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14.

「『Omega權益修正法案』?Omega權益需要特別保障什麼?講得好像國家對不起Omega!」吳姓Alpha議員冷哼,一臉不以為然,拉過麥克風就是一陣尖銳的問句。「受教權的保障、基因適配權的調整……這些不就是我們給Omega的保障?」

「說是保障,但實際上呢?雖然名義上十年前的確已經根據星際憲法還給Omega受教權的保障,但是實際上根本就沒有落實!確切數據我已經傳到投影上了,各位議員可以對照參考,以首都星為例,整體人口數雖然在上升,但是Omega所佔的比例正在逐步下降,而且醫院接獲的Omega黑戶名單數量正逐漸增高!這部份的問題來自於戶政機關定沒有確切掌握所有Omega的下落、也就無法保障所有Omega的權利!除此之外,部分家族雖然替Omega報了戶口,卻以『在家教育』的方式規避Omega應有的基礎課程跟教育!相信各位議員都曾聽過這樣的例子吧?」對於台下半數不以為然的Alpha議員,唐曉元不卑不亢地慢慢說明,聲音中帶著堅持與嚴肅。「至於『基因適配權』的問題……」

「你說的不過是推測吧?」吳議員看場上一些原本中立的議員正認真的研究唐曉元提供的資料,連忙冷著臉打斷。「而且,你說的這些應該屬於戶政單位跟醫療單位的疏失吧,跟Omega權益怎麼又扯得上關係?唐議員未必也管太寬?關於這些,我們只要針對戶政跟醫療的業務做相關處……」

「怎麼會沒有關係,雖然看似是很多小事,但這些事情集合起來,影響的就是Omega的整體權益!」唐曉元也不客氣地打斷吳議員,大聲地做回應。「我認為,這甚至可以跟過去古地球在尚未分化ABO性別、只有男女等性別時,平權初期所設的『性別平權法案』的狀況類似……」

「唐議員好禮貌啊,打斷別人說話!」吳議員一派的另一個議員搶過話筒,諷刺地出聲。

「過獎過獎,你們吳議員的禮貌也不差。」唐曉元這方的一個議員也拉過話筒,冷笑著回話。「我們唐議員的禮貌也許比不上你們吳議員,但『睚眥必報』這四個字還是寫得了、做得了的。」

「你……」

 

「請各位議員保持冷靜!」

 

…………

……

 

 

「…哥、哥……你怎麼了?」

 

唐曉方伸出手在哥哥眼前晃了晃,唐曉元才緩緩回過了神,眼角瞥見了車窗外正快速消逝的風景,偏過頭對弟弟笑了笑。

 

「沒事,大概是今天開會有點累吧。」唐曉元不多做解釋,淡淡地說。

「啊,我懂,那群腦袋有病的……」唐曉方喃喃說著,怕又勾起哥哥不好的回憶,換過話題。

 

「我今天跟李哲定吃完晚餐後,今天吃炒飯,我還真不知道原來路邊攤的炒飯會這麼好吃……之後,還去逛了一下書店…我才發現李哲定竟然喜歡看動漫耶……雖然看得不多的樣子……」

 

聽著弟弟叨叨絮絮說著與那人相處的點點滴滴,有一種帶著生活氣息的、令人安心的氣息。唐曉元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弟弟這樣專注於實驗以外的人事物了,而且說著說著還會露出一種既歡喜又困擾的表情,讓他覺得這樣的弟弟很可愛。

這讓唐曉元覺得,當初為了弟弟向孫盈要人,是一件很值得的事。

 

「李……哲定是吧?」唐曉元回想了一下那個眼睛很漂亮的Beta少年,越想越滿意。「什麼時候帶回家?」

「……帶、帶回家?」唐曉方突然被打斷,有點摸不著頭緒。

「對啊,你不是喜歡他嗎?」唐曉元理所當然地說。「帶來我看看,或是一起帶回去給唐老爺看。上次回去,老爺還叨念著你什麼時候找一個……」

「停!哥!」唐曉方一聽,就知道哥哥誤會了,頓時覺得非常尷尬、但又不能不說,只好臉紅著打斷。「……那個、那個,我們…還沒到那個地步……」

「什麼地步?」唐曉元不解。

 

唐曉方一聽就知道情商很低的哥哥還反應不過來,事實上要是他是哥哥,聽弟弟這樣一直叨念著跟另一個人相處的細節,只怕他也會以為兩人是情侶吧……但到了他身上,他也不好意思說,在要說與不說之間的猶豫憋得他滿臉通紅。許久許久,面對著表情誠懇、耐心地等他回答的哥哥,他自知這個問題躲不過,才小小聲地回答。

 

「我、我們不是情侶。」唐曉方說。「我、我……還沒告白。」

 

唐曉元先是一愣,接著才恍然大悟。他仔細看了看弟弟羞憤欲絕卻強撐著的表情,強忍著內心的好笑,正要開口安慰,手上的通訊器突然震動了一下。

 

 

過了一陣子,唐曉方等不到哥哥的聲音,才忍著尷尬轉過頭,沒想到看到的是哥哥嚴肅盯著投影的樣子。

 

「哥哥,怎麼……」

 

唐曉方一靠過去,就看見了兩張並排的照片。唐曉元看他伸頭看,也不說話,直接將自己的通訊器遞給他。

 

左邊那張是唐曉元與孫盈在遊樂園裡被偷拍的照片,照片中孫盈拿著湯匙餵唐曉元吃冰淇淋,兩人神態親密。而且孫盈的脖子上還戴著Omega以防被意外標記的強韌頸圈,身分非常明顯。

右邊那張則是唐曉方和李哲定在拉麵店裡坐著的畫面。拍照的人技巧高超,正好抓拍住唐曉方故意偷撈李哲定碗裡的料、惹得他生氣的畫面,兩人神態亦是親密得不得了。

 

唐曉方不太明白這兩張照片為什麼會被放在一起,他一頭霧水地伸手將畫面往下拉,看到了一行字。

 

「唐議員好豔福。支持你的民眾知不知道?」

 

唐曉元跟唐曉方長得一模一樣,像到只要兩人不講話、表情一樣地站在一起,就幾乎沒有人認得出來的地步。所以這兩張照片只要一公布,只怕全世界都會認為兩張照片裡的主角是同一個人。

而唐曉元是公眾人物,自然比弟弟容易受到注目。

 

「該死!」唐曉方氣得瞪大眼睛罵。「誰做的!」

 

「誰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做些什麼、以及他想要我做什麼。」唐曉元淡淡地說,但眉頭還是緊緊皺著。「孫家那裡我會親自說一下,而孫盈應該不會有事,但是,李哲定……」

 

「……我讓他最近放假,暫時在孫家避風頭吧。」唐曉方咬牙切齒,用力地捶了捶座椅。「可惡,名不正言不順、我護不住他……偏偏是這時候……」

 

唐曉元只能輕輕頷首,回過頭開始用通訊器和自己的團隊商量對策。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更新啦~

開學就迎來一個連假,有時候其實不太懂為什麼學校不要乾脆多放一個禮拜比較快((住口

這一篇《方寸之間》較之《標記練習》,我試著放入了比較多關於A、B、O的討論,無論是關於權益的,還是關於他們各自的。這是我給自己的新挑戰,希望它不會是這篇文的敗筆((忐忑

 

無論如何,一如往常地,希望大家喜歡:)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