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92431_1613150822076028_7673059280343624404_n.jpg

(圖片取自奇幻基地粉絲專頁)

 

許久沒有讀武俠類的小說了,很開心這次能受邀參加奇幻基地舉辦的《有匪1:少年遊》試讀,讓我讀得欲罷不能。

和之前的分享一樣,我的心得帶有一定程度的劇透,請會在意的朋友注意。然後一樣歡迎大家流言跟我交流心得:)

故事大要

《有匪》是一個關於少女成長的故事。周翡是四十八寨寨主的女兒,從小不得出寨門一步,她的世界也不過是母親李瑾容、父親周以棠和寨中前輩們的指導,和跟表兄妹李晟、李妍之間的打鬧比試而已。直到某天,周翡和李晟打賭要渡四十八寨邊的天然屏障——洗墨江時,不小心牽動了江上的殺人機關「牽機」,引出了躲藏著想混入四十八寨送信的少年謝允。周翡和李晟撿回了一命,謝允的信最後也成功越過了盛怒的李瑾容,送到了周以棠的手裡。故人之死讓周以棠選擇離開了四十八寨,原想跟著走的周翡被父親推回了寨內的鐵欄杆內,讓她要好好長大。

父親離開後的三年,周翡天天用殺人機關「牽機」來練功,終於在三年後與李晟一同接受出師測驗。出師後他倆接受了一個尋寨中失蹤的師兄一行人的任務,第一次離開了四十八寨。途中的意外、李晟的離開、黑牢的誤闖、自己人的叛變……周翡開始了她自己的旅途。

勇敢成長,無愧於心

我很喜歡周翡和李晟要接受出師試煉前,長輩馬吉利在唸完十三條門規之後說的話:「我輩中人,無拘無束,不禮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遺臭萬年無妨,但求無愧於天,無愧於地,無愧於己。」這幾乎就是周翡活著的方式。儘管周翡因為第一次出寨而有些生澀,她不識世間繁華、也不辨江湖險惡,身懷功夫卻不懂行走江湖的門道,無所追求卻偏偏被各種意外纏身、與各路豪傑打交道,但她的確在每一次面臨選擇時,都以「讓自己的心安穩」為選擇的基準,我也相信那會是她一直不變的本心。即使周翡因意外困在黑牢,與被軟禁的謝允重逢、並得到他逃離路線的指導時,她也不是只顧自己的逃離,而是到廚房後偷了一圈各式藥物調料幫謝允解毒,和他一起救了一群同樣被囚禁的江湖人。又或者是她在面對外祖父的風流債段九娘時,即使被瘋瘋癲癲的她多次擾亂、甚至傷身,她還是哄騙著想要她跟著自己離開。也許是因為尚未被江湖給浸染,周翡的行事自有一份堅持與自在,這也讓她得到了不少偶然的機遇與成長,而這也是她吸引人的地方。

還有一段我很喜歡的是,李瑾容在傳授周翡「破雪刀」時說的一段話:「山外又有高山,永遠沒有人敢自稱天下第一。但是妳要知道,每一座高山都是爹娘生、肉骨做,都牙牙學語過,每個人的起點都是從怎麼站起來走路開始,誰也比妳不多什麼,沙爍的如今,就是高山的過去,妳的如今,就是我們的過去。阿翡,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間行走的都是凡人,為何你不敢相信自己手中這把刀能無堅不摧?」李瑾容在傳周翡破雪刀的同時,何嘗不是在鍛周翡的心呢?作為一個母親,李瑾容是嚴厲、甚至有時不近人情的,但望女成龍成鳳的嚴厲與對女兒的疼愛必是並存的。李瑾容的愛在一刀一式之間,在每一句嚴厲的訓誡裡,在每一次站在女兒面前的堅強背影中,在她用責任與肩膀為四十八寨提供的撐起的庇護裡。這段話其實是在給周翡定心,她知道周翡的心中除了武術功夫之外便像木頭一樣遲鈍,但也難免擔心她見到外面的高手與江湖之後心生畏懼。於是李瑾容想教給她的是勇敢與無畏,是相信自己的力量。這樣的愛包含在簡單的一句話中,讀來也令人動容。

