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19.

忙完孫太太的生日宴,馬上接著的就是唐曉元跟孫盈的訂婚典禮,孫家上下沒輕鬆幾天就又開始投入了下一輪的忙碌。雖然外界看來只有一個月的準備期,不過李大管家很早就探得孫太太的口風,早早就已經開始準備了,因此雖然事情很多,但一點也不慌亂。

李哲定也趁機領了很多工作,讓自己忙得找不到北。至於到底是出於什麼心態,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而在唐曉元和孫盈訂婚典禮的前一天,《Omega權益修正法案》一讀通過。

 

法案基本上是針對教育權、工作權、社會福利以及婚姻權等四個大方向做修正及補強,範圍雖然看起還很大,但這是因為一切都還處於開始籌備的階段。唐曉元一派的議員們還是希望能盡量先做詳細而完善的規劃,這樣就算他們沒辦法一次達成,也能對下一次改變的機會有所準備。

沉痾的社會需要改變,但改變的機會不等人,只能由人去做好每一次的準備,才可以在機會來臨時、抓準並讓社會變得更好。

 

媒體爭相報導法案的事情,李哲定避免不了自己看見唐曉元的臉。可是只要一看見唐曉元的臉,他就忍不住想到唐曉方,想到那雙深深看著自己的藍色眼睛。

每次看都會忍不住呆愣很久。

那天唐曉方氣沖沖地離開,李哲定本來以為他很有可能沒過幾天就會再來找自己,但至今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他再也沒見過他,也許這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為他故意讓自己忙得腳不沾地。雖然每天仍有收到賭氣般寄到通訊器的化學作業,但他再也沒有接受到任何來自唐曉方的私人消息。

 

唐曉方……大概真的對他非常失望吧。

 

李哲定隱隱覺得心中莫名的悶,也不知道是期待之後的失望,還是鬆了一口氣之後的失落。

 

在訂婚典禮的前一天晚上,李哲定要回房間休息前,卻意外被一個明顯不是孫家的人很有禮貌的邀請,並引他到停在孫家庭院裡的空浮車上。他只猶豫了一下,便大膽地上車了。

那是一個令李哲定非常意外、卻也不是太意外的訪客。

 

「很抱歉這個時間點來打擾您……但是,我也只有這個時間點可以跟您聊一聊了,還請您原諒。」

「沒事的,我理解的。」

 

照理說應該抓緊時間休息的新郎唐曉元,正是邀請李哲定上車一敘的人。

 

「雖然很冒昧,但是時間寶貴,我就有話直說了。」

 

唐曉元跟弟弟很不一樣,總是溫和地笑著,卻又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強勢。

 

「雖然由我來講有點奇怪,但是我必須說,我弟弟很喜歡你。他幾乎沒有這樣喜歡過人。」唐曉元笑了笑,比唐曉方的眼睛還要淺的藍色晃過了一絲寵溺的笑意。「他這幾天情緒非常低落……我想你比我更明白原因。」

「……對不起。」李哲定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打了人家弟弟,被哥哥逼上門要討公道的小孩,千言萬語都化成一句自知理虧的道歉。

「怎麼就道歉了,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啊!喜歡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能勉強,我總不能因為你不喜歡我弟、就把你綁回家吧?」唐曉元聽到李哲定的道歉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我這樣有點管太多了,但是都已經一個多月了,他還在難過,我實在無法放任我弟弟不管……所以,我今天是來了解原因的。」

 

唐曉元的眼神很認真,斂去笑意的嘴角,讓李哲定下意識跟著正襟危坐。

 

「我就直接問了,還請見諒……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拒絕我弟弟?」

 

其實這樣過問他人的私事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唐曉元這樣溫柔而有禮的人照理說絕對不會這樣干涉、也不會問出口。但李哲定知道,唐曉元要不是真的很關心自己的弟弟,而且擔心弟弟做傻事,才不會這樣分出自己寶貴的時間來處理這件事。

也因此,李哲定無法覺得討厭。

 

其實李哲定一直以為這句話會是唐曉方親自來問他的。躊躇猶豫了一個多月,他的腦袋只要有一絲空閒,就會忍不住想到這件事。他想了又想,發現自己還是不忍心讓唐曉方這樣不明不白的難過。他已經決定了,只要唐曉方問,他就告訴他原因的……

 

「唐少爺,你覺得Beta怎麼樣?」

 

唐曉元不太懂這個問句的意思,只能疑惑著沒有開口。

 

