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21.

李哲定曾經聽人說過,在茫茫人海中,如果你和某個人真的有緣分,再遠也能看到彼此。當他的視線穿過宴會中的男男女女,望入那雙深似海的眼眸時,那一瞬間,饒是他也忍不住感嘆起命運。

 

這是他這個月以來第三次陪孫盈參加這樣的聚會。宴會上聚集了各家貴族的男男女女,每次觥籌交錯間,總交換著某種他想不透、也不願去想的劇情。

這也是他第三次在人海中與唐曉方對上眼。他們都沒有說話,只是很有默契地將視線轉開。

唐曉方真的聽了他的話,開始參加這樣或多或少以聯誼為目的的宴會了。李哲定不敢想在這三次之外,唐曉方還參加了多少次的宴會、多少次的聯誼。他只能強壓下心中的酸楚,假裝不在意。

 

無論唐曉方出現在哪裡,哪裡都會有一陣不小的騷動。

唐曉方的外表本來就不差,英俊的外表、良好的運動習慣和面對陌生人的疏離表情帶著一種獨特的魅力,再加上唐家二少的身分,所有以前沒機會接近他的、現在試圖混熟的人一波接著一波圍著他。他很有耐心地一一交流,時不時疏離地笑了笑,良好的教養中充滿了冷淡而禁慾的氣質,絲毫沒有實驗室中因為一點小細節就暴怒的影子。

 

那是李哲定不熟悉的唐曉方,不熟悉到讓他覺得不安。

 

大概是唐曉元刻意的溫柔,孫盈完全不知道他和唐曉方之間發生的事。聽著孫盈天天在他耳邊叨念著唐曉方突然開始出席宴會造成的轟動、以及他有多受歡迎,李哲定也只能裝傻陪笑。

 

這樣才是對的,只要繼續下去,就會是對的。

 

 

之後又過了兩個禮拜,禮拜六晚上,在準備洗澡休息時,李哲定的通訊器突然接到唐曉方的視訊邀請。

只猶豫了一下,他就按下了接通。

 

「李哲定……」

 

一瞬間,唐曉方的身影被投影出來,他的背景是悠揚的音樂伴隨著一點人們交談的聲音,略為昏暗的環境讓人猜不出來他到底在哪裡。

 

「這麼晚打給我,什麼事?」

「李哲定……我、我想見你。」

「……很晚了,你在哪裡?」

「我、我在哪裡?呃……啊,我在朋友的店裡。」

 

唐曉方的狀況不太對勁,李哲定仔細看了看,他的臉頰有點紅,說話的聲音還帶有一點鼻音,眼睛很亮但是精神似乎有點恍惚……難道是醉了?

 

「你喝酒了?沒有人跟著你嗎?」

「我自己來、來喝酒……李哲定,我想你。」

 

唐曉方說話還算清晰,看來還沒得太醉,只是醉了的人總是比較無法控制自己的念想,像個孩子般鬧著要見李哲定。

 

「你朋友在旁邊嗎?讓他過來,我讓他幫你叫車……」

「你、你為什麼要見他不見我?你認識他?你為什麼會認識他?」

「不是,我不認識他,你醉了,我要讓你朋友送你回去……」

「我不要!不要回去!我要見你……」

 

李哲定覺得哭笑不得,他覺得唐曉方的一舉一動看起來並非喝到沒有意識了,根本就只是在借酒裝瘋。但被他這樣一鬧,李哲定的確無法放心。

李哲定正要再說話,眼前的畫面突然一抖一轉,螢幕上出現另一個男人的臉,背後是唐曉方不滿的叫嚷聲。那個男人染著漂亮的紫色頭髮,眼角微微上挑,妝容簡單卻自有一種說不出的風流。

 

「你就是李哲定?」

「是。您是唐曉方的朋友……」

「他很煩,你快來帶走他。」

「呃,現在很晚了,可以請您……」

「不要,麻煩死了。我的店地址等下用他的通訊器傳給你,要嘛你來帶走他,要嘛讓他自生自滅,就這樣,再見。」

 

這句話一說完,視訊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掛斷了,李哲定很傻眼。

 

 

猶豫了很久,李哲定還是不放心,決定跟父親借了車,親自走一趟。

他一走近店門口就看見紫髮男子站在門口等著,把他領到吧檯位置後就一溜煙跑掉了。

唐曉方似乎是睡著了,趴在吧檯最靠邊的位置,動也不動。想要速戰速決的李哲定只能摸摸鼻子,把他扶起來靠在自己身上,辛苦地走走停停走出去。幸好他車停得並不遠,不然在把人扛倒車上前,一定會先被壓死。

 

李哲定照著紫髮男人一併傳給他的地址,將唐曉方送到了他為了往返實驗室方便而買下的公寓樓下。他叫了他幾聲,但沒有反應,李哲定只好離開駕駛座,坐進車後座。他用力拍了拍唐曉方的兩頰,試圖把人拍醒。

 

「唐曉方,給我醒來!不要裝睡了!你家到了。」

「……」

 

唐曉方聞言,僵了一下才緩緩睜開眼睛。

 

「醒了就下車,很晚了,快回家休息……」

「李哲定。」

「半夜折騰這一齣你也是……」

「李哲定。」

「不要再喝那麼多酒了,又臭又傷身體……」

「李哲定」

「……什麼事?」

「李哲定,你在乎我。」

 

李哲定終於停止說話,低下了頭。

 

「你可以直接請孫盈打電話給我哥,或是讓唐家照著地址派人來接我,但是你沒有。」

「我是你的朋友,緊張你會不會發生意外,有什麼不對嗎?」

「你知道我在借酒裝瘋,你知道我無理取鬧,但你還是來了。」

「唐曉方,你夠了!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過了……」

「李哲定,你的眼睛騙不了我。你比你自己想像的還要在乎我。」

 

唐曉方比平時還要執著,李哲定覺得難以溝通,只好沉默。但那一字一句卻像一塊又一塊尖銳的石頭,打在護著他心臟的玻璃窗上,眨眼間就要砸破。

 

「你到底在想什麼?」

 

唐曉方再也無法忍受李哲定的沉默,他歇斯底里地按著李哲定的肩膀,神態激進而癲狂,眼底卻又帶著無法抹滅的愛戀與無奈。對於這個固執的人,他覺得自己已經無能為力了。

 

「我為了證明自己……我聽你的話,相親、約會、參加宴會……無論我欲認識多少人、遇見多少的Omega,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啊!」

 

李哲定沒有見過如此崩潰的唐曉方,他只能愣愣地盯著他看、任由他拉著他搖晃發洩。

李哲定覺得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什麼也被一起搖碎了,隨著激烈的搖晃逐漸消失殆盡。

 

「你到底在想什麼?想要我隨便找一個Omega、然後自己放棄你?告訴你、不可能!我……」

「……不是這樣的。」

 

李哲定微小卻清晰的聲音打斷了唐曉方的歇斯底里,他激烈的喘息著,卻是暫時冷靜了下來,灼灼的雙眼執著地盯著李哲定看。

 

「不是這樣的。」

 

唐曉元看見李哲定慢慢低下頭,輕輕掙開他的雙手,總是挺直的背脊像是被千斤重壓得再也受不了,深深地彎了下去。他將自己的臉龐埋入雙手,整個人顯得疲憊而難過,看得唐曉元的心瞬間就軟了下來。他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撫上他的背,接著輕輕將李哲定攏入懷中。

 

他感覺到他輕輕地顫抖,就像是一隻被逼急的小獸,瑟瑟發抖。

 

「我在……我在等我自己,死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