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陳若方……這人是真的不錯。就算當不成戀人,當朋友也是好的。

 

李逸勻一邊想著,一邊小心翼翼地下車。他老家離市區有點距離,巷子口這個路燈已經壞了好幾個禮拜還沒有人來換,他又是個容易不小心跌倒的人,只好習慣處處小心以讓自己少受一點罪。

李逸勻往前走了三步才想起來,自己忘記跟特地送他回來的人道謝了。他連忙回過頭,卻看見陳若方不知何時將車子停在了路邊,很自然地下了車、走近他。

 

「陳、陳先生……?」李逸勻不太懂他怎麼就跟了下來。

「我送你到門口。」陳若方看見李逸勻不小心露出的慌張表情,輕笑著又補了一句。「讓我送你吧,就當是讓我安心,好嗎?」

 

李逸勻只好點了點頭,耳尖卻不小心因為那聲輕笑而紅了。

 

他們無聲地向前走了一段漆黑的小路,才終於到達李逸勻的家門口。還好母親睡前有記得替他留在門外留一盞燈,否則他就要狼狽地一邊用手機的燈照明、一邊找鑰匙了。

見陳若方一直站在他的身後,似乎還沒有要走的意思,李逸勻只好加快自己找鑰匙的速度,慌慌張張地插進鑰匙孔。李逸勻心猿意馬地想著:一般跟相親的對象第一次見面、吃完飯之後,原來還需要到對方家裡續攤的嗎?

所以……我應該請他進來喝杯茶嗎?

 

喀。

門開了。

 

「那個……你要不要……」

「逸勻。」

「呃、什麼事?」

 

李逸勻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被一個前幾個小時才認識的人這樣恣意地喊了出來,他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地回應。沒想到一轉身,原本正要抽出來的鑰匙竟就這樣滑出了他的掌心。只見陳若方反應極快,俐落地幫他接住。

李逸勻不好意思地道歉,伸出手要拿回鑰匙,手卻一把被對方緊緊握住了。他不解地抬頭,只見陳若方還是那樣笑笑的表情,靜靜注視著他,眼裡卻隱約閃著一些他不懂的東西。

 

「逸勻。」

 

他的眼睛好漂亮。

他聲音真好聽。

他的手掌好大、也很厚實。

……李逸勻發現自己忍不住恍神了。

 

「進去就快點休息,不要拖拖拉拉。然後……下次身體不舒服就把飯局推掉沒關係,身體最重要,好嗎?」

 

陳若方鬆開了他的手,簡短地跟他道別後,就這樣背過身離開了。

 

他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體貼的男人。這樣委婉的告別方法或許是拒絕吧……

 

李逸勻在玄關一邊換下鞋子一邊想著,因身體不適而僵硬的腦袋這個時候才終於稍微能夠運轉。

 

這場相親是失敗了吧,真是出師不利。

李逸勻發現,他竟隱隱覺得可惜。

 

 

 

 

2.

相親隔天早上,林淑謹發現自己兒子已經十點半、快十一點了還不起床,連忙跑到兒子房間去叫人。李逸勻嚇得從睡夢中驚坐起,睡眼惺忪地左右看了看才發現用枕頭把自己打醒的竟然是母親,便有點不耐煩地又倒回床上。

 

「還睡啊?昨天跟陳先生是玩到多晚啊?」

「嗯…也說不上晚……他十點多就把我送回來了,我不太舒服被他看出來了。我只是感冒還沒全好……」

「唉唷昨天早上我看著還好啊,怎麼到了晚上又不舒服。來,我看看。」林淑謹摸了摸兒子的額頭,發現溫度正常,才放下心來。「那……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陳先生怎麼樣?你們……」

「也沒怎麼樣。就是他很好,然後我覺得沒機會。」

「怎麼就沒機會了?」

「他很體貼,人也很好,可是我覺得我不夠好。」

「他說他覺得你不夠好?」林淑謹聽了,眉頭都皺了起來。

「不是,只是我這樣覺得。」李逸勻搔了搔頭,打了個哈欠。「反正就這樣啦,沒事。」

「我兒子怎麼可能不好!」覺得自己兒子隱約被嫌棄的李淑謹仍有些忿忿不平。「沒關係,逸勻我們再試下一個……」

「媽!」李逸勻很無奈。「上個月民法才剛修法,但妳也不必這麼急著把你兒子我嫁出去吧?」

「話不能這麼說!」林淑謹言嚴肅地回答。「這民法一修訂,一定有很多人好不容易盼來合法的人急著結婚。你不搭上這熱潮,很多條件很好的人就會被搶光了!你必須去相親!」

「媽……自古以來異性戀都是合法的,但問題是條件很好卻單身一輩子的人也不少啊?」

「……這才第一個你就放棄?給我有志氣一點!」

 

這麼硬的轉移話題方式,也真只有老媽才做得出來。李逸勻嘆了口氣。

 

說來母親也只是擔心他性子太獨、個性又懶,這幾年只確定了自己是同性戀,也沒有在找對象上多花心思。李逸勻想,大概是他讓母親著急了。

 

算了,就當認識新朋友,好像也不吃虧。

只是很浪費時間,唉……

 

 

 

 

3.