相識相助,相愛相忘

說起來謝允是一個很有趣的人物。他和周翡相識於「牽機」之難,喜歡動口不愛動手的他和周翡對比倒更像個姑娘。平生練功只練輕功、只求「夠用」,愛和周翡胡亂吐槽對方,和周翡互相是對方的掃把星,卻又能一同成長。我覺得謝允在與周翡重逢時,告訴她自己為她打了一把刀的時候,那種對於「不知何時能再見的知己」的惦念非常動人。還有在周翡生死未卜時,他多次的猶豫與為四十八寨的高手和吳家遺孤而心機、智謀全開的樣子,特別吸引人。想必接下來的日子也應是謝允和周翡一同走跳江湖吧!

再來不能不提的是段九娘。似乎江湖故事中總要有這樣一個身懷絕技的高手,上天給了她天分、卻又要給她一個過不去的情關,讓她在情海裡載沉載浮,終至瘋癲。周翡一開始也只將段九娘當成他外祖父的風流債,但是在與段九娘對招時,在她那一招一式專門針對他外祖父「破雪刀」的招式裡,她木頭般的腦袋卻感受到了愛、體會到了動容。該是怎麼樣深沉的戀慕愛意,該是怎麼樣張狂的青春恣意,才會讓一個人日夜研究另一個人的一招一式,只願在刀劍手腳交鋒的那一瞬,得到他驚訝的回眸?在張狂恣意之外,段九娘其實也是一個重諾的人,最終讓她清醒過來的不是對李徵的愛、也不是李徵外孫女周翡的危難,而是她曾答應姊姊要照顧她的兒子到成年。原以為段九娘會是一個貫串長篇劇情的角色,沒想到她卻死在沈天樞的刀下,負了與周翡最後的三日之約,斷了枯榮手的傳承。想來不禁有點遺憾,不過轉念一想,這樣又傲又狂的江湖女子若非死在戰場上、死在高手過招之間,對她恐怕也是一種褻瀆吧!

最後,描寫被護著逃亡的吳家遺孤——吳楚楚想法的那一段也令我印象深刻。那是在她被周翡護著躲藏、遇到段九娘之後的想法:「她心想:這些江湖人,正也好,邪也好,真是一個比一個任性,一個比一個能捅婁子,閉眼喝酒,睜眼殺人,一個個無法無天的,『以武犯禁』說得一點也不錯,真是一幫好不麻煩的傢伙。可她此時卻恨不能自己是個貧苦出身的流浪兒,被哪個門派撿了去,深山中十年磨一劍,然後攜霜刃與無雙絕技入世,倘若世道安樂,便千里獨行,看遍天涯海角,倘若世道不好,便殺出一條血路,落下一句『我且恭候君自來』,飄然遁世而去……那該有多麼瀟灑快意?」那是一個被養在深閨裡的少女對江湖兒女的嚮往,難是一個被迫在煙硝中流亡的女孩對力量的渴望,那是對恣意而無愧的生活的欽羨。總覺得正在讀《有匪》的我在「嚮往」這點上和吳楚楚很像,我手不可能握刀,卻又嚮往著周翡眼中的那個江湖,於是便成了我現在的意猶未盡。

江湖在走,成長要有

《有匪》講述的是一個初出茅廬少女周翡的成長,是一個少女眼中的江湖。她從小耳濡目染的是上一輩的輝煌,初次行走江湖中傳承到的是前輩的光輝與爛帳,卻也同時在紛紛擾擾中、在幸運與不幸之間一步步建構她自己的成長與傳說。

第一集的故事斷在趁著青龍主與聞煜交手、謝允拉著周翡要逃走。更精采的江湖歷練勢必在會在這之後展開,到底周翡與謝允的前方是災禍或幸運呢?我想,再意猶未盡,也只能耐著性子等下一集了。

推薦給喜歡武俠作品的朋友,可以買來看看喔:)

 

書籍資訊

26992431_1613150822076028_7673059280343624404_n.jpg

書名:有匪1:少年遊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8/02/01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6980?loc=P_007_00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