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20.

「李哲定,來一下。給你看個東西。」

「啊,好的,我馬上來。」

 

李哲定從實驗桌前抬頭應了一聲,加快手上實驗的收尾作業。

不得不說,唐曉方這個人真的是公私分明。雖然他們之間因為告白的事情有點尷尬,照面時還是會僵一下再繼續,但在工作場合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依舊專業地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不得不說,李哲定很欣賞這樣的人。

 

唐家的年輕家主訂了婚而且成功推動法案,現下可以說是一片順風順水的好局勢。前段時間寄來偷拍照片威脅的對手也私下好好處理了,雖然無法根除,但目前也還算安分。

那天李哲定近乎無禮地單方面向唐曉元坦白了一大段話之後,唐大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很溫柔地拍了拍他的肩,便讓他離開了。李哲定知道那一段話一定會傳入唐曉方的耳裡,他的反應怎麼樣、能不能如唐大少的願心情好一點,李哲定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所有能說的、他都已經近乎羞恥地坦白以告了。

 

但李哲定千算萬算,沒算到唐曉方的反應竟然是:依然故我地要他到實驗室報到。

 

李哲定和唐曉方之間依然尷尬,但無論李哲定怎麼明示暗示,唐曉方就是不放人。每天例行的實驗室工作、補習化學知識、問答、一起吃晚餐,死板地重複,好像只要這樣循環,他們之間就可以永遠保有一種曖昧的界線。

李哲定看著那雙原本寶石般亮麗深邃、如今卻故意壓抑得毫無波瀾的藍色眼睛,莫名覺得心痛。但他知道自己不忍心、也不應該再多說什麼。

 

 

「這東西很有趣,剛完成的。」

 

李哲定敲門進入唐曉方的辦公室,就被唐曉方拉到角落的實驗桌前。在自己的工作領域上,唐曉方一向是個癡迷而固執的人。李哲定看見一整排七彩的試管照著順序放在試管架上,散發著一種詭異的美。

 

「猜猜看這是什麼?」唐曉方非常非常興奮,搭著李哲定的肩膀就要他猜。

「你不說我怎麼可能知道。」李哲定很無奈,只能動了動讓他放手,讓他冷靜點。

「你看看我。」唐曉方還在賣關子,執著地要李哲定猜。「我剛剛用了一劑,效果很明顯的,你觀察看看。」

 

唐曉方大張著手,稍微後退幾步,繞了個圈,讓李哲定可以好好觀察。李哲定上下左右看了看,唐曉方依然是那個帥氣愛乾淨的唐曉方,外表沒有什麼異常。

不是外表改變,那會是味道嗎?

李哲定好奇地走近唐曉方,拉起他的手,湊近他的手腕嗅了嗅。

對於李哲定的突然親近,唐曉方明顯僵了一下,便又馬上抓緊機會更靠近一點。溫熱的呼吸帶著一點點濕潤的水氣輕輕拂在手腕上,癢癢的,也不知道癢的是手腕、還是一顆無法控制跳動的心。

 

「這是用來掩蓋信息素的嗎?」李哲定碧綠的雙眼晶亮,抬頭望入那雙閃過一絲慌亂的藍色眼睛。「我聞不太到你的信息素。」

「你很聰明,方向正確了,但還差了一點點。」唐曉方掩飾性地把自己的手又往前遞了遞,誘哄似地軟了語氣。「你再仔細聞。」

 

李哲定很困惑,但還是乖乖仔細再聞了聞。

 

Alpha的信息素霸道而有辨識性,對不熟悉的人、尤其是同性或Beta充滿了敵意;而Omega在接受標記前是聞起來非常舒服而吸引人的味道,接受標記之後的氣味就會被自己Alpha的氣味給包裹住;Beta的信息素氣味相較而言淡了很多,是生活中常見的氣味,是很多人聞了就忘的味道。

 

李哲定突然僵住了,又用力聞了聞,接著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直起身。

唐曉方知道他懂了。

 

「這是體質改變劑。雖然目前藥效只有一個小時,但是效果很好,可以完完全全改造體質。」唐曉方一臉驕傲地看著他,清亮的眼睛裡滿是開心。「我剛剛用的是AlphaBeta的體質改變劑,還有AlphaOmegaBetaAlphaBetaOmegaOmegaAlphaOmegaBeta總共六種,六種顏色。這種藥劑在Omega身上的效果最差,在Beta身上的效果最好,最長可以撐到兩個小時。很好玩吧?」

「你怎麼不喝變成Omega的?感覺很有趣啊!」李哲定興趣也被引了出來。「你喝喝看嘛!」

「呃,這個,下次吧……」唐曉方乾笑。「你要不要試試看?」

 

李哲定看了看那瓶BetaOmega的藥劑,頓了一下,還是搖搖頭。

 

「你怎麼想要做這個?專案嗎?」

「不是。這個其實是我母親留下來的配方。前幾天在家裡找到的,想著好玩,就拿來做做看,還調了一點比例,沒想到效果挺好。」

「咦?」

 

唐曉方心情似乎是真的很好,溫柔著表情,說了一些自己母親的事。

 

唐曉元和唐曉方的母親是一個很特別的Omega,四十幾年前Omega的待遇比現在還要糟糕,但她很幸運。她的家世不錯,雖然也是被關在家裡教養長大的,但家裡一向寵她,充滿好奇心與求知欲的她靠著自學,不但涵養豐富,思想也很前衛。後來家裡人打聽到唐家的風評好,對Omega配偶寬鬆溫和,便帶著女兒參加了幾次唐家的宴會。後來,她與唐家本家的二少爺,也就是唐曉元和唐曉方的父親兩情相悅,認識沒多久就結婚了。

夫妻倆志氣相投,婚後琴瑟和鳴。她因為丈夫的關係而接觸了一些生物跟化學的理科知識,也出於興趣、異想天開地做出了不少有趣的東西。這個體質改變劑就是其中之一。

 

「母親她一直相信,如果有一天性別之間的差距可以模糊,或許不公平的生理階級就可以減緩一點。所以她常常做各種嘗試,也常常在我跟哥哥耳邊叨唸,要我們不能用性別來決定一個人的價值。」唐曉方的眼神很溫柔,看著眼前繽紛的化學藥劑,卻忍不住想到了那個總是溫柔教導他的母親。

「沒有一個性別必定優於另一個性別,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天生就應該凌駕另一個人。也許是受了我母親的影響吧,我和哥哥也或多或少在為『平等』努力著,即使非常艱難。聽起來……很傻吧?」

「聽起來是蠻天真的。」李哲定笑。「但我拭目以待。」

 

唐曉方的眉毛彎成很可愛的弧度,深藍的眼睛盈滿了深深的喜歡,形狀漂亮的嘴角大大勾起,整張臉看起來傻里傻氣的,卻讓李哲定看了也忍不住跟著笑。

 

「我就知道你會懂我。」

 

李哲定聽了這句話,心臟卻忍不住一抽。

 

多了解一點,就會多一分喜歡。這可怎麼辦才好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