再見到陳若方是在李逸勻第二次相親的餐廳裡,那時他和對方才剛互相交換名片。

 

因為他所坐的位置面對門口,所以的眼角很容易就瞥見一個纖長的人影推門進了餐廳。他的雙肩和頭髮有點濕,李逸勻往窗外看了一眼,才發現原來是突然下起了午後雷陣雨。

 

大概是近來躲雨的……咦?陳若方?

 

陳若方左顧右盼了一會兒,輕輕鬆鬆就看到了他,笑著對他揮了手。出於禮貌,李逸勻也笑著對他點頭示意。

 

真是太巧了。

 

陳若方一出現,第一次相親的回憶便湧上心頭,襯得眼前這個對象無論是外表還是談吐都十分平庸,李逸勻不禁感到微微可惜。但他還是暗暗提醒自己要認真面對眼前的人,不可以因為初次的印象就對他人妄下定論。

 

聊了半個小時左右,對方去了廁所。這時正好李逸勻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輕輕滑開,卻是一個不認識的帳號發來的訊息。

 

Square:你感冒好了嗎?

 

李逸勻抬起頭來,張望了一下,就看見陳若方一個人坐在他斜對面的位置上,笑著對他晃了晃手機。

 

One_cloud:好了,謝謝關心。

 

李逸勻想了想,又問。

 

One_cloud:你怎麼會有我的帳號?

Square:剛剛我打到你家去,你母親告訴我的。

Square:抱歉,沒經過你同意就打聽你的帳號,還傳訊息給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One_cloud:你不用這麼客氣啦,我不在意的。

 

「李先生。」

 

相親的對象不知何時回來了,大概是看他玩手機玩太久,便出聲叫他。李逸勻抬頭,抱歉地對他笑了笑,於是對方又開始不著邊際、但內容其實很無聊地試圖和他聊著天。

 

Square:那就好。

Square:感冒才剛好,不要馬上喝冰的。你該點杯熱的來喝。想喝什麼?我幫你點。

One_cloud:你怎麼知道我喝的是冰的?

Square:冷飲跟熱飲的杯子不一樣,熱飲比較小杯,你那杯是大杯的,而且杯緣上不停在滴水,一定是很冰的飲料。

 

雖然隱隱覺得對不起這次的相親對象,但是李逸勻還是一直不小心被陳若方的訊息給轉移注意。可不管他如何走神,對方卻都沒有注意到,兀自講得口沫橫飛。李逸勻一邊嗯嗯啊啊的回答,一邊也因此而減低了不少罪惡感。

 

「李先生。」

「是?」

 

直到對方又叫了自己,李逸勻才把自己的視線從手機上拔起來,再度看向他。

 

「我覺得你挺好的,想要跟你正式交往。」對方笑著對他說。「你覺得呢?」

 

李逸勻一聽,傻住了。

 

……原來相親是這麼簡單直接的一件事嗎?

可是我們才認識不到三個小時……

 

對方也不管李逸勻的呆愣跟猶豫,竟是又開始講自己的事,試圖毛遂自薦。此時,李逸勻的手機震動了好幾下。他還沒從剛才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下意識地就滑開了訊息。

 

Square:逸勻,那個,我有件事想問你。

Square:本來是想等你和那位先生聊完再說的,但我剛剛聽見了他說的話了。我想我不能再等了。

Square:很雖然很像藉口,但上個禮拜跟你見完面之後之所以沒再跟你連絡,是因為我真的來不及。跟你見完面之後,我緊急接到通知要到日本出,隔天早上四點的飛機。

Square:雖然遲了一週,但我想說的是,我很欣賞你,想要跟你正式交往。

Square:如果可以,想以結婚為前提。

Square:很抱歉以這樣的方式跟你說,但我知道我這時如果不說,我會後悔。

Square:你……願意嗎?