「人數多,幾乎各方面都很普通,難以受孕,受孕之後也只能生出普通的Beta,是龐大世界裡的螺絲釘……沒有A的卓越、也沒有O的珍貴,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而AO之間有天生的相互吸引力,連生理上的『標記』也像是專門為他們設計的一樣,這樣理所當然的配對之中,始終都沒有Beta的位置……而我卻是一個Beta。」

「李哲定,其實你不需要在意這些,我弟弟只在乎你喜不喜歡他。」唐曉元很認真的解釋,卻換來李哲定一臉苦澀。

「我本來也不在乎,也不想被此束縛,所以我一直都很努力……但是,我漸漸明白這是生理上的問題,並不是努力就可以改變的。生理上,我無法為Alpha生下高貴的後代,也無法標記Omega,這讓我只能和跟我一樣普通的Beta結合,才會是『最好的選擇』。」

 

李哲定面無表情的說著,唐曉元看得出來他自己也不喜歡、甚至是厭惡這樣的說法,但是卻還是這樣說著,也不知道是在試圖說服他、還是在說服自己。

 

「李哲定,人與人之間的愛並不一定是要以繁衍後代為目的的……」唐曉元想反駁他,但被李哲定強硬地打斷。

 

「我知道以繁衍為目的的說法很令人討厭……但像您和二少這樣優秀的Alpha,大多來自古老的家族,即使你們和我一樣不在乎,但是我知道這樣的家族非常在乎血統的存續、也非常在乎子嗣。」李哲定越說越煩躁,但再煩躁也只能強壓下,順手將亂翹的頭髮往後撥。「即使短暫的在一起,也會被家族的力量介入干預。就算家族很開明地同意了,萬一Alpha之後因生理上的衝動而標記了Omega,但Beta沒有標記、也沒有孩子或是任何強大的後台可以倚仗,最後注定只能選擇退讓。原本那樣純粹而美麗的愛情,到最後竟變得如此不堪,想來就令人不忍。」

「你想這麼多,實在是……」唐曉元目瞪口呆,覺得李哲定的腦袋實在轉得太快。但是他想的這些,卻又確確實實在社會之中常常發生。

「這不是想太多。」李哲定笑了。「我只是不願意自己喜歡的人,承受這麼多波折與苦痛……如果注定要有人痛苦,我寧可是那個率先斬斷一切的人,讓一切沒有開始的可能。」

 

我不希望他的一生有過多波折,也不希望自己成為他的波折。

 

唐曉元瞪大了眼睛,面對認真看著自己的李哲定,一時說不出話來。

 

「還有一件事就是……唐大少知道孫家家主的傳統嗎?」

「家主……你是說只會生一個Alpha或是Omega的傳統嗎?」

「是的。但您有沒有想過,雖然說是為了家族的穩定,幾代以內還好,時間拉了這麼長久,為什麼都沒有聽說過家主有複數以上的孩子、私生子?或者,繼承人死亡的『意外』發生了該怎麼辦?如果事實上是有『意外』的,那麼這些『意外』又到哪裡去了?」

 

李哲定的說詞一套一套的,讓不知不覺被他拉走思緒的唐曉元有點暈。但原本有點混亂的唐曉元馬上意識到,李哲定正在說一個孫家人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的秘密。

 

「其實,每一代幾乎都會有『意外』,通常會被偷偷放在孫家的大管家身邊養著。管家這個身分說來很尷尬不是嗎?必須知道一切,但一切都只能當作過眼雲煙。萬一預定繼承人有任何意外,拿被當成下一任大管家培養的孩子來接續培養,也比培養一個完全空白的人來的好,您說對嗎?不過孫家這一路以來都很幸運,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唐曉元愣住了,下意識看向李哲定的眼睛。

 

李哲定那雙綠色的美麗眼睛,從第一次見面起就讓他覺得既熟悉又陌生。

那雙眼睛……和孫盈的綠色眼睛很像。

 

「除了是個Beta之外,還是個意外……我實在不忍心……」

 

我實在不忍心,讓這樣的自己,配上那樣美好的你。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啦~這一陣子很努力在更新,希望可以順利寫完這個故事,也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大概是暑假的緣故吧,最近發現部落格的參觀人數蠻多的,覺得開心XDD不過實在是很好奇人是哪裡來的呢 ((摸下巴

持續一個人編織著一個故事實在是一件很孤單又很圓滿的事呢!最任老是忍不住這樣想。

無論如何,我會繼續努力的:)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