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22.

我在等我自己,死心。

 

這句話看似牛頭不對馬尾,但是其實什麼都說了。

李哲定咬了咬唇,懊惱得抬不起頭。

 

許久的沉默,讓車裡原本就越來越稀薄的空氣顯得更加沉重。

唐曉方見李哲定久久不說話,直接開了車門隨便找了個路邊的車位停好,不顧反對把人拉下車。

 

唐曉方的公寓非常乾淨,卻是那種沒有生活氣息的乾淨,除了浴室、房間跟客廳以外,幾乎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灰塵。李哲定左右望了望,心中忍不住自嘲地一笑,不懂自己怎麼還有心情在乎這些細節。

唐曉方倒了兩杯水來,兩人隔著長桌默然對坐。

 

「我在讀碩士的時候,那時正好在為畢業論文忙得焦頭爛額吧,我曾經受到指導教授的拜託,帶過幾堂化學系大學部的課。算起來,那大概是……五年前的事了吧。」

 

唐曉方放鬆地靠坐著,眼睛愣愣地看著茶几上的水杯發呆,腦袋裡卻滿是回憶。李哲定不太懂他怎麼突然開始憶起當年來,不過也沒有打斷,只是看著他,靜靜聽著。

 

「本來以為大四的課代起來應該不會太難,但我錯了。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其實我很困擾。我沒有教學經驗,身上的研究項目又雜又忙,慌亂間匆忙上場的結果就是,第一堂課上,大學部的學弟妹一個個看起來都很困惑,但我卻毫無辦法,只能裝鎮定把第一堂課撐完。等學生們都走完時,我才慢慢收好我的東西,一轉身卻看見還有一個男孩等在教室門邊,很明顯地在等我。」

 

唐曉方焦慮地換了另一個動作,終於抬眼看了看李哲定,看他一臉空白地回望他,皺了皺眉便繼續說。

 

「遠看看不出來,但近看可以發現他的臉色蒼白,似乎不太舒服。他跟我道歉,說他是班代,本來是受教授吩咐要負責協助我了解班級狀況等等的,但是他身體不太舒服所以睡過頭了,現在才趕到。那時的我還在尷尬的情緒中,臉很臭、口氣也不太好,但那個男孩脾氣很好,就算身體不舒服也還是好聲好氣地善盡自己的任務。」

 

李哲定突然覺得這一段似曾相識,皺著眉想了想,卻有沒想到什麼。

 

「後來幾堂課上再見,那男孩已經恢復了健康,發現我看到他時,總是會很可愛地對我微笑。他很優秀、也很聰明,更難得的是人緣非常好,給了我不少幫助,班上的穩定有一大半都是他的功勞,全班也就只有他總是『學長、學長』的叫我。因為事情太忙,儘管有點在意,我也沒有辦法花太多心思在他身上。很快的,我代的最後一堂課結束了。我特意把他留下來,想了想,我對他說……」

 

李哲定突然有種直覺,他似乎快要想起什麼了,卻又差那麼一點點。

 

「李哲定,我在研究所等你。」

 

李哲定震驚地看向唐曉方的眼睛,那是一片深不見底的藍,沒有開玩笑,是滿滿的認真,滿滿的懷念。散過腦海的畫面中,似乎真的有這樣一個人,那樣鎮重地對自己邀請。

那時候他是怎麼回答的?他記得自己很開心地笑著說,好。

那時候的他還天真地以為,未來的一切都可以如願。

 

「李哲定,我等了你很久。我努力想打聽你的消息,但一直找不到你。」唐曉方看李哲定一臉震驚,不知怎麼的突然很想笑。「再見面時,看你的態度,我就知道你忘記這件事、也忘記我了。」

「我想起來了……那時候已經臨近畢業,研究所我也推甄上了。但是畢業典禮一結束,我就被孫家接了回去,孫家的事、還有我自己的很多事情也是那時候才知道的……那時候很混亂,我之後就直接被送去兩年制的管家學校了,不管是研究所或是實驗室的邀請都被迫婉拒掉……」

「原來是這樣。那時候我有點失落,但想來也是個簡單的口頭約定,我一直反省是不是自己太過認真……原來你其實還記得,只是你忘記我了而已。」

「……對不起。」

「李哲定,我已經聽夠了你的道歉。」

 

李哲定下意識的又想道歉,但張了張嘴,卻又把到嘴邊的道歉吞了回去。

 

「你剛剛說,你在等自己死心。但是李哲定,我不要你死心。我惦記了你這麼多年,即使剛開始只是一點點的欣賞,但現在的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你,我不想錯過你。」

「……即使是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我?」

「我想你對你自己的認知需要好好矯正,李哲定。」

 

唐曉方站起身,緩步踱到李哲定面前。李哲定抬頭看他,也沒掙扎,任由他將雙手撐在自己肩上,彎身欺近。

 

「我們做化學研究的,一輩子都在微小到肉眼看不見的方寸之間攻城略地爭輸贏。」唐曉方認真盯著李哲定的眼睛,沙啞的聲音輕輕說著,一邊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口上。「但我胸口的方寸之地,卻從來不曾有誰能佔地為王。」

 

碰、碰、碰,稍快的起伏在李哲定的掌心中跳動,那是一顆遠遠沒有外表看起來冷靜的心……那是唐曉方受到多次拒絕之後,依然頑強著不願放棄的心。

 

「若你真的一無是處,又怎麼能輕易占據這方寸之間?」

 

李哲定瞪大眼,還未及好好感受自己被一席話敲亂節奏的心跳,便被鋪天蓋地而來的Alpha氣息給吞沒。唇上的溫熱霸道卻又柔軟,觸得他心一顫,全身失了力氣,頃刻失守。

那一瞬間,李哲定終於不顧一切,回吻了回去。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啦~

這一段其實我覺得有點難寫,希望沒有把李哲定寫崩。

李哲定無疑是喜歡唐曉方的,只是在這段感情還沒有繼續深化之前,在他確認唐曉方的確值得他喜歡之前,他什麼都不敢,只敢拒絕。聽起來有點自私,但是其實這是在保護自己,也是在保護他抱有好感的人。

在李哲定將自己最不堪的身分、和在社會上與討不了好的性別結婚的後果坦承以告之後,若不是唐曉方的態度足夠堅定,李哲定也不會鬆口的。

我想表達的大概就是這樣,有點難講清楚,也許之後有機會、或是有人想跟我討論,可以再細聊吧。

對了,下一篇會有點肉渣,如果喜歡的,敬請期待((笑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