 

李逸勻抬頭看了看面前還在自說自話的男人,又看了看表情擔憂地望向自己的陳若方,不知怎麼地就這樣笑了出來。

 

 

 

 

4.

「所以你那時候到底是真的喜歡我呢,還是說只是討厭被人捷足先登,所以才會說要跟我交往呢?」

「這個問題嘛……我問你,你是因為想吃冰淇淋才舔一口,還是因為討厭冰淇淋融化所以才舔一口呢?」

「……你到底在說什麼?」

 

陳若方笑了笑,沒有回答。他若無其事地接過李逸勻手上快要融化的冰淇淋,舔了一圈又還給他。

 

這已經是李逸勻和陳若方第五次約會了,地點是市郊新開幕的遊樂園。

 

第一次約會算是相親那一次,地點是在一間安靜的日式料理餐廳;第二次約會他們一起去看了一齣李逸勻想看很久的音樂劇;第三次約會時兩人都結束休假、回到市區的工作崗位了,所以就簡單約了吃了個晚餐,吃港式燒臘;第四次是一起去看了最新上映的電影。

 

然後第五次,陳若方邀請他一起來這座新開的遊樂園。                               

 

兩個大男人來遊樂園玩,聽起來還挺奇怪的,更何況其實兩個人都不愛跟別人擠來擠去、也不是特別喜熱衷於遊樂設施。到底為什麼陳若方會邀請他一起來呢?李逸勻想破頭也想不到理由。

 

「逸勻,走吧,輪到我們了。」

「啊,好。」

 

摩天輪總是不快不慢地轉著,但踏上去的那一刻搖晃總讓人覺得有點心驚膽戰。嶄新的摩天輪車廂大概是為了小孩設計的,位置不大,只能面對面坐著兩個人,不坐正的話就要膝蓋抵膝蓋,甚至只要再小一點就會裝不下兩個大男人。

 

寬闊的風景讓李逸勻忍不住恍神。

 

李逸勻覺得,其實陳若方這個人說無聊是很無聊,沒有什麼特別外顯的特色或喜好,無論是說話還是做事情都淡淡的、慢慢的,有時候還會說一些讓他腦袋轉不過來的話。要是自己再沉不住氣一點,可能交往不久就會跟他分手。

但要說有趣,陳若方也是很有趣的。他其實細心得很,在不知不覺中摸透了李逸勻的小習慣,還有就是總會在不經意間小小的惡作劇。例如,上次他趁他在車上故意裝睡想看他反應時,不但不點破,還故意偷親他好幾下……

 

李逸勻懷疑,帶他來遊樂園一定是陳若方的「惡作劇」。

 

「逸勻,你看這裡。」

「什麼?」

 

陳若方這樣一喊,原本看向左邊窗外的李逸勻馬上轉頭。沒想到,等在另一邊的,是陳若方的側臉。

 

「唔!」

 

李逸勻就這樣猝不及防地正對著陳若方的臉親了上去,而且牙齒還不小心撞到了,有點痛。

 

「陳、陳若方你幹嘛呢?」

「沒什麼,突然很想要你親我。」

 

這、這是什麼理由!

而且這種坦然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李逸勻摀著嘴,氣得臉頰白了又紅。

 

「有、有人這樣硬要讓別人親的嗎?」李逸勻怒。「而且這裡是公共場合啊!」

「認真問你的話,你就肯讓我親嗎?」陳若方笑了笑。「我們前後節車廂是空的,沒事。」

 

李逸勻還想說些什麼,但他才發現在他剛剛發呆的過程中,陳若方早已微微張開了那雙長腿將自己夾住,刻意前傾的姿勢也讓人避無可避,只能任由對方越靠越近,近到輕輕捧住自己的兩頰,近到眼睜睜看著那張不懷好意的俊臉離自己越來越靠近。

 

「那我問了啊。」陳若方故意低低地笑了笑,認真地看著李逸勻的眼睛。「我可以親你嗎?親愛的逸勻。」

 

只怪那笑聲太勾人,勾住了一顆本來就動搖的心。

 

「我、我怎麼就認識了你這樣的……唔!」

 

這果然是陳若方的惡作劇!李逸勻紅著臉,既憤怒又害羞地想著。

 

 

 

 

5.

One_cloud:晚上幾點的車?

Square:原本是說十點多會到,但剛剛等車時就發現誤點了,怕是會更晚到。

One_cloud:到了打給我,我去接你。

Square:你不是加了好幾天班嗎?你睡吧,多休息點比較實在。我自己叫車。

One_cloud:哎呀,今天這麼貼心?不是一直吵著要我去接你、還要有迎接穩嗎?

