徒。

兩個保鑣還在樓下斷後,剛剛緊急聯繫的人還沒來,唐曉元只能將孫盈護在身後。對方有槍,樓頂遮蔽物不多,左閃右躲交手了幾回後,唐曉元看準一個方向樓下有緩衝物,便抱著孫盈縱身跳了下去。

 

誰知道對方似乎早有預謀,趁著他倆在空中無法改變方向時,不知從哪裡射出了好幾槍。

 

唐曉方結結實實中了彈,孫盈被他護在懷中,兩人落在樓下商家的帳篷上,壓垮了人家的店鋪。在圍觀路人自主空出來的空間中,緊急連絡的幫手這才趕到,將唐曉元和孫盈救起、緊緊護住。接著就被護送到了安全地方做了急救,然後便一路被護送回首都的醫院了。

 

「現在狀況呢?」

「在當地急救時,診斷出來身上中了三槍,一槍在大腿、一槍在肩膀、還有一槍從後腦擦過射入了左前臂。單純看槍傷的話,傷口都不算嚴重。但是曉元哥跳下樓的時候頭部有受到撞擊,撞擊點在傷口附近,所以、所以現在狀況很難說……」

 

孫盈很清晰地說完,但說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哽咽了。

 

李哲定連忙上前摟住孫盈,低聲安慰。他注意到孫太太和唐曉元的其中一個助手對看了一眼,對唐曉方使了個眼色,三人便沉默地走到稍遠的地方,低聲討論。

 

「知道是誰幹的嗎?」

「二少,我們懷疑是反對Omega權益修正法案的勢力做的,攻擊事件才剛發生,我們這些留守在首都的就接收到新聞消息了。媒體方面也一直有人在帶風向,我們動用了很多關係還是壓不下來,所以記者才會一直在外面等著。但實際上傷到哪裡、傷得多嚴重等等的實際狀況一點都沒有外露。」

「那家裡的人通知了嗎?」

「我打電話通知時,管家親自遞給唐老爺的,老爺一聽嚇得快昏了過去,管家說老爺休息一下就會過來。許多唐家人很積極地在詢問狀況,但管家、孫太太和我們都覺得先壓著不說,等您回來再好好討論該怎麼做。畢竟,要是……」

 

助手沒有說完,但是三人都知道他要說什麼。

 

畢竟,要是唐曉元真的有什麼萬一……唐家本支的人就真的只剩下唐曉方一個了。

 

三人沉默了一會兒,孫太太看了看遠方還在啜泣的女兒,又看了看唐曉元陰沉著的臉色,想了想,才輕輕開口。

 

「曉方啊,我有個提議,或許就現狀來說是最好的,希望你能想一想……或許等唐老爺到了,我們可以再做仔細的討論。」

「伯母,您儘管說沒關係。」

「我記得曉元這孩子曾經提過,你們兩個是雙胞胎,而且是很難得的長得一模一樣、連信息素都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對嗎?」

「是這樣沒錯。」

 

「那麼,只要有一個議員『唐曉元』可以出現在眾人面前,或者至少是『清醒的』,那麼很多事情是不是……就好辦很多?」

 

唐曉方愣了愣,轉頭跟助理互看一眼。

 

可是面對著孫太太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還有那輕描淡寫的語氣,唐曉方一時之間,卻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但又只能沉默著不說出話來。

 

 

 

─────微光碎碎念時間─────

 

  隔上一篇真的很久了,對不起大家((跪

  最近應該可以更一些,希望還有人在看QAQ

  接下來劇情要急轉直下啦,大家準備好喔~((不負責任預告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