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這篇大概算……R15吧……慎入啊諸君///w/// ((掩面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一邊寬衣,勇利一邊端詳琉清池所在的這個空間。

  他隱約知道此處猶如廂房一般依附在某座宮殿旁,至於是哪座宮殿,思量琉清池的用處後也不難猜測。

  雖說只是浴間,也有一般宅邸廂房的三倍左右,地面以陰刻菱紋的塊塊方形白玉鋪就,用以止滑。

  正中央的琉清池佈滿大小不一的圓潤琉璃,在無色無味的流動泉水中,投射出晶瑩剔透的藍綠波光,宛如維克多的眼眸般迷人。

 

 

 

  勇利將脫下的墨藍祭司袍、純白單衣及鞋襪仔細疊好,又再一次靜止動作環視四周,確認真的只有自己一個人,這才小心翼翼地走向琉清池。

  身為一名祭司,能在這樣的浴池洗澡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即便是領舞祭司專屬的浴池也有使用時間限制,更別說是恆溫的泉水與眼前所見的諸多沐浴用品。

  他先是單膝跪在琉清池旁,雙手掬起一捧熱水,看著透明泉水從指縫涓涓流下,滴在琉璃浴池與白玉地磚上,發出好聽的叮咚聲,忍不住感動地嘆了口氣。

  他決定先好好清洗一番,因而看向各式沐浴用品,他拿起水晶雕就的瓶瓶罐罐逐一看過,發現是混了清水的淨身香露,他嗅聞著不同香氛,最後選了一瓶玫瑰香露。

  勇利扭開瓶蓋,倒了些許透明而微帶粉色的玫瑰香露在掌心,輕輕搓揉後,將細小的泡沫抹上胸前,接著是手臂、頸項、後背……仔仔細細地洗去身上所有髒汙與汗漬。

  接著他又選了一瓶茉莉香露,不同於玫瑰香露若有似無的氣味,這瓶帶著更明顯的清香,卻隱隱地勾人,勇利將這樣的氣味用在已被水打溼的黑髮上,給自己舒適的頭皮按摩。

 

 

 

  盥洗的過程中,他腦中不斷浮現過去維克多仍在神殿時,兩人的所有互動,維克多給他梳髮的輕柔、維克多拖他入浴的霸道……想到那晚,勇利猛然甩頭,打起一盆水把全身的泡沫沖掉。

  他伸手爬梳劉海,不讓濕髮的水滴到眼睛,接著他緩步走進琉清池,抬腳踏了進去,再慢慢將身體浸入池內,坐在裡頭的琉璃階上。

  雖是七月夏季,夜晚的涼風讓泉水的溫度十分宜人,正好暖的讓勇利發出滿足地喟嘆。

  為了今日的領舞,勇利已經許久沒有好好休息,此刻在如此舒適的所在,他不禁犯睏,為了不讓自己滑入池底,他側過身,抬起右臂壓在琉璃池畔,單手撐頭就這麼沉沉睡去。

 

 

 

  或許真的是太累了,勇利並沒有注意到,他一陷入睡眠,琉清池的暗門就被推開了。

  僅著單衣的維克多赤足而來,動作很輕地踏入琉清池,水面的漣漪盪到勇利胸前,也沒能吵醒他。

  維克多仔細審視著眼前的少年,相較於四年前他離開神殿即位時,勇利終於也發育成熟,褪去稚氣與嬰兒肥的臉龐依然俊逸,眼窩還帶著淡淡的黑眼圈,秀氣的鼻樑下,是因熱水蒸騰而顯得紅潤的雙唇。

  過去矮自己一顆頭的個子抽高了,當年他誤闖領舞祭司浴池時稚嫩的身軀也不再相同,取而代之的是健壯的骨架與修長的肌肉線條,唯一不變的,是他粉嫩的象牙色肌膚與圓潤的翹臀。

  當然,隱藏在熱氣氤氳中的男性特徵,也沒有逃過維克多的利眼,他的雙眸一動,知道自己壓抑多年的渴望,終於可以付諸行動了。

 

 

 

  是說〈七世〉會寫完,看能貼到哪就貼到哪,但可能結局也跟之前奧塔別克的日記一樣,要等出書再考慮要不要貼喔!

  我還是希望能得到實際的支持,畢竟文手也是要吃飯的,貼在網路上只是單純分享啊QQ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