Square:寶貝你今天好主動啊,是迫不及待想我親親你吧?放心,你睡著了我也是可以吻你的。

One_cloud:你滾!自己叫車吧你!

Square:逸勻。

One_cloud:怎麼?

Square:乖乖當睡美人等我吻醒你吧。

One_cloud:你!給!我!滾!

 

前往車站的路上,李逸勻忍不住反省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這樣被陳若方吃得死死的。

時間一晃就過去,他的身邊早就習慣有這樣一個很細緻卻又喜歡捉弄人的陳若方。他們之間不是沒有意見不合、或是不愉快產生,只是磨合著、磨合著也就過去了。

 

認真算來,他們已經交往了一年,兩個月前開始同居。

 

第一次牽手是在他們確定關係後,他從他家巷口陪他走回家的路上。他還記得當時自己草木皆兵,深怕被鄰居看見,陳若方卻自在得不得了的樣子。

第一次親吻是在那個狹窄的摩天輪裡,密閉的空間裡安靜得只聽得見對方的呼吸。原本陳若方只打算淺嚐即止、沒想到卻被自己故意渲染成了一片纏綿。幸好陳若方有注意到摩天輪即將繞完一周,硬是把自己拉開,他們才得以及時收手。

第一次做愛是陳若方生日時,他們兩個不小心都喝多了,就這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地纏上了。陳若方看著很瘦,沒想到肌肉塊塊分明,他不過是在情動時誇了一句,他便弄得他腰疼了好幾天。

搬家的第一天晚上,李逸勻還記得,認床的自己在明明身體累極了、精神卻亢奮得睡不著。那時陳若方硬是捏著自己的大腿,提起精神陪著他東聊西聊,說是不要讓他覺得孤單。

有時候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這些小細節給拐騙了,才會越陷越深……

 

扣、扣。

 

陳若方不知何時站在了駕駛座的門外,輕輕敲了敲窗戶。睏到不行的李逸勻有點疑惑,但還是乖乖打開車門,沒想到就被陳若方拉了出來。

 

「你、你幹嘛啊?」

 

陳若方也不說話,只是沉默地把李逸勻塞到副駕駛座上,關上門,再把行李箱放到後座,最後自己坐上駕駛座,發動車子。

 

「乖,睡吧!車子我開。」

「你……」

「聽話。」

 

陳若方側過身,執起李逸勻的手親了親,溫柔地對他笑了笑。

這傢伙,故意的。

……偏偏他真的吃這招。

 

「……那你、你小心一點……」

「我知道。」

「累了就告訴我……」

「不會的,我在飛機上有好好睡了。」

「你、你……我還不是……怕你累……」

「我知道,我家逸勻最關心我了。」

「你…呼……。」

 

陳若方瞥了一眼睡過去的李逸勻,無聲地笑了笑。

 

幸好當初硬著頭皮去參加了那場相親。

幸好當初不顧面子要到了你的帳號、傳了挽留的訊息。

幸好你願意選擇我。

 

伴著愛人微微的鼾聲,陳若方輕踩油門,朝著他們溫暖的家奔馳而去。

 

 

 

 

 

【THE END】

 

─────微光碎碎念時間─────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也希望大家喜歡。

最近很萌先婚後愛,本來想寫的,但是不知怎麼的就寫成這樣了XD

就當成一個甜甜小短篇將就著看吧XD

好啦,我只是想告訴大家我還活著((畫圈圈

 

By,福爾摩君 / 微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蛋蝶
  • 這對超甜的啊啊啊!
    被小細節拐了?
    男生不是最難得的就是這種會注意到小細節的嗎?
    這種的話會有一堆女生秒動心吧

    是說之前公投沒過超傷心的(嘆



    先婚後愛嗎…這種故事感覺大多發生在古風或ABO吧(好啦其實被逼相親好像也可以(?

    然後我真的是會為了不想冰淇淋融化去舔一口的人說(重點誤
  • 這對我想追求的就是那種「平淡如水的溫柔」,我覺得超萌的啊XDDD小細節根本超重要啊,我自己也喜歡小細節!!((雖然本身無法這麼細心XDD

    公投沒過我也真的是很難過QAQ

    先婚後愛總有一種強制力在運作,如果發生在現實總覺得有點可怕但在故事裡我就覺得很有趣耶,就是看兩個人怎麼樣調整自己直到合適的感覺,就是細水長流啊!也是需要小細節才能做到的愛XDD

    冰淇淋那個問題我有一陣子真的很認真在思考耶,覺得自己很好笑XDD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於 2019/02/07 17: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