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嘛最近一直下雨,都快發霉了,隨手練練筆也好,有空再校稿吧www

 

 

 

  雨停了。

  耳朵總是第一個清醒,窗外零星的鳥鳴啁啾慢慢清晰起來,下了一晚的雨漸歇,屋簷的殘雨匯聚,滴落在簷下的水漥中,發出溫潤的叮咚聲。

  維克多在這些細微的聲音中,緩緩睜開雙眼,眼前是一頭亂糟糟的黑髮,以及厚棉被烘出的微紅雙頰,熟睡的臉龐毫無防備,純淨一如天使。

  他伸出手,拂開勇利額上的碎髮,輕的幾乎沒有使力。

  啊,似乎就可以這樣面對他的睡顏,看著看著,一輩子就過去了。

 

 

 

  清晨的冷冽空氣刺激著腦細胞的活躍,還有一絲混沌的腦中,想起與勇利相識的第一天、第一周、第一個月……。

  大概沒想過這個男孩會影響自己這麼深吧,在還來不及察覺之際,整副心神就都在他身上了,勇利給自己的感覺……要怎麼說才好呢?

  維克多不捨地閉上眼,仔細思索著。

  雨滴的聲音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窗簾沒遮到的那方玻璃正透出一道晨光,照著維克多的銀髮與勇利的頰畔。

  啊,大概,就像穿上室內鞋一樣吧。

  維克多再次睜眼,仔細瞧著仍在熟睡的小豬。

  雖然這種聯想看似毫無邏輯,卻又再貼切不過。

 

 

 

  長時間在冰場練習,即使是來自北國的他,也能感受到隨著白霧氤氳而上的寒氣,往往在脫下冰鞋時,感受到濕冷空氣凍麻雙腿。

  而穿上室內鞋的那刻,簡直是救贖。

  乾爽、溫暖,完整包覆著傷痕累累的雙足,溫柔接納他帶來的冰涼,就跟勇利一樣。

  勇利的眼神、勇利的擁抱、勇利的親吻、勇利那晚擔心他因為擔任教練再也不回競技冰場,逼著自己說出的那番話……那樣溫柔的叫人心疼。

  藍綠色的雙眸流轉過一抹水光,心中滿溢著難以言說的感情。

 

 

 

  「唔……維克多?」

  勇利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看著一條光裸手臂露在棉被外的維克多,含糊問道:「冷嗎?」

  維克多還來不及反應,勇利就拉起棉被,再次蓋住維克多的手,輕輕掖緊棉被上緣,不讓冷意侵襲。

  維克多看著勇利半睜的睡眼,晨光映在尚未清醒的眸中,透出讓人安穩的褐色調。

  「不冷。」

  勇利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見,迷迷糊糊地蹭著他的胸膛再度睡去。

  維克多探臂攬住愛人,下巴抵著他的黑髮,幸福地笑著,與他一同墜入夢鄉。

  有你在身邊,就不冷。My love……and life.

 

 

 

  下班路上腦補了一段,該填的坑還是要填,不過偶爾還是要來點淡淡甜甜的日常,希望大家喜歡囉((笑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